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关闭“再教育集中营”并向世界讲清强制汉语灌输

立即发布;
2018年 6月14日;
美东时间 14:58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

凡有种族、宗教或語言少数族群之国家,属于此類少数族群之人,与团体中其他公民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并实践其固有宗教或使用其固有語言之权利,不得剥夺之。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7条

在国际维吾尔语日来临之际,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关闭东突厥斯坦境内全部“再教育集中营”并向世界讲清对被关押维吾尔人强制实施的汉语灌输。

“中国当局正在使用‘再教育集中营‘强制维吾尔及其他少数民族讲汉语;过去,中国以其欺骗性政策,如‘双语教育’使维吾尔语在东突厥斯坦被排挤。现在,中国官员以政权恐怖强使维吾尔人讲汉语,意图实现同化维吾尔人、使东突厥斯坦融入中国之目的。“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麦尔卡·纳特说。

卡纳特先生还补充说:“今年的国际维吾尔语日,正逢有关中国在东突厥斯坦大规模建造‘再教育集中营‘之证据浮出水面之际;那些能够发出声音的各方必须发声要求中国关闭集中营、并停止其边缘化维吾尔语的政策。”

自2017年春天,中国在其“再教育集中营”拘押了将近一百万维吾尔人;有关新闻报道揭示了集中营的普遍存在拥挤条件。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了包括穆哈默德.萨里哈吉阿布杜勒艾哈德.马赫苏木亚库普江.纳曼在内的维吾尔人死于拘押的消息。

见证者讲述了集中营是如何强制被关押者学习汉语的细节;2018年5月18日的一篇报道如此描述:

被押者必须在天亮前起床,凌晨7:30唱中国国歌、升旗;然后返回大教室学唱“红歌”,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学习汉语和中国历史。

联合通讯社报道也详细指出被拘押者是如何划分为三个安全等级的,其中之一是“那些并没有任何犯罪记录,只因为不能讲汉语而被关进来的少数民族文盲农牧民。”歌手阿布拉江.阿吾提阿尤夫被拘于“再教育集中营”的愿意之一就是因为他倡议维吾尔文化、鼓励维吾尔人讲维吾尔语。《华盛顿邮报》2018年5月17日的一篇文章引用学者Adriana Zenz的话指出:“政府在该区的‘反恐战‘正逐渐变成反宗教、反民族语言和反民族身份表达之战。”

2007年维吾尔人权项目详细报道了中国政府是如何以实施“双语教育”政策,有意将维吾尔语自教育系统排挤出去的。在2014年的“新疆工作会议”上,中国政府将“双语教育”置于其实现‘民族融合’之中心、实现其模糊维吾尔文化之独特性之倡议。2015年,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的报告详细记载了正在实施的“双语教育”政策存在的问题,包括显而易见的拨款差别和以维吾尔人为主学校教师学生人数的不同,以及因对汉语水平之不合理要求而使维吾尔教师失业的情况。

本周,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了有关中国政府意图控制维吾尔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报告;报告指出:“数目众多的有关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之法规及对遗产传承者的支持和教育系统,使对维吾尔文化的表述微观控制渗透至草根一级。”

在此国际维吾尔语日来临之际,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落实《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7条之规定。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