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在东突厥斯坦对维吾尔语言的攻击

20191月

当局对维吾尔语的不容

  • 中国政府官员强调普通话是现代的标志;而且,最近,将其提高到反“恐怖主义”之必须

“少数民族的语言使用范围狭小,且无法表达现代科技词汇,使得科技教育无法进行;不适合于二十一世纪。” 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

“比邻国家的恐怖分子将维吾尔人视为发展对象,因为他们不能讲普通话而落伍于主流社会;因而他们被诱骗进行恐怖活动。” 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

集中营里被强制学习普通话

  • 自2017年,中国当局拘押了超过两百多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有报道指出集中营内存在酷刑折磨、拘押中死亡和强制政治洗脑;集中营幸存者描述了严格日程自早上升旗仪式,背诵“红歌”和强制普通话学习课程。


  喀什噶尔地区叶城县集中营被拘押者

  • 一位幸存者回忆课程是在一个很狭小的房间进行,并重复一些如:“世上没有造物主,我不信主,我相信共产党”等的句子;任何人不能够正确以中文说出这些句子将被毒打,或者绑到刑拘“老虎凳”受虐。

将维吾尔语排挤出教育领域


乌鲁木齐三年级学生维吾尔学生学习中文

  • 1990年代开始的“双语教育”最终使维吾尔语被排挤出了教室,使维吾尔学生无法以自己的母语受教育,并使维吾尔人独特身份面临挑战。
  • 2017年和田地区教育部门办法指导文件,要求自学前教育开始使用普通话,并禁止在教育及管理中使用维吾尔语。.

迁移维吾尔学生

  • 内地高中班’是政府“双语”教育的另一种版本;该政策的目的是通过将东突厥斯坦维吾尔及其他少数民族学生迁移至中国内地完成高中学习的方法,强化民族团结,通过教育同化维吾尔人,重点是学习普通话及通过爱国课程培养中国情。

对公共生活维吾尔语的清除

  • 官方政策不鼓励在公共场所及职场中使用维吾尔语;几十年来,中国政府有意使普通话在就业中具优势,并使维吾尔语作为一种语言的母语表达作用降低,特别是在媒体和网络,及正式场所;最近,维吾尔文字开始被当作是“极端主义标志”,商店下架任何有维吾尔文字商品,连街上标语标识牌上的维吾尔文字也都被清除。 

“孩子没有机会发展他们的维吾尔语表达技巧,因而,也不可能为未来一代创造出新的作品来……维吾尔之声的火光被中国的语言政策所掐灭。” 国家人权律师,奥罗拉.伊莉扎贝斯.白薇克,《使丝绸之路沉默:中国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语言政策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