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人看清专制体制的本质

2020-02-13

李文亮医师过世后,中国内部掀起一波“觉醒潮”。 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在网络上发表一篇声明,呼吁中国政府订定言论自由日,该声明获得多位知识分子响应。 同样署名响应的著名维权律师王宇告诉德国之声,知识分子发起的联署能让更多的人敢于发声。

德国之声:北京大学的张千帆教授于2月9日发布了一篇名纪念李文亮医师的文章,而您与多位著名知识分子跟律师也一同联名了该声明。可以分享一下您如何看待因新冠病毒疫情跟李文亮医师的去世所引起的公民社会的反应?

王宇:其实,专制政体的维系基本就靠两点,即谎言加暴力。李文亮的突然去世,让很多人明白了,这个政权害怕说真话的人。不但疫情被隐瞒了,就连李文亮的去世也并不透明。

而武汉公民方斌再次被抓捕,以及从疫情开始至今,不断疯狂的删帖、封群、封号等等一系列行为,才是造成疫病一发不可收拾的真正原因。在当今如此现代化信息发达的环境下,当局却利用各种手段对疫情信息强加封锁,掩盖真相。所以说,所谓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事实上,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是公开、透明的,而公开、透明的基础是什么? 就是言论自由。因此,张千帆老师首先提出设立言论自由日的呼吁;许章润老师也大声疾呼: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人权律师团亦发出声明,要求开放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停止、禁止警方以言论治罪的违法行为;包括李文亮刚刚去世当天,据说该消息在网上一度" 刷屏",这些都是公民社会在难以控制的疫情下的正常反应。而当天下午,当局就又完全控制了局面,至今李文亮的信息在网上基本看不到了。

所以,我认为,说是形成公民运动,为时尚早。如果说是此唤醒了更多的人看清了专制本质,我还比较认同。

德国之声:身为一名曾遭中国政府打压的律师,您怎么看待中国政府在处理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的手法,特别是公民社会分享信息与揭露真相这一块? 为何中国政府要对分享疫情相关信息的公民进行打压呢?

王宇:首先,病毒来源一直不明。而这种不明,是有意的隐瞒。记得2003年非典传播时,还是公布了第一个传染人的。而这次对该病毒的来源一直讳莫如深,因此也使大家对此更加恐惧,也出现了更多的猜测。

其次,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中国政府采取对公众隐瞒真相的方式,尤其在医院,使医护人员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增加了极大的传染风险,因而造成疫情的迅速蔓延。而当疫情完全无法控制的时候,又采取封城、封村、封闭居民小区等做法,但这些方法真就能有效隔断传染源吗?我持怀疑态度。

而且,拒绝美国等西方医疗先进的国家派遣专家团队来华,本身就是政治行为,用政治手段解决瘟疫,岂不可笑。 所以,封城、封路、封村、封户,甚至封门,飞机、火车停运,车辆禁止上路,都没能阻止住疫情的扩散,反造成了更多的人道灾难。特别是近日包括中国官方媒体等各种渠道发出的武汉的"方舱医院"的集中隔离方式,它不是有效的单独隔离,这种隔离非常不科学,根据传染病的性质特征,这种集中隔离恐怕会造成更严重的交叉感染。

另外,我觉得政府打压公布疫情的公民,唯一的原因就是为了维稳。 害怕人民知道真相,知道他们的颟顸、无能。所以,他们的目的就是控制社会只有一个声音,它告诉你什么,就是什么。只有这样,它才能牢牢的把握住权力。 而这个权力就是他们利益的来源,他们也只有牢牢把握住权力,才能掌控国家,才能把十四亿人创造的财富牢牢掌控在手中,所以,权力是他们的唯一,是他们守住利益的根本。而人民群众的生死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

德国之声:其实在疫情爆发前不久,去年十二月也爆发了1226大抓捕在一个公民社会生存空间越来越紧缩的时代,您认为由知识分子发起的联署活动,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王宇:简单的说,这次知识分子发起的联署能让更多的人敢于发声,尤其在近几年国内人权法治不断恶化的环境下,提振社会公民的勇气。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代表了这个国家的思想理念和精神,我国十年浩劫期间,控制言论、禁锢思想,迫害知识分子,使国家一度处于山河破碎、哀鸿遍野的衰落惨状。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思想言论的有限放开,逐渐涌现出张千帆、笑蜀、郭于华、许章润、郭飞雄等等一大批优秀的知识分子,他们对社会问题大胆直言,但他们也不断被打压迫害,尤其是最近几年。

自2015年"709"以来,随着当局对律师和记者的不断抓捕,对学者公知的打压也越来越严厉。 他们或被剥夺授课权、或被剥夺出版权、或无法在国内公开发表意见等等,其打压手段不一而足。但是,我们国家需要这样的知识分子和公知。因为,他们是这个国家的精英,具有一定的引领作用。

德国之声:在之前与德国之声的专访中,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曾表示他认为这次疫情是中共七十年来的三大危机之一。您认为李医师的过世,有让中国公民社会觉醒吗?对于许教授在公开声明中列出的要求,您个人有什么样的看法?

王宇:事实上,李文亮医生的遭遇,是大多中国人生存现状的一个缩影。这样的国家,每个人可能都会经历李医生的遭遇。他的去世,让很多国人感同身受,我想,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China Anwältin Wang Yu (picture-alliance/AP Photo/M. Schiefelbein)

王宇认为,知识分子发起的联署能让更多的人敢于发声,尤其在近几年国内人权法治不断恶化的环境下,提振社会公民的勇气。

另外,李医生的去世,可以说也击碎了政府多年来一直宣扬的所谓生存权才是人权,而其他的权利都不重要这一论调,使广大民众看到:事实上,公民的言论自由权与每个人的生存权是息息相关的。

这次疫情以及李文亮医生因染病去世,使很多人真正认识到:言论自由的权利,已经危及到了每个人的生命安全。是的,"新闻自由是灾难最大的救助者",作为公民,每一个人都有知情权,也都有自由表达的权力,真假信息,只有公开了,才能有效辨别真伪!

在这里我引用清华大学郭于华教授的一句话"因表达观点而获罪,却是何道理?即使是不正确、不完备的观点,也有表达的权利,这已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常识。 "张千帆教授的要求,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这就是最基本的人权,没有这个最基本的人权,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包括每个人的生命和生存。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