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日,各国政府必须保护维吾尔记者并要求对集中营进行独立报道

网络图片        @联合国版权所有

立即发布;
2019年 5月2日;
美东时间 10:30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20

 “5月3日提醒各国政府必须遵守其保障新闻自由之义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各国政府、联合国必须要求中国释放被拘押维吾尔记者,并向国外记者全面开放东突厥斯坦。

在过去两年,中国展开了大规模抓捕拘押维吾尔人及其他突厥民族的运动,被失踪、关押于集中营维吾尔人当中有大批记者和编辑人员。

中国还试图通过控制有关集中营的信息来辩解集中营不是用于洗脑、实施酷刑的地方,而是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访问该地区的海外记者面对的是为阻止对当地情况的独立报道、而来中国警察和安全人员的极端骚扰。

“现在是各国政府和联合国直面中国,谴责其大规模抓捕关押,并坚决要求独立调查集中营条件的时候了;建立联合国的宗旨要求其对恶意践踏行为作出回应,联合国不能如其宗旨所承诺的保护弱势者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指出。

卡纳特先生继续指出:“中国政府为窒息维吾尔记者的声音,快速抓捕关押了维吾尔记者;中国当局害怕与其宣传相反的报道,也知道东突厥斯坦的新闻自由必然导致使其难于下咽的审视;维吾尔人不顾政府干预而勇于自由传播信息的行为必须得到相关关切国家的保护。”

2019年3月,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一份报告记录了将近400名被中国政府强制失踪、关押、判刑知识精英;其中,58人是记者、编辑或出版人员;至少又20人是新疆教育出版社员工,5人是新疆日报维吾尔编辑部员工,13人是喀什噶尔维吾尔出版社前员工、员工,前任领导及现任领导,现都被关押或被惩治。

记者兼编辑库尔班.马木提的儿子巴赫热穆.森塔诗告诉维吾尔人权项目:“我父亲为杂志(新疆文化)一天工作14个小时,编辑修改那些著名维吾尔作家的作品,以帮我们的人民;维吾尔人需要了解世界和中国,父亲发自内心地为民服务。”

中国对维吾尔记者的迫害延伸到了海外; 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的记者古丽切赫拉·霍家、雪赫来提·吾修尔、麦麦提江·居马、吉力里·喀什噶里、库尔班·尼亚孜和艾赛提·苏莱曼等讲述了他们作为记者因“揭示没有报道的真相,记录中国政府在其位于中国西北部的家园重手践踏人权”之工作,中国政府是如何将其家人无端抓捕关押于集中营,作为威吓武器企图使他们沉默。

海外记者们试图对东突厥斯坦大规模的集中营关押进行报道时,常常自始至终面临极端骚扰;中国外国人记者俱乐部在其2019年的报告在提到工作条件时说:“为阻止报道中国西部新疆之急速扩张的监控和政府无孔不入的干扰,使得外国记者在2018年中国的报道环境急剧恶化。”

《纽约时报》记者保尔.莫祖尔(Paul Mozur) 描述了中国便衣警察是如何在其最近一次在东突厥斯坦的报道中跟踪他的;警察甚至伪造了一个车祸现场以阻止其对喀什噶尔/喀什郊外一个地点的采访。

评估新闻自由的前沿观察员毫无保留的谴责了中国的审查记录和对记者的骚扰;在记者无国界组织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度排名指数报告中,中国在总共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7位;自由之家2017年报告将中国置于“不自由”类;保护记者委员会在其2018年监狱人口报告中,记录了47名记者在中国被抓捕判刑(其中令人惊讶的是23名是维吾尔人,包括古丽米拉·伊敏伊力哈木·土赫提海莱特·尼亚孜乌麦尔江·哈森)。

新闻自由国际标准有一系列司法规范构成,包括《世界人权宣言》和《世界公民权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同时也被中国《宪法》第三十五条所保障。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