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庆祝活动:伊斯坦布尔维吾尔难民的开斋饭

維吾爾人聚在伊斯坦布爾郊外的宰廷布爾努吃開齋飯

2019-06-05

作者: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维吾尔人聚在伊斯坦布尔郊外的宰廷布尔努吃开斋饭

因被中共大屠杀的阴影所笼罩,维吾尔海外侨胞今年在土耳其的开斋节活动场面肃穆,以示抗议。开斋饭(阿拉伯语是إفطار)是穆斯林在斋月期间每天的晚餐,结束一天的禁食,日落时开饭。由于新疆清真寺慢慢消失、圣陵被拆毁的事件与日俱增,这个地区所有进行斋戒的人无一不受到被抓捕关押的威胁,所以这个斋月,土耳其的维吾尔人社群成员纷纷站出来声援新疆被围困的兄弟们。上周的开斋节,远离中共政府不悦的目光,3000名维吾尔穆斯林和他们的孩子们可以自由地前往伊斯坦布尔参加信仰活动,在黄昏时分吃开斋饭。

他们与一些土耳其当地政要和维吾尔组织的负责人一起,坐在伊斯坦布尔郊外的宰廷布尔努文化艺术中心(Zeytinburnu Culture and Arts Centre)的露天广场共享美食,思念仍留在中国老家的家人和朋友。聚餐会由东突厥斯坦教育协会主席伊达耶图拉·乌古斯汗(Hidayet Oguzhan)组织和主持,他就开斋节活动的美德及节日产生的穆斯林弟兄情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感谢土耳其欢迎维吾尔人社群,也感谢土耳其认维吾尔人为同根兄弟并团结他们。随后,宰廷布尔努副区长赫斯西德·贝克洛格鲁(Hurshid Bekaroglu)和其他公众人物相继发言。
 

在这个本应欢天喜地庆祝的日子里,虽远在海外,但这个有著上万名成员的大社群没有哪个家庭不感到刻骨的悲痛、愤怒和忧伤,这都是因为受中国境内镇压维吾尔人暴行的影响。以前在新疆,禁食一天后,家家户户的开斋饭总是节日的一个亮点。维吾尔妇女阿尔孜古丽(Arzigul)说:「开斋节是一年中的传统大节,我们一般要花一个月的时间走亲访友,看看许久不见的人,一起品尝特色美味。」她的丈夫三年前被抓进教育转化营不久,她就带著两个蹒跚学步的孩子逃离了新疆。她说,「这里已经成了我的新家。」她还说自从她离开新疆后,就与父母、亲戚失去了联系。她说,「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会因悲伤而支撑不住。我天天都想著我丈夫,很想知道他近况怎么样了。我的父母和所有关系密切的亲人都变得沉默,大家心里都太害怕,不敢联系对方。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是死还是活。」

阿尔孜古丽对孩子的未来表示担忧:「孩子们总问父亲什么时候才能跟我们团聚,可我能说什么呢?我的小儿子现在变得非常安静。他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但仍希望爸爸能回家。」她说,「我怎么忍心告诉他,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他爸爸了。」
 

年轻的母亲哈蒂克(Hatiqe)有三个孩子,现在又多了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的父母三年前被埃及强行遣返回中国,孩子无人照看。哈蒂克说:「强行将孩子和父母分开导致家庭破碎,这是最残忍的处罚。」当时,短短两三天的时间内,在开罗的单身留学青年和留学生夫妻突然被围捕,在抓捕行动中,几个孩子因为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才躲过一劫。她说,「我不能眼睁睁地看著他们的孩子不管,当时我丈夫也被抓走了。没有人知道那些留学生从开罗被遣送回中国后都成什么样了。他们的孩子现在已经成了我们的家庭成员。」
 

这里的每个维吾尔人都有一个故事,无一例外。有些家庭遭到中共的报复,丈夫失踪了,所以他们的妻子和孩子设法逃离了中国。有些遗留下来的「孤儿」被送往伊斯坦布尔上学(通常是学《古兰经》),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经济资助,他们也许再也无法与父母团聚。因土耳其几年前突然被一些国家列为禁止前往的旅游目的地,一些妇女当时出差到该国时被迫滞留了下来。

虽然举目四望,悲剧无处不在,但民以食为天,这个天性是任何外表的东西都难以掩盖的。放置在室外的,盛著维吾尔传统手抓饭的大桶冒著热气。手抓饭可以用手抓著吃,也可以用一大片nan饼(汉族人称为「馕」)卷著吃。摆在桌上的nan饼是来自新疆喀什的专业师傅烤制的。
 

开斋饭宣布开餐前,从伊朗运来的蜜枣脯和一片片鲜红色的西瓜已经摆在桌上。孩子们非常兴奋。一切美食都已就绪,快乐和幸福将铭记在人们的心里。
 

维语教育部官员、社群领袖凯雷姆(Kerem)表示,别看外表喜庆,其实整个社群都极度不安。他说,很多方面都需要帮助,但最严重的「病」是情感方面的,尤其需要帮助。他忧伤地说:「每个人的精神都出现了症状,这是无法治愈的,也看不到哪天是个头。」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