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麻扎被拆毁:文化灭绝仍在继续

賈法里·薩迪克伊瑪目麻扎遭拆毀前(圖片來自Twitter)

2020-08-28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Massimo Introvigne)   

学者莱恩·图姆的一项调研显示维吾尔人最热爱的圣陵是如何被「博物馆化」或被拆毁的。

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的莱恩·图姆(Rian Thum)是研究维吾尔传统与文化的国际知名专家之一,8月24日,他在《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影响深远,也可以说是令人伤感的文章,叙述新疆(维吾尔人更愿意称之为东突厥斯坦)的麻扎(坟墓)遭到拆毁的故事。

图姆在文中论述了什么是麻扎。麻扎通常是专门祀奉圣人、英雄和学者的地方,包括其坟墓,但它其实无所不含,包括「圣树、泉水、踪迹、圣人停留过的地方或知名的圣人消逝的地方」。图姆认为,只有「极个别」的麻扎不是坟墓,它们的存在强调这个地方是神圣的。朝圣者来了,成千上万的挽联点缀著这个地方,古老的仪式仍在重复,新的仪式层出不穷。最重要的是,麻扎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它在宣示,神圣的力量比试图压制它的势力更强大。

这就是中共拆毁新疆大量清真寺和墓地,又把矛头对准麻扎的原因。

图姆的文章重点指出,中共不拆某些麻扎是因为它需要这块土地实施其他项目。有些沙漠中的麻扎消失了,那里远离村庄,又不是什么良田,中共拆毁麻扎是因为它想「清理宗教场所」。图姆写道:「拆毁麻扎似乎只是为了拆毁而拆毁,并不是为了某种经济价值而牺牲麻扎。」

「被博物館化」的蘇丹·薩圖克·博格拉漢麻扎(Artush)

「被博物馆化」的苏丹·萨图克·博格拉汉麻扎(Artush)

首先是图姆所说的一些重要的麻扎「被博物馆化」。这些麻扎没有被拆毁,而是变成了博物馆,游客(主要是汉族人)必须凭票入内。对于维吾尔朝圣者来说,门票费通常太贵,而且任何的文化之旅都不是朝圣之旅。「挤满汉族游客、纪念品摊贩和导游的圣所」不再是宗教场所。中共似乎已经明白,麻扎不仅是一种纪念,它更是通过神圣的宗教场所与朝圣之间的互动而不断再现的。

其他的麻扎干脆直接被拆毁,例如距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75公里,深入人心的贾法里·萨迪克伊玛目麻扎(mazar of Imam Je’ firi Sadiq),而且有卫星证据显示,连位于新疆英吉沙县效外沙漠里的奥达木麻扎(mazar Ordam Padshah)也已被拆毁。图姆提到巴黎圣母院(Notre Dame)那场大火,他说,对于许多维吾尔人来说,奥达木麻扎的重要性并不亚于巴黎圣母院于法国人的重要性。

拆毁的模式似乎一样:先禁止朝圣和宗教节日,然后拆毁麻扎,只留一些为了招揽游客而存在的「被博物馆化」的麻扎。图姆认为这与70%的清真寺已被关闭的喀什老城遭毁坏如出一辙,甚至又如蒂莫西·格罗斯(Timothy Grose)在其最新研究中描述的维吾尔传统民居遭到破坏一样。中共不满足于将维吾尔和其他突厥裔少数民族穆斯林关押在新疆教育转化营里,它还要拆毁、破坏他们曾经居住的地方。雪上加霜的是,麻扎居然被改建为博物馆,而改建后的博物馆必须向游客开放,以便中共继续散布保留文化遗址的假新闻。

一幅頌揚班超(左)以及他征服喀什功績的壁畫(John Hill - CC BY-SA 3.0)

一幅颂扬班超(左)以及他征服喀什功绩的壁画(John Hill – CC BY-SA 3.0)

至于维吾尔人,他们被带往新建的圣地,如有不从,将承担后果。在拆毁麻扎的同时,中共耗费数百万美元在喀什建班超纪念公园,后来又将其扩建成盘橐城景区,颂扬中国名将班超(公元32—102年)在东汉建朝不久便控制了今为新疆的部分领土。与「被博物馆化」的麻扎不同,这个景区可以免费入园。从历史角度看,虽然中共释放的这个信息是错的,但它的政治意图很明显:新疆历来、永远是中国的一部分。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