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次被列侵犯网络自由最严重国家

中国一个互联网产品展上展出的人脸识别技术(路透社2018年4月27日)

2020-10-14

华盛顿 — 美国人权活动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星期三(10月14日)公布该机构本年度网络自由(Freedom on the Net)报告,中国再次被列为65个国家中网络自由情况最差的国家。

自由之家:中国疫情失控与压制网络言论有关

报告称全球网络自由情况十年来持续下降,而在2019年6月到2020年5月的评估阶段里,许多国家的政府借新冠疫情扩大网络监控、数据搜集、审查批评言论,并用新的科技手段进行社会控制。

美国人权活动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本年度网络自由(Freedom on the Net)报告

美国人权活动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本年度网络自由(Freedom on the Net)报告

报告指出,自新冠疫情蔓延全球后,全球网络自由度下降呈现三个特点:多国政治领导人以疫情防控为借口限制公民获取信息;政府以抗击疫情为由扩大监控权力,用前所未有的方式部署新科技手段搜集和分析个人数据;全球互联网开放度降低,“网络主权”概念扩展让多国筑起数字壁垒。

负责中国、香港和台湾问题研究的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分析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说,上述三个问题在中国的网络空间都充分得以体现。

自由之家在去年的报告中就特别提出中国审查部门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禁言、封号的做法产生了寒蝉效应。分析人士指出,新冠病毒蔓延与这样的审查措施不无关联。

库克对美国之音说:“这场疾病大流行传播如此广泛的原因之一,实际上与中国共产党的互联网控制直接相关,因为这正是我们去年指出的微信用户被监控和被报复的问题,这个问题就发生在李文亮这样的医生身上,他们最初试图分享这种类似SARS病毒的信息……中国是世界上互联网自由最严重的侵犯者,这与疫情蔓延之间确实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库克:中国早在疫情前就已严控网络言论

自由之间网络自由报告评估的65个国家中,至少有28个国家的政府为了压制负面的卫生数据、批评性的报道而封锁网站,或强迫用户、社交媒体平台和其他网上渠道删除信息。报告说,有13个国家在疫情期间断网、20个国家出台或扩大了有关网络言论审查的法律法规,45个国家出现网民因发表与新冠有关的网上言论被逮捕的情况。

库克指出,对众多出现网络言论自由倒退的国家而言,新冠疫情为政府干预网络自由起到了催化的作用,但中国在疫情前就已经普遍采取强控措施,新冠疫情中的种种做法只是反应了北京一贯的高压管制策略——是一种范围广泛的对自由的镇压。

报告说,这一时期,中国网上受到最严格审查的话题包括香港抗议、天安门事件30周年、新疆地区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受关押等。

自由之家的库克说:“我们甚至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已经看到了一些特定策略的扩展,各种背景的中国公民都会被逮捕,而不仅仅是常见的那几种被怀疑对象——少数民族的,法轮功学员等宗教团体、网上的活动人士等等,例如我们看到黄琦被判了很长的刑期,他只因为办人权网站就被判了12年——但事实上,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因为批评习近平而受到惩罚。我认为最突出的例子是任志强,他刚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他本人也是一名共产党员,但他在网上发表了一些批评习近平的文章,对习近平不够尊敬,就被判了重刑。”

手动审查、人工智能监控并用

报告说,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的监控更全面、更严厉。报告说,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监控体系,既发展用于社会管控的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高科技,也全面部署低技术含量的人工删帖部队。

报告说,中国部署世界上最庞大的监控摄像网络,无论是网上还是网下,都有能力探测公民的隐私信息。报告提到,自今年1月以来,当局已将现有的监控设备和生物信息档案库与新开发的应用程序和新的数据收集相结合。

自由之家说,中国许多科技公司雇佣了更多的人力和审查人员来清除“非法”内容报告,新浪微博、今日头条和“快手”等主流应用程序雇佣的从事人工审核工作的人员多达数千人。许多公司已经把内容删除工作外包给“审查工场”——一家名为博彦(Beyondsoft)的公司已经雇佣了8000多名工人。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2019年8月披露,微信已经具备图像过滤功能,如果用户试图躲避文本审查、以图像发布有敏感内容的文章也会被发现。

自由之家的报告说,中共党报《人民日报》的网络版一直在提高其人工智能辅助的审查能力,“人民网”的审查服务可能已经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副业——今日头条已经将其内容审查活动外包给人民网。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人民网负责人预测,在未来三到五年内,中国的内容审查大军人数将增加到100万。该报道还说,阿里巴巴和腾讯也已成为内容监管和审查技术领域的行业领导者。

库克说:“中国政府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复杂的多层审查和互联网控制体系。所以你所看到的很多现象其实都是这一体系的实际运行,以全方位的管控来控制舆论,以防止非官方信息的传播,甚至是拘捕网络用户。”

她补充说:“新冠疫情的不寻常之处是,这一监控体系被用于公共卫生议题。在中国,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小的公共卫生问题偶尔会被审查。但这次新冠疫情的公共卫生问题上,当局全面运用这些技术。这很不寻常。我们也看到了技术的升级,尤其是在监控方面,比如面部识别方面……(新技术)能够识别戴口罩的人,还有二维码、三色码这些应用程序的出现、传播和使用,它们确实不能保护隐私。有研究表明,有些程序甚至留有供警方使用的后门。”

在自由之家2020年网络自由报告中,排名最高的是冰岛,其次是爱沙尼亚和加拿大;美国排名第7。这是中国连续6年排名垫底,排在伊朗、叙利亚、越南和古巴之后。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