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两哈萨克人“十一”逃抵哈国

逃到哈萨克斯斯坦的木拉格尔.阿里木。(阿塔珠儿特提供/记者乔龙)

2019-10-10

新疆伊犁额敏县两位哈萨克族穆斯林哈斯铁尔.木沙汗和木拉格尔.阿里木,不堪遭到当局逼迫,今年10月1日成功逃亡到哈萨克斯坦。另外,再有多位被关押在新疆再教育营的穆斯林家属,向本台求助。

协助新疆少数民族脱离困境的哈萨克斯坦人权机构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一位成员本周四(10月10日)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两名哈萨克族人,十天前逃离新疆,成功抵达哈国阿拉木图,其中现年30岁的哈斯铁尔.木沙汗是一位肉商,从事牲畜贸易,在额敏县经营一间出售牛羊肉的店铺。十天前,额敏县公安局警察致电哈斯铁尔,要求他三天之内必须回到家中,因此选择10月1日逃亡哈国。另一位逃亡者木拉格尔.阿里木年仅25岁。他说,他住新疆额敏县玛热勒苏乡乌兰布哈村,他说在新疆经常受到公安侮辱、恐吓及殴打,最近面临被捕:“我因此受尽折磨,现在从中国逃到了哈萨克斯坦,是因为在中国像我们这样的哈萨克族受尽了折磨,无论是80岁的老人,还是20岁的年轻人,可以说在囚禁中,生不如死,其中也包括我的姐妹。所以我选择逃到哈萨克斯坦。我要求哈萨克斯坦总统给予我正式避难和哈萨克斯坦公民权利,我要求全世界人民紧急关注新疆少数民族权利。”

逃到哈萨克斯坦的哈斯铁尔.木沙汗。(阿塔珠儿特提供/记者乔龙)
逃到哈萨克斯坦的哈斯铁尔.木沙汗。(阿塔珠儿特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被关押者受到不人道对待

阿塔珠儿特志愿组织一位成员对本台说:“10月1日,这两个小孩子从新疆避难到哈萨克斯坦,就是你曾经报道的有一个叫图尔孙别克,被关在地下20米深的地下监狱铁笼子里的那个人,他认识这两个年轻人。”本台两周前曾报道,获释者图尔孙别克说,他被羁押在一处二十米深的囚室,室内有6个铁笼子,每个铁笼子内关押一个人。公安每隔数小时就把他关入小铁笼内,只能坐着,不准睡觉。整个过程持续一周。

被判刑17年的艾克拜尔 .艾力甫巴扎依。(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被判刑17年的艾克拜尔 .艾力甫巴扎依。(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另外,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穆斯林古丽米拉 .阿布对本台说,他的表哥艾克拜尔 .艾力甫巴扎依近期被判刑17年:“我的表哥 艾克拜尔 .艾力甫巴扎依 1978年5月10日出生,住新疆伊宁县阿吾利亚乡 库鲁斯台村1组112号。他于2018年3月29日无缘无这故被抓,现被判刑17年,现在被关于新疆监狱,他的两个孩子 ,还有他的妻子,没有人看,他的妻子有病。”

祖籍新疆博乐,现在旅居哈国的加尔肯别克的妻子对本台说,他的丈夫被中国羁押两年多,仍然毫无音信:“我们两夫妇在2016年退休,2017年元月,我们移居哈国,5月我老公加尔肯别克回中国办签证,当地执法部门就把他关押在政治学习中心,到现在快两年半了,没有音信。”

中国官方多次公开否认在新疆建立再教育营或集中营,更否认外界指新疆官方人员对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使用酷刑。今年7月3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在北京的记者会上表示,90%以上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已经结业,回归社会并实现就业。持续约两年的教培政策即将结束。

加尔肯别克.卡森巴依。(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加尔肯别克.卡森巴依。(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对此,哈萨克音乐制作人阿黑哈提对本台说,最近从家乡额敏县到哈国阿拉木图的两个人曾经与他的父亲哈力尤拉囚于同一集中营:“非常的恐怖,我爸爸去年每天被刑讯逼供,每次狱警们毒打我的父亲直到我父亲晕厥,然后拖到牢房里,我爸爸就晕着躺在床上,等我爸爸醒来以后因为疼痛全身无法动弹大声哀嚎,始终反复说我没有任何罪,我是清白的。”

阿黑哈提全家信仰伊斯兰教,其父亲哈力尤拉年过七旬,患有严重的肝硬化,有30年病史,还患有冠心病,牙齿也已经掉光无法正常进食。阿黑哈提说,在教育营内:“他们再次把我爸爸带到黑暗的审讯室没有任何监控的隐蔽地方,再次进行殴打,直至我父亲再次昏过去!强行让我父亲承认根本不存在的罪名!但我爸爸没有认罪。”

针对新疆少数民族的困境,美国国务院本周二宣布,将对参与迫害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中国官员实施签证限制。海外维吾尔和哈萨克人组织的代表表示,他们很赞成美国政府的这些具体措施。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陈美华  网编:瑞哲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