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针对“#还是没有消息”的宣传视频是在做徒劳无用功

立即发布;
2020年 1月15日;
美东时间 10:00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20

维吾尔人权项目谴责中国政府近期利用海外维吾尔活动人士在国内亲人进行的视频宣传;1月10日,中国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发布了一个利用卡德尔女士一个儿子和两个孙女的视频;视频中,他们声称政府的宗教政策“非常好”,人们在维吾尔家园“幸福的生活着”;他们还是指斥其亲人在海外的人权活动。

“任何一个客观观察者都不认为卡德尔女士家人的讲话是发自内心的自愿行为;如果中国政府真的自信卡德尔女士的儿女及孙儿女是发自内心在赞美政府政策的话,他们应该被允许获得护照到美国拜访她;” 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然而,卡德尔女士已经和她的亲人失去电话联系好几年了;视频根本无法使人相信卡德尔女士的亲人不是被强制赞美政府的;实际上,他们是人质,视频是另一种形式的对其海外亲人的精神折磨。”

“声称视频突显新疆当局‘透明度’更是荒唐无稽;”他继续说到。

这视频和其他类似视频一样突显对当局的强制忠诚;作为保障自己安全的先觉条件而被迫批判自己的亲人,揭示文化大革命似的恐怖统治再现;正如维吾尔人权项目评论员指出的:中共已经将毛时代思想纠错运动,以“对那些犯有思想‘错误’者进行当众羞辱”等的各种形式搬出来了;今天,政府对维吾尔人的全面控制包括了以“改造”维吾尔人身份和信仰为目的的大规模暴力拘押形式的“再教育”。

集体,无端惩罚全部家庭成员是东突厥斯坦正在进行迫害的另一突出特点。

回应视频,卡德尔女士要求中国政府提供她35位自迫害开始以来无法联络的失踪亲人信息。

《环球时报》文章还声称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力坤.艾沙的妹妹,尽管她没有在视频中出现,谴责了他兄弟在海外的活动,文章引用她的话说是其父母死于年事已高;艾沙先生通过其他渠道获悉其母亲2018年死于集中营,他在一份声明中悲愤地表示这是他第一次知道他父亲也已经去世了。

中国以海外维吾尔人亲人为武器的宣传攻势看起来主要是针对#还是没有消息运动的;运动发起者,拜赫拉姆﹒森塔什先生,还是未收到任何有关其父亲的信息;甫尔开提﹒加乌达特先生的母亲出现在2019年11月政府发布第一部分视频里,稍迟,她设法接受了《纽约时报》记者的采访,加乌达特被当局警告一旦采访录音被发布其母亲就会被杀害。

海外有亲人或和海外亲朋好友联系过的维吾尔人成了中国政府迫害对象;自2017年起,几乎全部海外维吾尔人都和他们亲人失去了联系,亲人要么删除了他们或不再回复联络;海外维吾尔人很自然的极其担忧其亲人安全;正如维吾尔人权项目最新报告《跨越边境的迫害:中共对美国维吾尔人的骚扰和威胁》所记录的,许多维吾尔人还遭遇了中国政府要求其沉默的威胁。

然而,大多数海外维吾尔人认识到与其沉默不如发声,而且广泛使用社交媒体上#还是没有消息来要求提供他们消失亲人的信息。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