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人血案後 全部變「嫌疑犯」遭警監控 廣州新疆人活在歧視打壓中

荷槍特警連日在廣州有新疆村之稱的下塘西路巡查。

2014-5-11

【本報訊】本月6日廣州火車站發生斬人血案;事發後距火車站5公里的越秀區,有新疆村之稱的下塘西路新疆維吾爾族人聚居地,即遭荷槍特警包圍搜查。案件未 偵破,但矛頭指向新疆維族人,令當地新疆人被當成「嫌疑犯」。《蘋果》記者走入新疆村,有維族青年形容自己活在白色恐怖中,咆哮着「我不是恐怖分子!」
記者:林 熊 張 軍 陳達浩

從廣州火車站到下塘西路,沿途不是一輛輛的公安車,便是荷槍的武警、特警,住着500多人的新疆人小區,所有出入口都有人把守着,這裏已被嚴密監控。小區 內生活如常,清真食店、饢餅檔照常營業,店主們埋頭苦幹,但店內幾乎沒有客人。記者走入小區,他們雙眼如鷹,警惕起來,當知道是境外媒體後,態度才有所轉 變。
他們指着停在馬路對面的警車,說當局小題大做。這陣子,連街上的漢人見到他們都繞路走,學校不收他們的小孩,連搭的士都被拒載,受盡歧視。

 

公安施壓房東不續租

來自喀什市的依力,原本住在三元里,但他指公安向房東施壓,結果「房子不給租,店也不給租;連旅館都不讓住,我們只能找漢人幫忙,花兩三百塊用他們的名字來租,而且要捱貴租」。
依 力能說流利普通話,與漢人溝通無困難;但無法融入漢人生活,他堅持傳統伊斯蘭教徒的生活,每日定時做禮拜,依時節齋戒。他在廣州擺地攤賣串燒,靠此養活全 家老幼15口人,每日下午5點開檔,至翌晨5時收檔。面對各式打壓,他雖憤慨卻能忍受,但最不滿廣州的小學竟不收新疆學生,他替兩名兒子報讀五間小學,都 被拒諸門外,只能將他們送回新疆。
依力說,在廣州的新疆人有好有壞,但滋事分子只佔少數,可惜「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招來打壓,禍及同鄉。同 時,他又埋怨政府,「對(我們)有偏見,現在說得挺好,民族團結,其實沒有民族團結。我們有自己的宗教,我們的信仰是伊斯蘭教,但在新疆,學校不讓做禮 拜,不讓教可蘭經;自己教兒女學可蘭經也不讓」。質疑沒有宗教自由。

警車長泊餐館外趕客

「上午10點至晚上10點,他們(公安)會派警車停在門口,亮着燈,誰還會進來呢?」28歲的依米兒開設新疆風味餐館,他說廣州火車站斬人事件後,警車由早到晚停在店外,嚇得無人幫襯,生意暴跌。
10 年前從喀什南下廣州的依米兒大吐苦水,自從去年北京天安門爆炸案及今年昆明斬人事件後,執法部門經常上門檢查,「有時說查消防,有時查我們的健康證,總之 隔三差五就來一次;每次都是在生意最旺時段來查」。記者晚上8時到來,餐館內空無一人。依米兒慨嘆,「再這樣下去就要關門回新疆了」。
記者在新疆 村內,遇見一名從烏魯木齊遠道而來的市級政法委幹部,他指近年連串事件後,自治區的幹部要去全國各地安撫新疆人的躁動情緒,該幹部形容新疆人在廣州是個 「死局」,所以不少人已經返疆,留在廣州的人數已從過往的1,000多人變成500人左右。

廣州血案幕幕駭人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