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中国宗教迫害的「黑皮书」在意大利出版

2019-09-01

日前,一部《寒冬》报道选集在意大利出版,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条理清晰地向读者呈现赤龙之地镇压宗教的最新动态。

在中国,宗教迫害和种族迫害已经达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但这个世界却被成千上万个其他的问题所吸引(当然有时候也是合情合理的),并没有意识到正在中国发生的悲剧。感谢上帝,一些媒体、国际组织和政府部门终归还是开始关注新疆臭名昭著的教育转化营了。但不幸的是,尽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人更愿意称之为东突厥斯坦)的维吾尔人以及其他突厥裔少数民族遭受的迫害很严重,他们的遭遇也只是中国宗教迫害和种族迫害的冰山一角。

其他所有宗教团体,无论是主流的还是非主流的,都遭到同样的厄运,而无处不在的沉默只能让这种情况更加恶化。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宗教团体遭受迫害的程度都完全一样,但那不是因为中共政府宽宏大量,更不是因为它对某个团体有好感(事实上,哪怕真存在这种好感的话,也只是在「分而治之」的逻辑下产生的,是为了给各个宗教团体制造对手和更多的麻烦,包括那些因为这种错觉而被视为处境相对较好的受迫害团体)。

中共采取的不同态度取决于各宗教团体的客观实力,当然这种实力不是「军事」方面的,乃是「政治」方面的:与国外关系越好的团体,受到的迫害越隐晦,不过并不是更轻。在这个问题上,人数多少并不重要,即使是大型的宗教团体,如果与国外的关系没那么好,也会和其他团体一样受到残酷无情的镇压。如果与国外的机构少有往来,哪怕关系密切,也不起作用,相反,这实际上还会招致政府更深的敌意,因为中共很善于将这种完全自然、清楚明了、清白无辜的关系诬陷成与境外渗透甚至是恐怖主义有联系的危险信号。真正的不同之处在于国际关系的「实力」,也正是这种实力让一个宗教团体在(中共)不同的镇压态度中受到「优待」,这个团体就是天主教会。

有些人可能认为那是因为天主教会屈服于中共政府的诱惑和强权,其实并不是这样,真正的原因是天主教会的「实力」(这是中共那样的权力实体唯一能真正理解到的层面),尤其是天主教会在国际上的「政治」实力使中共政府无法用镇压其他宗教团体的手段来镇压天主教会。事实上,虽然一些大型基督教教会或者庞大的基督教体系遭受迫害的程度不像一些知名度较低,也没什么背景的团体那样,但他们享受的「待遇」也不及天主教会。

可见,中共对各宗教团体采取不同态度更多取决于某些团体所具有的客观抵抗力。

而且,2018年梵中协议签订之后,天主教会还同样受到迫害。这份关于中国天主教各教区主教任命问题的临时秘密协议导致了不同形式的迫害:限制天主教会的特权和(活动)空间,禁止其公开传扬天主教的完整教义,对信徒施加精神压力,逼迫他们屈服于政府,尽管这与协议本身的内容相违背……鉴于这一点,每一个人在心里需要对中国难以预测的宗教迫害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因此,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推出Il libro nero della persecuzione religiosa in Cina (《中国宗教迫害黑皮书》,意大利,米兰:Sugarco出版社,2019年),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读物。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是国际知名宗教社会学家,也是新兴宗教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udies on New Religions)的创办人兼主任,他曾著有并编辑70多部学术著作,现兼任《寒冬》杂志的总编辑。

中国信仰的三大市场

《中国宗教迫害黑皮书》源自于《寒冬》杂志网站上的内容,以选集的形式收录了由《寒冬》率先报道刊登的重要文章,条理清晰且包含最新消息。

在华人社会学家杨凤岗博士关于中国宗教三个市场的实际构想的基础上,英特罗维吉将中国宗教迫害和这本书分成了三部分,包括:「红色市场」「灰色市场」和「黑色市场」。正如上文提到的,这种分类不是根据中共政权对各宗教信仰的赞同程度,而是根据各个宗教团体在现实中被容忍的程度(因为中共政府基本上是将所有宗教都视为仇敌的),或者说,因为考虑到某些团体的「分量」,中共根据自己不可能也不愿意同时采取同样的方式镇压所有宗教团体这一事实而采取了不同的态度。

所以,如果说对于「红色市场」,政府是要驯服一些宗教团体,渗透它们,(通过20世纪50年代成立的基督教三自教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从内部进行控制,那么「灰色市场」就是过渡地带,中共尚未对其过于强硬干涉,但当然也不会轻易放过,只不过是采取了间接的策略。这丝毫不意味著「红色市场」的宗教团体就不受压制了(事实上,红色市场的宗教团体所受的压制近年来也日益加剧),也不意味著「灰色市场」的宗教团体可以免遭压制,目前加入属于灰色市场的宗教团体遭到禁止,但也没到构成犯罪遭严厉处罚的地步。

最后一个地带是「黑色市场」——被中共政府污蔑为「邪教」的团体。「邪教」是一个古老的用词,中国政权曾随意使用这个词把不受他们欢迎的团体定为「异端」,进而将其排斥在外。如今,「邪教」这个词死灰复燃,意思被歪曲成「cult」或「evil cult」(中文译为「异端」或「邪恶的异端」),而「cult」是几十年前西方流行的一种错误态度的产物。加入黑色市场宗教即政府官方「邪教名单」中的团体被定为有罪,会受到空前的严惩。再次说明一下,「邪教」指所有被视为不服从中共或者发展太快而被列为「邪教」的团体,并且「邪教名单」上的团体可以随时增减。属于黑色市场的一些宗教团体的成员遭到中共政府最为残忍的杀害,却又往往被人们忽视,并且这些暴行仍在不断发生。法轮功和全能神教会就是其中的典型,这两个团体都有信徒被残忍地强摘器官,助长了非法器官移植贸易。

英特罗维吉在书中讨论了「三个市场」,并证明,自中国最严苛的宗教事务法规——新《宗教事务条例》于2018年2月1日实施以来,所有宗教团体都陷入了危险之中。书中,这位意大利学者探讨了多起案例,涉及中国所有宗教信仰,包括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既涉及主流宗教,也涉及新兴宗教团体。

在这本书的前言部分,作者借机对「共产主义已经成为历史古董」这一观点作出回应。不幸的是,共产主义还盛行不衰,之所以说「不幸」,是因为共产主义本身奉行唯物主义思想,它们认为信仰(所有信仰,没有区别,也无例外)都是首先要被消灭的劲敌,而在消灭信仰的过程中,它吞噬数百万人的生命。已被历史打败的毛泽东和前苏联的政权代表典型的共产主义,但当今中国的共产主义却与它们有所不同。其不同之处在于它还能苟延残喘,并且再次说服西方接受自己。然而,从始到终从未改变的,是它对人类生命的蔑视和疯狂的镇压手段。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