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在替我坐牢!/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

2014-9-9

妹妹,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还能做什么?!说一声对不起,显得太轻飘飘,也难于表达我此时此刻深深自责的心怀,也无法释怀我对你背负的、沉重的负疚之心,更无法减轻你此时此刻正在遭受的厄运磨难。
    
     自8月17日凌晨1点47分,得到你从奎屯的家里,被闯进你家里的一群人带走,你的家被翻得底朝天,连儿子的电脑也被抄走的消息之后;那一天,我一直辗转反侧、心神不定,整晚再也没有入睡;自那一天,那一刻起,我一直沉浸在一种深深的自责、愧疚中。你是因为我而被抓捕的,你的罪名只有一个——你是伊利夏提的妹妹!
    
    抓捕你的那群人让当地派出所一位民族警察给小妹、女婿带话,(其实也是带话给我):“抓捕的人是在执行自治区的命令,任何人不能见,但可以送衣物、钱。”妹夫问原因,只回答了一句:“要调查,少则三天、多则一个月,不确定。”
    
    ​现在,你被带走已有四周多了,仍然杳无音信。而且,我也失去了和全部家人的联系,两个妹妹、俩女婿、侄女、侄儿等,没有人再接我的电话了;不知道是因为家人害怕而不敢接我的电话,还是被认为掐断,反正是和家里亲人的联系已经全部中断!
    
    连一向胆大的父亲、也在我历经万难接通电话后,未等我说完我的问候之语,就打断我的话,说了一句:“不要再给我们打电话,做你自己的事”之后,便匆匆地挂断了电话!再打,就接不通了!?
    
    不得已,在艰难熬等了几天后,鼓足勇气,给乌鲁木齐一位很久未联系过的朋友打电话寻求帮助;第一天没事、第二天没事,但第三天打通电话后,朋友焦 虑地告诉我:自前一天开始,家里来一些不速之客,他无法帮助我;朋友还加了一句:伊利夏提,你明白吗,家里突然来了很多客人;至此,只一条最后的联系渠道 也被掐断。
    
    当朋友无奈地告诉我无法帮忙的那一瞬间,一股无名火袭上我心头,我想骂人、想发火;但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告诉朋友我明白, 谢谢他的努力。很显然,朋友也被骚扰了,我不但没能得到妹妹的任何信息,反而,现在我给这位无辜朋友也惹了麻烦。至此,一切可能的联系渠道都被那群懦弱的 法西斯强盗切断了!
    
    妹妹,我不停地自责、内疚,是因为我给你带来了麻烦;你因为我而被捕入狱,现在每天正在黑暗监牢中挣扎、呻吟、哭泣。
    
    妹妹,你身体孱弱、多病;你患有严重的胃病、偏头痛、甲亢等诸多急慢性疾病,需要按时吃药治疗;你有父母儿女去照顾、关心。
    
    妹妹,你是一个瘦弱的单身母亲,几十年来,你一人含辛茹苦带着两个孩子及其艰难;女儿大学毕业几年、才找到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儿子今年刚考上大 学。可以说,你刚刚度过那最艰难的时光,本该高高兴兴送你考上大学的儿子,秋天再高高兴兴办你女儿的婚礼;但这一切,因为我,瞬间倾覆了!伴随你的被‘失 踪’,你的生活、你儿女的未来都被黑暗所笼罩,你生活得梦想已被扯碎;现在,我不知道你儿子是否能成行?你女儿的婚礼是否能按时举行!
    
    你根本不应该遭此厄运,你胆小如鼠、逆来顺受;你一生战战兢兢如惊弓之鸟,从未胆大到敢还口骂一句欺负你的人,更遑论挑战政权、反对共产党了!?
    
    就在几个月前,当你发短信告诉我,不要再和你联系时,我明白你又被持续骚扰了,按现在时髦的说法是被‘家访’、被‘喝茶’了。
    
    我知道你发这个短信是多么的不容易,你肯定发完短信哭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要告诉自己十多年未见、远在他乡的亲哥哥不要联系,是一个非常、非常 令人痛苦的决定;尽管我当时貌似爽快地接受了你的建议,其实我也非常、非常地难过,但我忍着痛,答应你了;但这也未能使你免遭这个邪恶政权的迫害!?
    
    大概是因为你我年龄相差不大,自小你我话最多;而且,你也是三个妹妹当中最弱的一个,因此你成了我最爱、最关心的妹妹。因了你的健康、你生活上的 不容易、单身母亲带俩孩子,我总是放心不下你;也因此,偶尔,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了你一点微薄的帮助,这,也成了你被抓捕主要原因之一;看起来,崛 起的天朝容不下兄妹间的亲情互助!?
    
    又因为你是留在年迈父母身边三个妹妹当中的老大,当过护士,了解一些基本医疗知识,每次父母身体有问题,我总是先给你打电话;我打电话,其实,主 要还是想了解父母的近况、父母的健康,顺带了解一下其他姊妹的情况,所以每次和你的电话谈话稍微长了一点;可以肯定,这也成为了你被抓捕的主要原因之一; 看起来,大谈‘中国梦’的天朝老大容不得我们维吾尔人拥有最基本的父母儿女亲情!?
    
    其实,为了不给你添麻烦,每次和你及父母姊妹电话谈话,我都特别注意不谈、或避谈我个人在美国的政治生活;而且,我尽可能将谈话内容限制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范围内,根本不涉及任何政治问题;但你还是因为是伊利夏提的妹妹而遭此厄运。
    
    现在回头看,可以肯定,我给你打的电话多了,发的短信也多了;偶尔,在方便时给予你的一点帮助,也是不应该的;因为,这一切,按崛起天朝的规定是 不应该的、是违法的?!维吾尔人之间亲情的关怀、家常的电话、兄妹的相互鼓励、支持都让崛起天朝及其‘男儿’领导极端不舒服、不爽快!
    
    妹妹,现在,每天的凌晨醒来,映入我眼帘的是你哪虚弱的身影;我不停地想,你那儿现在时晚上,不知你是一个人在黑暗牢房里孤独地哭泣、还是和十几 个人挤在水泥地上隐隐抽泣,不知你是否能入睡,是否被同牢犯人欺辱、打骂;不知这一天你是如何度过的,是否被恶警们长时间审讯、折磨、打骂;不知你这一天 是否有饭吃、有水喝;我不敢奢望牢中的你能吃饱,只求你能有什么东西垫一下你虚弱的肠胃!
    
    每天的晚上,我又在想,现在你那儿是早上了,不知你昨夜是否整夜未合眼、孤自哭了一夜,不知你昨夜是否被人欺负;不知这一白天你将面临什么样的磨难,不知你是否将被带去长时间审讯,不知你是否将被打骂、威胁,酷刑折磨!
    
    白天黑夜,你时时刻刻浮现在我眼前;时时刻刻,你在我心里;我不停地在想,警察是否打你了、骂你了,是否酷刑折磨你了,是否威胁、辱骂你了!你身 心健康太差、太虚弱,你根本经不起他们的折磨、打骂,经不起他们的辱骂、威胁!妹妹,这极其漫长的几周,我时时刻刻为你担心、忧虑!每天的白天黑夜,我几 千次、几万次地乞求真主保佑妹妹平安!乞求真主创造奇迹让妹妹平安回家!
    
    这漫长的几周,我痛苦、悲伤,我愤怒、绝望!我知道‘崛起天朝’是因为手伸不到我,才对你——我的妹妹下了毒手!他们这是将你作为人质试图警告我、威胁我,和我做交易!
    
    他们试图以这种方式让我停止以笔揭露真相的民族拯救事业!他们想让我停下来,不要再写揭露东突厥斯坦黑暗,揭露维吾尔人面临之种族灭绝真相的文章!他们想让我停止我所献身的维吾尔民族之自由、独立事业!
    
    崛起的天朝害怕了!自信的‘男儿’领导害怕了!当地殖民政权害怕了!
    
    当然,他们不是怕我;他们怕得是我的笔、我的文章;当然,他们也不是因为我文章写得好而害怕;天朝怕的是我的文章所揭示的真相,自信‘男儿’领导怕的是我代表维吾尔人所发出的自由、独立、尊严之呼声!
    
    一个号称崛起的大国,一个自称 拥有‘三个自信’的政党,一个自号自己是‘男儿’的独裁者;为了对付我的笔,阻止我书写不成熟的文章,而动用军警抓捕一个无辜、孱弱的单身母亲——我的妹 妹,令我在因无辜妹妹被抓捕之灾难性痛苦中挣扎的同时,为这个政权的虚弱而震惊,为这个政权的无耻而惊讶!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