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中国国歌、辱骂演说嘉宾 美国校园里的中国“小战狼”?

旅美维吾尔律师莱汉·阿萨特(Rayhan Asat)在参加美国布兰迪斯大学的一场视讯研讨会时屏幕被黑

2020-11-20

华盛顿 — 旅美维吾尔律师莱汉·阿萨特(Rayhan Asat)正在参加美国顶尖私立大学布兰迪斯大学的一场视讯研讨会。研讨会的题目是:“文化灭绝: 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政策”。

就在阿萨特正在进行演讲时,她的电脑屏幕突然被黑客切入,她的PPT(讲稿投影片)上被绿色和红色的笔写道:“虚伪”,“谢谢你的两个小时的放屁、谎言”,“全是假的!”

“太可怕了。我试着不去看屏幕,因为全都是用红笔写的大字,”阿萨特对美国之音回忆。

这场研讨会由布兰迪斯大学的学生组织,邀请五位来自学术界和法律界的专家来讨论目前中国的新疆政策。

作为演讲嘉宾之一的新疆问题学者、乔治城大学历史系教授米华健(James Millward)告诉美国之音, 在研讨会之前,该校的校长办公室、组织学生的导师以及学校的多元平等办公室(Office of Diversity,Equity & Inclusion)收到了许多中国学生的抗议信。

号召这些中国学生发信的是该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CSSA在微信中发表声明,指出研讨会的题目“文化灭绝”(Cultural Genocide)是非常严重的措辞,并说这是一次“面对中国片面的、带有批判性的学术活动”,将“让中国学生群体感到不安全(insecure)。”并提供了一份抗议邮件的模版,鼓励中国学生致信学校管理层取消这次活动。

放中国国歌、辱骂演说嘉宾 中国留学生干扰校园演说

校方并没有取消活动,研讨会如期举行。“但是当印第安纳大学教授鲍文德(Gardner Bovingdon)开始演讲时,有人播放了中国国歌,”米华健回忆到,“然后就是在阿萨特演讲时,我想是有人用了Zoom视频软件的书写功能,在她的PPT上乱写乱画。”

“过去几年我就这个题目进行了数十次演讲,这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扰乱。而最令人反感的扰乱是针对维族人阿萨特女士,她探讨的是其中的国际法涵义和她被当局错误监禁的弟弟,”米华健在推特上写到。

阿萨特平日在华盛顿特区担任国际诉讼律师,专门处理反贪污与国际调查案件。她同时也积极地在替自己失联四年的弟弟发声。

阿萨特站在她弟弟伊克帕的照片前

阿萨特站在她弟弟伊克帕的照片前

她的弟弟伊克帕是一名来自新疆的创业家,在2016年代表中国赴美参加美国国务院举办的领导力培训项目。但是他在结训返回新疆后失联,阿萨特通过美国议员了解到,伊克帕被以“煽动民族间的仇恨”判刑15年。

目前还没有人站出来对这起校园演说遭干扰事件表示负责。

一名来自布兰迪斯大学的中国留学生A (为保护其隐私使用匿名)对美国之音说,他80%肯定这是中国学生做的。他说,CSSA在很多他所在的微信群发布了上述的抗议邮件模版,一些群里对话原文出现包括“兄弟们去zoom冲了他”“拉个群?如果如期举行就冲了他”的字眼。

“做这两件事的人没有在群里公开露面。我也不太能想出别的国家的学生有什么理由去hack这个panel,”他说。“CSSA的公众号简介是‘注册于驻纽约总领馆’,但不知道这件事有没有使馆示意。”

记者联系了布兰迪斯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席,截至截稿前没有收到回复。该校媒体办公室也没有回复美国之音的采访要求,阿萨特表示学校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

类似事件凸显北京插手美国高教

最近几年,在西方大学里频频出现中国学生抗议事件,他们反对并试图阻挠在校园内传播不符合中国官方立场的观点。

2月11日,维吾尔族活动人士突多什(Rukiye Turdush)受邀在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发表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演讲,期间遭到中国留学生的抗议。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2018年发布的一份由32位学者撰写的报道称,中国使领馆通过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阻止西方校园内关于被中国官方视为敏感的活动;CSSA还充当了中国学生政治“同伴监督”的渠道,甚至会对学生的家庭成员施加压力。

美国威尔逊中心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对美国大学施加的影响与干预正在逐渐增加 。

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插手美国高教的现象包括:通过中国使领馆的工作人员抗议美国学校邀请的演讲嘉宾、要求取消涉及中国政治“敏感问题”的讨论会,通过留学生搜集高校师生言行,用威胁拒绝研究者的签证以换取研究者改变学术议题等等。

阿萨特说,她的经历就是这份报告的一个体现。

“我认为这次事件是中国政府的长臂插手美国校园的最佳例证。虽然我们不能证实这与中国使馆或政府有关,但是我认为肯定有人在背后给这些学生开了绿灯,”她说,“我不认为有人会愿意牺牲自己的学术或是职业生涯,从事这种显然是侵犯他人言论自由和个人空间的行为。”

CSSA的影响力让一些美国高校感到头疼。中国学生群体已经成为一些高校的经济命脉,他们通常缴纳昂贵的全额学费,也有助于促进校园的多元化。很多高校CSSA会在网站上提到他们获得了中国领事馆的支持或指导,但否认他们参加任何政治活动。外界很难找到他们明显与中国官员协调的书面证据。

中国留学生A说,他不喜欢被CSSA代表。“我不认为这个平时没做啥事,公众号里堆砌着求职和GRE备考广告的组织可以代表我。我认为他们的发声和他们与官方的关系让我感觉我对我政治倾向的表达会是危险的,以及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不能在公开场合反驳他们,制止他们,这让我觉得很无力,”他说。

阿萨特说,虽然这次经历让她难过,但是在研讨会进行问答环节时,有中国学生站起来对她表示歉意,还有中国学生在推特上向她留言道歉并鼓励她,让她感到暖心。“我希望受到过西方教育的中国学生能够跟我们站在一起,而不是帮助中国政府压迫我们,” 她说。

米华健教授也表示,此次研讨会的中国名字很多。“我很开心看到这些中国学生。因为他们是一个重要的群体,他们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表示,虽然看到了很多有关中国留学生民族情绪的新闻报道,可是就他个人的经历,“中国学生经常给我最大的惊喜。”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