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人权项目强烈呼吁有关国家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帕提古丽∙古拉姆

寻找儿子的维吾尔母亲帕提古丽∙古拉姆

维吾尔母亲因为寻找其于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之后强制失踪儿子信息而被打压

立即发布;
2016年 4月4日;
美东时间 12: 00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20                 

维吾尔人权项目极为关注即将开庭的帕提古丽∙古拉姆案件,强烈呼吁有关国家和人权组织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帕提古丽∙古拉姆。

引用一位帕提古丽家庭好友的消息,自由亚洲报道说帕提古丽的案子将于4月7日开庭。根据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3月30日的报道;帕提古丽∙古拉姆因为和海外媒体商讨她儿子的案件而被指控泄露国家机密。

帕提古丽因其坚决寻求她儿子——伊玛目∙麦麦提∙艾力之命运,而持续被中国官员骚扰;伊玛目∙麦麦提∙艾力是在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骚乱之后被强制失踪的。

维吾尔人权项目确信即将开庭的帕提古丽.古拉姆案件,不仅是中国政府企图阻止帕提古丽继续寻找其儿子——伊玛目∙麦麦提∙艾力的行为,同时,也是中国政府企图以此威胁、阻止其他维吾尔人寻找其在2009年7.5骚乱之后失踪亲人之举。

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人阿力木∙斯伊托夫说: “帕提古丽∙古拉姆以泄露国家机密被审判,是中国政府迫害弱势者的典型;帕提古丽的罪行只是想知道2009年7.5骚乱后被抓捕儿子的命运。根据人权国际公约标准,警察应该立即告知帕提古丽她儿子伊玛目麦∙麦提被关押地点。然而,帕提古丽,因为中国政府企图掩盖其野蛮践踏基本人权之行为,现在又要失去其自由” 。

斯伊托夫先生强调指出:“帕提古丽面临的审判不仅揭示中国政府消极对待维吾尔人事务;而且也说明维吾尔人所遭遇的政权高压是国家机密,即便是和平反抗、或向外诉说也都被禁止;这是在明白告诉维吾尔人,即使政府政策不反映维吾尔人利益,也不得提出任何异议。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应强烈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帕提古丽∙古拉姆并提供有关她被强制失踪儿子的信息”。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3月30日的报道,帕提古丽于2014年5月,在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采访大约一个月后被抓捕的;在采访中,帕提古丽透露了近期她和乌鲁木齐市公安局负责人王孟申会面查询儿子情况的事实;被拘押六个月后,帕提古丽的家人才被允许第一次探视;之后,被允许一月一次探视。

根据维吾尔人权项目掌握的信息,审判细节还未向帕提古丽家人及社会公布;帕提古丽案件只有政府指定律师,且不公开审理;帕提古丽家人被警告不得向海外媒体透露案件信息,其家人显示出对政府骚扰的担忧。

自由亚洲电台在其2012年9月4日的一篇报道中给出了帕提古丽的儿子伊玛目∙麦麦提∙艾力失踪一案;帕提古丽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她的儿子是在2009年7月14日被抓捕的,有关她儿子的最后信息帕提古丽是在儿子被抓捕9个月之后;和伊玛目麦麦提艾力同牢房的一位告诉帕提古丽她儿子在被酷刑折磨后,因其伤势被送进一家医院。“我不知道我儿子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我儿子是否还活着,”帕提古丽对记者说。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还得知帕提古丽已经向政府和警察进行申诉要求他们告知她儿子的情况,同时,2011年的3月,她还面见王孟申要求儿子的信息;2012年9月8日,帕提古丽被软禁。

2009年7月5日,维吾尔男女老少齐聚乌鲁木齐人民广场,以和平示威方式,抗议政府对广东韶关一家工厂维吾尔工人被当地暴徒致命攻击的不作为。在一份于2010年另行发布的报告中,维吾尔人权项目及大赦国际组织对7.5见证者进行了采访,受访者讲述了武装警察是如何对和平示威维吾尔人开枪的;但中国政府媒体却不顾如此明显的事实,还是将2009年7.5日事件指斥为“恐怖”行为。

人权观察在一份报告中纪录了43位维吾尔年青人在2009年7.5骚乱之后失踪情况。《我们甚至不敢去找他们》记载了发生在二道桥、赛马场等维吾尔社区的大规模抓捕行动及一直持续至2009年8月的针对性小规模抓捕情况。人权观察,以一些抓捕是:“军警只是武断地抓捕他们能遇到的任何维吾尔年青人,并将抓来维吾尔年青人扔进拥挤的卡车里”来表达对中国军警抓捕的随意性。

自由亚洲电台在其2012年5月14日的一份报道中,给出了36个维吾尔家庭站出来要求得到其在2009年7月5日示威后失踪亲人消息。一份由大赦国际组织在乌鲁木齐骚乱三周年纪念日发布的文章指出“仅和田地区一个县就有200多家庭有亲人失踪”;此外,维吾尔人权项通过对见证者的采访,也在其20102011年发布报告中,指出有维吾尔年青人失踪。

保护个人不被政权强制失踪的国际法规是《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尽管中国不是公约签署国,但该公约是国际人权标准基础之一;公约12条第一款强调:

各缔约国应确保任何指称有人遭受强迫失踪的人,有权向主管机关报告案情,主管机关应及时、公正地审查指控,必要时立即展开全面、公正的调查。必要时并应采取适当措施,确保举报人、证人、失踪人家属及其辩护律师,以及参与调查的人得到保护,不得因举报或提供任何证据而受到任何虐待或恐吓。

请参考:

帕提古丽.古拉姆(Patigul Ghulam) –“我没有抢,不过我有你关不住的眼泪和嘴巴”

http://chineseblog.uhrp.org/?p=217

一个母亲的悲愤驱使她寻求真相

http://www.womensrights.asia/rfa_patigul_ghulam.html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