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人:维吾尔人权项目新报告揭露中共假新闻

《「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假信息、宣傳與維吾爾人危機》報告封面

2020-08-07

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中共政府为说服世界相信新疆不存在迫害而大搞运动,维吾尔人权项目披露相关新细节。

宣传遭揭露

消失的维吾尔人的墓地,又神奇般地重新出现;被认为死在教育转化营的亲人若无其事地在电视台国际频道上招摇亮相;一贫如洗的村民被吹嘘获得了重生,成了企业家和工厂老板:中国的宣传机构孜孜不倦地在试图说服国际社会相信中国对维吾尔人满怀善意。

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UHRP)上周发布最新报告《「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假信息、宣传与维吾尔人危机》(「The Happiest Muslims in the World」: Disinformation, Propaganda, and the Uyghur Crisis,下称《报告》),揭露中共政府为掩盖发生在新疆的侵犯人权的丑闻而加强假新闻宣传活动的行径。

《报告》从中共最初矢口否认教育转化营的存在开始,追溯中国2017年随著其侵犯人权的行径被曝光后在国内外发起的公众舆论攻势。《报告》记录了中共的计谋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因为它集结同谋国的支持,来抵制自由世界对其恐怖行为的抨击和担忧。

《报告》称,「随著关于法外拘押运动规模和实质的证据越来越多,中国政府关于教育转化营的说辞已从刚开始的沉默、否认,转为试图将这些地方描述为『职业培训中心』,这些『职业培训中心』充当了『合法反恐斗争』的工具。」
从老一套宣传到新型宣传

压倒性的卫星图证据一出现,中共眼看再继续抵赖已经不可能,便强词夺理说为了打「反恐战争」才兴建这些教育转化营。中共以为发布一个画面上一群身穿蓝色制服的犯人集体坐在新疆洛浦县一个庭院里的视频(现已臭名昭著),就可以让全世界相信中国在努力打击国内的恐怖主义,中共还希望大规模拘押维吾尔人能成为其他国家反恐运动的潜在模式。

大肆逮捕和关押(维吾尔人)的规模和任意性一经学者揭露和海外维吾尔证人陈述,自由世界的舆论便不再买中共的账,而中共则开始在方方面面加大假信息的攻势,以此来应对随后的强烈抗议。面对(国际)对其侵犯人权的指控(包括人身折磨、心理创伤和死亡),中共实施了多管齐下的信息控制策略,阻挠人们获取准确的信息,同时发动恶意攻击,诋毁报道此事的活动人士、新闻工作者和机构。

在最近一次人格谋杀事件中,研究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也译作阿德里安·泽斯)被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Global Times)点名攻击,被指「散布谣言」和「耸人听闻」的报告。不幸中枪的还有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ASPI)。该机构被指责是一个「由澳大利亚国防部(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Defense)、国防承包商以及北约(NATO)、美国国务院(US State Department)、英国外交部(UK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等外国政府机构资助的」散布「与中国有关的谎言的反华智库」。
假新闻

从2017年那几张画面上一群男人身穿蓝色制服的照片被公布,抓捕行动和法外处决刚刚开始那个时候起,中共的宣传机器迅速将全世界的注意力转移到「职业培训学校」这个更加仁慈的概念上。据说这些机构都是「自愿入学的」大学,目的是引导那些染上「病毒」、患上「伊斯兰精神病」的「任性」青年在思想文化上走向一个洁净未来。

经过精心挑选的新闻工作者、富有同情心的外交官和世界领导人组成的团队突然造访这些机构,拍了一些画面上一群年轻人面带笑容、载歌载舞的视频,这些年轻人「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并接受纠正,他们对于能从极端主义生活中被解救出来充满了感激之情。

这场宣传运动还以国家新闻机构报道和官员发表公开声明的形式,以粉饰教育转化营为目的,塑造一个虚假形象,为中国政府的政策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饱受债务困扰、不敢动其摇钱树的穆斯林国家受到中共政府的怂恿,对他们的伊斯兰兄弟的恐怖遭遇视而不见。《环球时报》历来动作迅速,它告诉世界,与伊斯兰国家相比,民主国家对维吾尔人的声援简直是微不足道。

《環球時報》為沙特阿拉伯支持中共鎮壓新疆(和香港)而感到高興(來自Twitter)

《环球时报》为沙特阿拉伯支持中共镇压新疆(和香港)而感到高兴(来自Twitter)
操纵社交媒体

反对者(对中共)的负面宣传力度越大,反中共的案情越无懈可击,中共对批评它的声音回击就越强烈。讽刺的是,基于Twitter、Facebook、WhatsApp和YouTube在中国全面被禁,中共的宣传机器正极力利用每一个上述社交媒体清除批评声音并散布假信息。

新冠病毒危机发生后,中国竭力地利用各种社交媒体,包括其国产的微信、抖音(TikTok),作为其在维吾尔族人权危机中进行舆论斗争的新战线。

《环球时报》和其他媒体在海外社交媒体平台上通过利用有偿宣传散布其谎言,作为进一步渲染中国官方言论的又一种手段。2019年6至8月,《环球时报》通过付费广告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宣传50多条英语推文,包括模糊拘留营相关事实的推文。

在Twitter上宣传的谎言塑造出善良的中国正努力促进「不发达」地区的发展这么一个形象,其中一个谎言是一个画面上中国政府官员向维吾尔老人发放医疗用品的视频。

Twitter上越来越多的执行重复功能的机器人宣传「反恐」的说法,还播放由国家委托制作的视频,例如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2019年制作的纪录短片《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The Black Hand—ETIM and Terrorism in Xinjiang)。视频给人一种感觉,好像新疆就这样永远陷入了战争之中,而现实情况却是一个遭到恐吓、对中共的调查感到忍无可忍的民族想过上和平的生活,享有自己的文化,践行自己的宗教信仰。

中国媒体还在Facebook上专门面向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缅甸、柬埔寨和中亚国家的用户发表宣传文章。2019年8月16日,中国环球电视网在Facebook上发帖,吹嘘「新疆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从不干预宗教信仰自由」。

2019年1月9日,有人援引一名马来西亚外交官在参观教育转化营后所说的话:「在这次参观中,我们的所见所闻与西方一些媒体的报道相反,新疆政府正在寻求一个有效的途径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
「人质宣传」

对于过去四年来一直打听失踪亲人下落无门、内心无比痛苦的海外维吾尔人来说,最后一根令人痛苦的救命稻草却被中国官方媒体利用,迅速制作他们的家人被强迫作声明的视频,这些视频与「人质宣传」无异。在视频中,新疆当地的维吾尔人否认自己遭受任何形式的虐待,并继续谴责他们在海外的亲人在传播「谎言」。

撰写《报告》时,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世界觉醒,识破中共掩饰真相的伎俩。《报告》撰写人敦促道:「中国妄图通过宣传谎言为其侵犯人权的行径正名,这是国际组织必须全力打击的事情。(中共)将其拘留营系统宣传为反恐的,对全世界的人权构成了威胁。」

《报告》恳请相关的国家、政府间机构和公民社会团体(向中共)施压,要求进入新疆,要求透明化,并努力遏制假信息的传播和影响。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主任奥梅尔·卡纳特(Omer Kanat)劝诫道:「政界人士和国际媒体不应陷入转载中共残酷、冷血的假信息和宣传的陷阱。」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