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天安门母亲」而言还未到放弃的时候

「天安门母亲」成员,摄于2019年3月(credits)

2019-06-11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1989年6月3日晚上,中国军队共10个师的官兵与装甲坦克汇集北京天安门广场。6月4日,他们向示威民众开火。这些民众为了争取自由,从4月15日开始聚集,队伍一天天壮大。至少一万人在这次镇压中惨遭杀害,死难者大多是年轻学生。

的确,这个死亡人数存在争议。只要上网浏览一下就会发现,各种说法都有,赞成的,反对的,并且所有说法都有详细记录、合情合理,至少看似如此,就像如今在互联网上的其他东西,你甚至可以找到一些视频「证明」地球是平的。

艾伦·唐纳德爵士的密电

「一万」这个数字来源于时任英国驻华大使艾伦·唐纳德爵士(Sir Alan Donald,1931—2018年)于1989年6月5日发回伦敦英国外交部的秘密电文。那份电报详述了大屠杀情况,指出死亡人数至少10,000。唐纳德大使写道,传递消息的人士「从一位现为中国国务院成员的好友那里得到信息」。2017年10月,英国政府解封唐纳德爵士的这份密电;12月20日,香港网络媒体《香港01》刊登了这份密电;次日,《香港自由新闻》(Hong Kong Free Press)发布了关于这份解密文件的英文报道;就在最近,罗马天主教新闻月刊Tempi也刊登了该解密文件的意大利语译本。

虽然资料显示,中国官员明确表明要下定决心毫不留情地打击示威民众,但他们一直试图缩减这一死亡人数。直到现在他们还在有意瞒报遇难人数。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干脆说他不同意用「压制」这个词形容天安门事件,他不承认事实,所以他代表中共政府和中共政党所发表的观点只能罔顾事实。在现实中,中共只是在故意忽视天安门事件。在中国,谁都不能谈论六四,不能纪念那段历史,问一问都不行。尤其是六四30周年纪念日临近的那段时间,中共更是加紧大规模网络审查,以免网民了解到真相。尽管如此,在网上仍可以看到死难者的照片,它们在默默地诉说著真相,其中部分照片只有心理承受力足够强的人才敢看。

天安门事件与宗教迫害之间存在著重大的因果关系。1989年,中共深信东欧共产党政权崩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宗教,因此大力打击各种信仰。这一「坚定信念」立即成为中共面向全党、服务全党的官方标准教导内容,在随后的三十年,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完全遵照这一「信念」施行统治。

《寒冬》曾以天安门事件为主题制作了一部时长18分钟的电影《天安门与中国的宗教迫害》(Tiananmen and Religious Persecution in China)。影片特别介绍了「天安门母亲」这群悲愤交加、意志坚定的女性鲜为人知(至少许多人都不了解)的奋斗史。从1989年9月开始,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退休副教授丁子霖(她儿子蒋捷连(1972—1989年)因参与天安门抗议运动死于中共官兵的枪下,时年十七岁)便发起、领导「天安门母亲运动」,要求为死难的学生平反,呼吁独立调查「六四事件」。虽然有一些非政府组织支持帮助过她们,但总的来说,国际上对天安门母亲的支持与帮助一直缺乏力度,收效甚微。2004年,天安门大屠杀15周年那年,丁子霖等人被捕,没有几个人为此提出抗议。虽然丁子霖女士现已步入耄耋之年,但这位勇敢的母亲仍然坚持代表全体天安门母亲定期写信给中共当局与世界各国政府。

光阴似箭,死难学生的母亲一个个渐渐老去,就像世间所有母亲、所有人那样老去。大多数天安门母亲相继离世,而她们所等待的真相依然遥遥无期,因此,她们为之奋斗的事业似乎注定要被遗忘。这当然是中共所希望的,也是中共一直在努力想达到的。

所以,在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之际,她们将公开被世人铭记,这是值得高度赞扬的事。

6月3日晚上,烛光守夜活动在华盛顿特区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广场(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举行。6月4日,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创立于1987年)在美国国会大厦西草坪举办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纪念集会。此次集会由许多组织共同举办,《寒冬》也是其中之一。那一天,参加集会的人有机会看到首个「天安门母亲」照片展。照片中的她们表情中写满了疑问:冤情何时被听见?

1989年3月,就在天安门事件前夕,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和学者在美国纽约创立了国际性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今年该组织创建了六四专页,纪念无数被无辜杀害的人罹难30周年,他们的面容、他们的故事、他们的见证,都放到了网页上。这些是大屠杀永不磨灭的证据,铁证昭昭控诉著一直逍遥法外的刽子手,而这些刽子手的继承人至今仍用铁腕统治著中国。

三十年过去了,煎熬著天安门母亲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她们脸上的泪水还没有被擦掉,她们苦苦盼望的真相仍然没有来到。铭记她们所铭记的,是我们每一个珍惜自由的人应有的道德义务。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