伊利夏提:大屠杀不必是毒气室

被关押在新疆一所“再教育中心”里的维吾尔族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2020-02-11

在中国殖民地——东突厥斯坦(维吾尔自治区),至少有一二百万人在集中营,或中国所谓‘再教育中心’、‘职业培训中中心’关押着;他们当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据曾经被拘押者的陈述:集中营里拥挤、肮脏、空气不流通;集中营里被关押者由于饮食单调不足而处于长期营养不良,再加上滥施各类酷刑,使得被拘押者身心具残、虚弱不堪;这一切,使得集中营里的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穆斯林和其他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成为了致命病毒侵入、泛滥的最佳目标!

始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不用我说,中国现在已经在失控!病毒还在持续扩散,还在持续肆虐,还在继续夺命。

完全控制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还需要一段时间;根据国际专家的保守估计,还需要至少一到两个月时间。

因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突然爆发,是本来因东突厥斯坦集中营、美中贸易战而已经穷于应付的中国政府手忙脚乱、张皇失措,出现了各地各自为战,各自自保的局面;封城、封省,甚至村、乡都在各自挖沟筑堡阻断与外界的进出往来,以自保。

中国各省、各市,甚至各乡村,都可以毫无顾虑、毫无顾忌的挖沟筑堡,阻断外来者;因为他们至少在纸面上还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他们可以说那个村子是他们的村子,湖北是湖北人的,武汉是武汉人的!

但在维吾尔自治区就不行了,哈萨克自治州也不行;维吾尔人不能说维吾尔自治区是维吾尔人的,哈萨克人也不能说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是哈萨克人的;维吾尔人必须说‘维吾尔自治区自古以来是中国的’、‘是中华民族的’,哈萨克人也不例外。

假设,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突然误吃豹子胆,要在自治区与甘肃界星星峡挖沟筑堡,阻断与中国的往来;那他,铁定了要追随努尔·白克力,会瞬间变成分裂分子;轻则,判刑入狱,重则,就地枪决。

其他维吾尔自治区境内所谓的蒙古自治州、柯尔克孜自治州、回族自治州等的州长们,我肯定,给他们十个胆,就算是误吃了豹子胆,也没有人敢挖沟筑堡阻断外来者;除非他们的汉人书记胆子大,以保护汉人名义下令挖沟筑堡!

当然,兵团——中国的殖民开拓团是个例外,他们可以挖沟筑堡;毕竟,兵团是汉人的天下,又直属中国中央政府管辖,拥有一切权力;也是维吾尔自治区境内唯一真正拥有完全自治权力的国中之国!

话归正传,维吾尔、哈萨克人别说挖沟筑堡阻断自己村子和外界的往来,就连自己家门的控制权都没有;党派来的、不认识的‘亲人’来访,还得乖乖的开门迎客,共用分享自己的厨房、卧室!

当然,这些老生常谈和我今天写这篇文章的题目看似无关,但这是铺垫,是提醒。

中国政府由最初的极力否认集中营的存在,到不停改换名称以粉饰集中营,如‘再教育中心’、‘职业培训中心’、‘住宿学校’等;到去年年底,在美国国会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之后,气急败坏之余,匆忙出动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宣布全部学院毕业了,实际上是被迫承认了集中营的存在。

但是,尽管维吾尔自治区主席信誓旦旦,说学员都毕业了,但被关押者并未回家,还是处于失踪状态,亲人们还在继续寻找亲人;澳大利亚的萨达姆·阿卜杜萨拉姆还在继续寻找其妻子和儿子,美国的柏克拉姆·森塔什还在继续寻找他的父亲,土耳其的卡德尔叶·吾甫尔还在继续寻找她的母亲,德国、英国、荷兰、哈萨克斯坦等等 …… ,包括我本人,母亲、三个妹妹及她们的丈夫和儿女都还是杳无音讯;电话打不通,人联络不上!

可以肯定,没有回家的几百万维吾尔、哈萨克人,要么还在更秘密的集中营,或者是在秘密监狱;或者可能被分散在中国各地的监狱,甘肃、河南、内蒙古、黑龙江……

为什么不放人呢?国际压力、经济压力都已经是中国政府捉襟见肘,且因集中营政策而成为了国际社会人人喊打的老鼠了,为什么还不放人,关闭集中营呢?

害怕!中国政府害怕放人,几百万无辜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民族和其他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被关押、酷刑折磨、洗脑了几年,播下了民族仇恨的种子;即便不是全部反抗,只要百万人中有几百、几十个人的绝地复仇,这也会让草木皆兵的中共官员胆颤心惊!

害怕报复不放人,国际压力还在持续加大、经济压力也在持续加大,现在再加上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使得维吾尔集中营已经成为了中国殖民政权手上的烫手山芋,吃不了、扔不掉;然而,对一个没有信仰、毫无底线的暴政,只有我们想不到的,却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联想前天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的,维吾尔自治区官员声称:自治区冠状病毒传染数目为机密不能外泄之说,海外维吾尔人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为什么其他地方都在每天报数字,而维吾尔自治区却要保密?维吾尔人、哈萨克人有没有被传染?为什么不公开?

如果有意、无意,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被传入到了集中营,或关押维吾尔人的监狱,有多少人被传染?有没有死人,死了多少?这些问题每天都在使我们海外的维吾尔人揪心、心痛!

无信仰、无底线的政权,在东突厥斯坦纠集了一群对维吾尔、哈萨克等充满歧视和仇恨的殖民官员,包括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他们过去是政府的帮凶,今天还是;他们当中有着无数的以纳粹臭名昭著门格勒医生为膜拜对象的人,过去他们拿维吾尔人做过实验,今天他们更不会心慈手软。

在这样一个混乱、失控状态下,会不会有中共类似于纳粹门格勒医生的人,在中共官员不言而喻的授意下,拿集中营维吾尔人做实验,或者干脆就以传染了管状病毒为借口而对集中营内各民族几百万人进行无声的屠杀!

处于绝对弱势,成为俎上之肉、任人宰割的集中营内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在今天所面临的危险,是真实的、是骇人的、是史无前例的;世界必须行动起来,阻止中国政府利用病毒进行种族灭绝性屠杀,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人们必须站出来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做法,并要求立即关闭集中营、监狱,立即释放全部被关押无辜者;拯救中共极权统治下处于岌岌可危的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民族,剩余时间并不多。

作为维吾尔、哈萨克人,我们不想成为下一个人类研究大屠杀的对象;我确信,世界各国也不想再建很多大屠杀纪念馆!

冠状病毒很危险,但可以采取措施预防;但极权政府比病毒更危险,因为他没有底线,无孔不入,无恶不作!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