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数民族脱贫】专题报道第二集:新疆异地扶贫:维吾尔人成中国“吉普赛人”

【中国少数民族脱贫】专题报道第二集:新疆异地扶贫:维吾尔人成中国“吉普赛人”(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2020-11-17

中国要达到2020年实现脱贫的目标,少数民族地区是政府扶贫的重点。上一期我们介绍了中共在内蒙古的扶贫导致蒙族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新疆,中国施行的是另一种扶贫模式:异地扶贫,精准扶贫。官方不久前庆祝了新疆十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脱贫。然而,这种扶贫模式却被外界视为是中国官方以“脱贫”之名、行对少数民族“文化与种族灭绝”之实。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制作的少数民族脱贫专题第二集,新疆异地扶贫:维吾尔人成中国吉普赛人。

“我是今年2月26日来的,2014年我老公就先来这了。”古丽哈衣尔从新疆天山脚下来到江苏电动车厂打工,在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介绍新疆人到内地打工的节目里,她追梦五千里的幸福故事,是新疆人到外省务工的典型之一。

在荷兰,阿卜杜拉赫布(Asiye Abdulaheb)曾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她太清楚中国官方运用宣传喉舌,形塑叙事舆论,反驳被中共称为“西方势力抹黑”的那套做法。

她不相信央视报导,接受本台访问时还想问问中国政府:“你说维吾尔人都那么幸福,为什么不让我们跟他们见面?为什么不让他们出来,给世界说清楚、澄清呢?让他们来告诉世界。你们中国政府不用这么费力、费劲,不用花时间,直接让维吾尔人去国外,告诉世界。”

rt1117.jpg

阿卜杜拉赫布和一对儿女2009年出走新疆,到了海外,平静生活到了去年底变了样,因为她选择勇敢站出来、协助披露中国官方内部关于“再教育营”的红头文件后,她的电邮被骇,各种骚扰恐吓接踵而来。

最让她感到担心的是,身在新疆、她再也联系不上的亲人们又过得如何? “(如果脱贫做得那么好),为什么中国政府让国外的维吾尔人与国内的维吾尔亲人完全切断联系呢?我们连电话都不能打,别说是网上(联系)了。我的微信号都被中国政府自动删除了,一切信息来源都被切断。”她说。

异地扶贫后遗症:孤儿院、寄宿学校等大量出现

2017年初,阿卜杜拉赫布和家乡的亲人完全失联,她无法得知老家的亲友是否像央视介绍的古丽哈衣尔一样,生活更加富足。但她的工作经验告诉她,中国在新疆打出“异地扶贫,精准扶贫”的用意,是以政策手段离散一向看重家庭观念的维吾尔人,魔鬼就藏在细节里。

阿卜杜拉赫布:“尤其是针对南疆的维吾尔人聚集区,因为转移就业、异地扶贫,出现很多的留守儿童、妇女及无人照顾的老人。之后,南疆地区出现很多孤儿院、福利院、希望小学以及很多寄宿制学校。其实在1994年,中国政府就出台政策提倡农村搞寄宿制学校,主要目的是要‘调整人口结构’。他们强迫维吾尔人学中文,要用汉语取代维语,而基本上这一点已经做到。”

遭美国制裁的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去年底视察喀什幼儿园时,就要求老师教育孩子们“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

图为,2018年12月3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州举行的为期一周的中国宪法日宣传活动中,小学生参加了法庭审判模拟。(路透社)
图为,2018年12月3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州举行的为期一周的中国宪法日宣传活动中,小学生参加了法庭审判模拟。(路透社)

对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中国政府首先是将不听话的人关进“再教育营”,受影响的人数高达一百多万。另外,政府为了达到新疆脱贫的目标,一是采取“扶贫共建”,也就是让各省市派人援疆,深入村与县,协助就业;二是政企合作,将新疆少数民族集体安排到沿海省份务工。

阿卜杜拉赫布整理出中国政府是如何自打嘴巴,“当人们开始质疑新疆存在再教育营时、中国官方否认;外界质疑‘再教育营’强迫劳动后,中国官方才称那是‘职业培训中心’,要消除极端与暴恐主义;当外界批评这是对信仰穆斯林的少数民族进行‘种族灭绝’,中国官方则宣布称,所有职业培训中心的人员结业,可以自愿离开。”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白大仁(Darren Byler)告诉本台,“在新疆,中国政府在路边设置很多检查站,检查民众手机。这些作为事实上都和(打击)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无关,(被查出有问题的人)只是对伊斯兰教信仰的尊崇与信仰表达。”

强迫异地务工 维吾尔人成中国吉普赛人

在中国的知乎网站上,一个自称“新疆用工代表”的网友今年3月发出“有大批维吾尔工人可输出”的公告,标榜说要帮助新疆维吾尔人脱贫,引发非议,但贴文至今没被删除。

图为,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成员。(路透社)
图为,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成员。(路透社)

“把人强制性的安排到工厂打工,实际上是在制造更多的贫穷,是把整个(维吾尔)民族都变成贫穷的流浪汉,把他们从家园赶出去,变成像欧洲的吉普赛人一样。”世界维吾尔大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告诉记者。

和母亲已失联四年多的伊利夏提近来得知,他的大妹、二妹、二妹夫及他们的大女儿都被关押在集中营,三妹一家四口下落不明。家人的不幸遭遇使得他情绪低落。

他说,中国在新疆曾一度短暂出现比较尊重民族自治的美好时光。那时的维吾尔人,不用离开家乡,有的是民族自豪感。“1980年代,当时曾短暂对维吾尔企业家与实业家不设限的开放,在伊犁几大皮革厂与实业,都是维吾尔企业家,一度让‘就地就业’发展得很好……。一个维吾尔人在自己的地方,他有家,他任何时候都可以摔倒了爬起来。但一旦听政府的到工厂(去打工),没有了自己的土地与家乡,他只能听话,只能依赖政府。一旦政府把你饭碗砸了,你就只能是个要饭的。”

新疆扶贫变作战 成果不让外界自由查看

中国官方把脱离贫困看作是一场战争,高喊要“歼灭”贫困,国务院对包括新疆在内、尚未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祭出“挂牌督战”的“军令状”,喊出“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口号。

新华社今年7月曾专文介绍喀什古城如何“换新”,变身国家5A旅游景区。喀什地区拆千年土房、盖“新的古城”,是摧毁维吾尔人的文化根基。图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古城区,一名妇女将摩托车推过小巷时,孩子们坐在踏板车的后方。(路透社)
新华社今年7月曾专文介绍喀什古城如何“换新”,变身国家5A旅游景区。喀什地区拆千年土房、盖“新的古城”,是摧毁维吾尔人的文化根基。图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古城区,一名妇女将摩托车推过小巷时,孩子们坐在踏板车的后方。(路透社)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14日发布公告,新疆最后10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脱贫,官方标榜新疆地区的“绝对贫困”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

伊利夏提给中国的建议是:“如果要解决就业,在维吾尔自治区有石油、天然气、铁路、棉花等各种工业,但只要能够赚钱致富的,都让汉人霸占了。”

新华社今年7月曾专文介绍喀什古城如何“换新”,变身国家5A旅游景区。但对伊利夏提和阿卜杜拉赫布来说,喀什地区拆千年土房、盖“新的古城”,是摧毁维吾尔人的文化根基。

维吾尔人的喀什噶尔生活日常是曲径小巷里,有留着辫子、头戴花貌的维吾尔姑娘的欢声笑语,有维吾尔妇女一早洒水的问候声。伊利夏提就说,“维吾尔人有一句话,你的肚脐血流在哪一块土地,那就是你永远的家园。只有家和我们连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感觉自己是完整的人。一旦我们的土地失去了,那我们就不再是维吾尔人了。”

新疆的扶贫事业,若真如官方称能理直气壮对外讲,何妨让世界自由进出查看,“包括我们在内的人,让我们亲眼看看,你们做了什么?”阿卜杜拉赫布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导  责编:申铧  网编:瑞哲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