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律师欲提新证据 重启对中共迫害维吾尔人的调查

资料照:中国新疆喀什南部的一个铁丝网后的住宅区中飘扬的国旗。(2019年6月4日)

2020-12-21

华盛顿 — 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的首席检察官日前以对非成员国中国无管辖权为由,决定不对中国大规模拘禁新疆穆斯林、涉嫌种族灭绝的指控展开调查之后,代表维吾尔人团体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出指控的英国律师告诉美国之音,他们一直在收集更多有关维吾尔人从塔吉克斯坦被强行遣返回中国遭受迫害的证据,准备明年早些时候再次向法院提出。

ICC检察官:无直接管辖权

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的首席检察官、冈比亚人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12月14日表示,无法对维人团体有关指控展开调查,因为这些指控所描述的虐待行为发生在中国,而中国不是成立国际刑事法院的《罗马规约》的签字国。

资料照: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大楼

资料照: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大楼

检察官本苏达的办公室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对于大多数所指控的罪行而言,尚未达到行使法院的领土管辖权的先决条件。该报告说,有关将维吾尔人从塔吉克斯坦和柬埔寨被强行遣返回中国的其他指控,法庭目前尚不具备采取法律行动的基础。

不过,该报告提到,维吾尔人团体的律师称,驱逐出境行为不是发生在中国境内,而是发生在国际刑事法庭的成员国塔吉克斯坦和柬埔寨领土上,所以国际刑事法院可以采取行动。该律师要求法院“根据新事实或证据”重新考虑。

有分析表示,报告这样的表态说明,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没有将该案有关遣返方面指控的路封死,意味着如果有更多的证据提交,国际刑事法院仍有可能进行调查。

流亡维吾尔人团体表示失望

这是首次有流亡维吾尔人团体和活动人士试图利用国际法来追究中国官员对他们所指控的残酷镇压新疆少数民族穆斯林的责任。

设在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中国事务协调员祖拜拉•夏木希丁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对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的决定感到失望。

她说:“我觉得他们应该调查,因为在东突厥(新疆)发生的种族灭绝是实在的,因为现在好多证据证明在东突厥发生的是种族灭绝。谁也抹杀不了,这个是事实。失望,很失望!因为作为一个国际刑事组织,他们应该去表态,他们什么都没做,就拒绝,不愿去调查,这不是国际刑事组织应该做的。作为一个国际刑事组织,他们应该先调查,然后做出结论。”

收集ICC成员国境内犯罪证据

代表维吾尔人团体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出指控的英国律师罗德尼·迪克逊(Rodney Dixon)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表示,他的法律团队在进一步收集在中国以外的ICC成员国境内发生的针对维吾尔人的非法迫害,尽管新冠病毒大流行病令实地收集证据非常困难。

迪克逊说:“检察官跟我们说,她就管辖权问题需要更多的证据。我们一直在收集更多的证据,我们告诉了她,我们现在仍在继续。不过,因为新冠病毒,派人到吉尔吉斯斯坦实地取证很困难,本来这个国家就不是很痛快能够采证,塔吉克斯坦也是这样。但是,我们尤其针对检察官提出的管辖问题,具体在吉尔吉斯斯坦收集相关实例的证据。”

迪克逊在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年度会议期间举行的网上记者会上解释说,如果一位维吾尔人在塔吉克斯坦被中国人员非法抓获并强行带回中国后遭受迫害,那抓捕的第一行为便发生在一个ICC成员国。这就给了ICC对所有在中国的后续行为也拥有管辖权。

办案律师对启动调查抱有希望

迪克逊说,一旦他们掌握了新的证据,就会和检察官会面并提交证据。他对国际刑事法院最终就他们提供的证据展开调查抱有希望。

迪克逊说:“我们对她(ICC首席检察官)将基于提交给她的新的证据而启动调查抱有希望。她说她需要更多的证据,我们将会给她,这样她就可以迈出关键的一步启动调查。我们提出的指控很重要,它始于ICC成员国吉尔吉斯斯坦,延续到(非成员国)中国境内。因为这是仍在进行中的罪行,国际刑事法院对始于成员国的罪行有管辖权,尽管它延续到一个非成员国。”

资料照:中国新疆阿图什市的一个拘留设施外的瞭望塔和铁丝网(2018年12月3日)

资料照:中国新疆阿图什市的一个拘留设施外的瞭望塔和铁丝网(2018年12月3日)

两个维吾尔人流亡团体“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East Turkistan Government in Exile)和“东突厥斯坦民族觉醒运动” (East Turkistan National Awakening Movement)今年7月通过迪克逊的律师团队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证据,指控中共当局将超过100万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穆斯林关进“再教育营”,对穆斯林实施酷刑、强制绝育和大规模监控等虐待行为。

这两个组织除要求国际刑事法院调查中国新疆虐待穆斯林的行为外,还希望法院调查中国在柬埔寨和塔吉克斯坦等其他国家用非法逮捕或遣返等手法,迫使数千名维吾尔人回国并遭受迫害的做法。

国际诉讼律师:程序问题并非否决事实

旅美维吾尔人热伊汗·艾塞提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一家律所任国际诉讼律师,专门处理反贪污与国际调查案件。热伊汗·艾塞提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查官做出的决定依据的只是程序,即中国不是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签字国,不具备对中国的直接管辖权,而不是对维人团体提出的指控本身做出否决。

她说:“法律不是有一个程序问题,还有一个实际问题嘛。它(ICC决定)不是一个对这个本身种族灭绝,还有一个反人类罪的实际法律的一个拒绝。这只是一个程序上,他们说中国并不是ICC的一个成员国。”

热伊汗还解释说,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出指控要求调查的维吾尔人团体,还依据国际刑事法院2019年批准对罗兴亚穆斯林在缅甸和孟加拉国所遭受犯罪启动调查的先例。尽管缅甸不是罗马规约的签字国,不是国际刑事法院的成员国,但国际刑事法院认为还是有展开调查的管辖权,因为一些所指称的罪行发生在是成员国的孟加拉国。

依循先例对中国行使扩管的管辖权

热伊汗认为,国际刑事法院可以从维吾尔人从塔吉克斯坦和柬埔寨被遣返回中国所遭受的罪行去追究,对中国行使扩管的管辖权。

她说:“他们(维人组织)是通过缅甸(Myanmar)和孟加拉国(Bangladesh)这个法律理论来促请ICC(国际刑事法院)对中国政府所进行的种族灭绝罪进行一个扩管的管辖权。中国虽然是个非ICC成员国,但是既然你有先例,对缅甸进行了一个管辖,那么对中国也要这么做。既然他们(维人团体)律师也说了他们会提供更多证据,来让ICC重新考虑,我觉得他们应该可以扩管的去解释。”

热伊汗的弟弟艾克拜尔·艾塞提2016年受邀来美参加由美国国务院举办的“国际访客领导力项目”(IVLP)返国后不久却遭到拘捕,今年年初在美国多位参议员致函中国驻美大使后才获悉被以“煽动民族间仇恨”判刑15年。该事件引起了美国国务院、国会、国际组织以及全世界哈佛校友和许多参与过美国国务院项目人士的密切关注。

令热伊汗·艾塞提不解的是,她的一家人是中国政府眼中的“模范维吾尔公民”,父母都是中共党员,弟弟更多次被被官媒形容是扮演汉族与维吾尔族之间桥梁的创业家。热伊汗几年来一直为弟弟的命运奔波,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她的弟弟。

中共政权长年以铁腕统治新疆

近年来,中共当局在新疆施行铁腕治理,严厉镇压当局所称的“分离主义分子”,全面进行包括面部识别技术的电子监控,并到处设置检查站。

一名维吾尔族女孩儿站在中国武警手持的防暴盾前。(2009年7月9日)

一名维吾尔族女孩儿站在中国武警手持的防暴盾前。(2009年7月9日)

联合国专家、人权组织及活动人士则指责中国将至少100万维吾尔和其他少数民族穆斯林关押在“再教育营”接受洗脑宣传。中共当局最初否认这些关押营地的存在,后又辩称这些营地是“职业培训中心”,是为了当地人消除极端主义倾向,学习语言及职业技能。

不过,许多报道表示,前“再教育营”被关押者证实,他们受到政治洗脑及精神折磨,包括被强迫放弃穆斯林信仰,宣誓对中共及习近平效忠。还有大量海外新疆少数民族人士表示,他们在新疆的家人或亲朋被强迫关押,或者许多人失踪,下落不明。

中国因严苛对待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穆斯林,已面临越来越多的国际社会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7日)正式签署“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让美国行政部门可以对迫害维吾尔人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根据法案内容,美国总统在法案生效的180天内以及未来每年点出长期不人道对待或关押维吾尔人的中国官员,并对他们进行制裁。美国国务卿未来也必须向国会递交报告,详细记录新疆的人权侵犯状况。

美国能动用的制裁手段包含冻结被锁定人士的在美资产、拒绝他们入境美国并拒发或取消他们的签证。该法案也要求美国总统谴责中国打压维吾尔人的行径,并呼吁中国关闭新疆境内所有再教育营。

中国外交部6月18日回应表示,《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蓄意诋毁新疆的人权状况,恶毒攻击中国治疆政策,粗暴的干涉中国内政。

随后,美国财政部7月9日对中国新疆4名现任或前任政府官员施加制裁,因他们涉及“严重侵犯新疆少数民族的权益”。受制裁的官员包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前政法委书记朱海仑、新疆政府副主席、公安厅党委书记兼厅长王明山,以及前公安厅党委书记霍留军。新疆自治区公安厅亦在制裁名单之列。

美国智库“全球政策中心”12月14日发布最新报告,披露新疆政府施行带有强制性的劳动力转移和脱贫计划,使得至少有57万少数民族被迫进行效率低下、高强度的棉花手工采摘工作。中国外交部随即否认这一指控。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