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再教育营到强迫劳动 至少29万维族人受牵连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之前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政府自2017年起,便系统性的将至少8万名维吾尔人从新疆转移到中国9个省份的工厂

2020-05-20

央视5月13日发布一则报导,内容揭露了新疆政府自2020年初开始,针对维吾尔人推动的强迫劳动政策,目前已知至少有29.2万人参与了这项计划。专家表示,强迫劳动已成为新疆再教育营的延伸,而参与的维吾尔人没有权力选择到哪里工作与从事什么样的工作。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官媒央视5月13日的一则报导揭露,中国政府持续透过强迫劳动的方式对维吾尔人进行打压。根据该则报导,今年1月到4月间,新疆政府依照中国国务院的“脱贫攻坚”的策略在该自治区针对贫困家庭施行“有组织的转移就业”。

央视报导指出,今年前四个月,新疆南边的四地州有29.2万人参与了“有组织的转移就业”。新疆南部是大量维吾尔人居住的地方。报导内容透露,新疆政府为了保证10个被列为贫困县的16.58万人能“如期脱贫”,他们在3月13日至3月28日透过30辆列车,将5.1万名的维吾尔人送往北疆东疆巴州的10个州市就业。

新疆政府预计在未来三年持续推动“扶贫规划”,预计将南疆四州被列为“深度贫困县”的22个县市的1.1万劳动人力分派至兵团丶国有企业丶纺织服装丶建筑施工企业。此外,新疆政府也预计在南疆推动“产业扶贫与就业扶贫”的模式,在各地就近建立各种企业,并组织当地维吾尔人“就地就近就业”。

新疆政府还预计透过各地的建设项目与季节性的工作来确定维吾尔家庭都“有活干且有收入”。在挑选就业人才的部分,新疆政府预计会优先挑选技工院校高职毕业生丶懂汉语的维吾尔人与有转移就业意愿的维吾尔人。除了在新疆内部推动转移劳动外,央视报导也透露新疆政府将在中国其他地区开发2万多个工作岗位,今年前四个月为止已有1万多个人转入。

报导还披露,除了进行各项“培训”外,新疆政府还会确保这些维吾尔人能“稳在当地丶融入当地”,并确实地落实“实名动态管理”,建立一个劳动转移的就业管理系统,做到转移就业人员各种资料与记录都清晰的程度。

德国的新疆议题专家郑国威 (Adrian Zenz) 周三 (5月20日) 在推特上指出,虽然央视报导中称有29.2万人被新疆政府纳入强制劳动的系统,但事实上,绝大多数的维吾尔人会被派到邻近地区进行强迫劳动。大约有5.1万人会被转移至新疆境内的其他地区。而大约有1万人会被转往中国境内其他地区进行强迫劳动。郑国威说,有消息显示中国政府希望在2020年底达到将2万名维吾尔人派遣至中国境内各地进行强迫劳动。

维吾尔人的强迫劳动早有先例

这并非新疆政府首次运用强迫劳动对维吾尔人进行打压。今年3月,“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一份报告,内容显示中国政府自2017年起,便系统性地将至少80000名维吾尔人从新疆转移到遍布中国9个省份的工厂。 统计显示,至少有27间工厂参与了这项“强迫劳动”的计划。

中国政府将这个计划称作“援疆”,至少有83间国际公司的供应链都与参与“援疆”的27间工厂有关联,其中包含耐克丶阿迪达斯丶Zara丶Gap丶BMW丶大众汽车丶苹果与谷歌等大品牌。除了被强迫转移至中国其他地区工作外,维吾尔人也得在工时以外的时间,接受中国与“爱国主义教育”的课程。工厂也会派专人监视这些维吾尔人,并禁止他们参与宗教礼拜活动。

参与该报告研究的澳大利亚新疆问题学者雷国俊(James Leibold) 告诉德国之声,强迫劳动基本上是再教育营的延伸,因为维吾尔人在再教育营被洗脑并学习讲汉语后,便会被送去劳动。他说:“在我看来,强迫劳动是另一种形式的再教育营。中国政府透过强迫劳动让让他们的身心继续处于纪律约束之下,同时,也可以提高新疆的生产能力。”

专门研究新疆文化的美国学者雷风 (Darren Byler) 则向德国之声表示,他认为央视报导中提到的强迫劳动系统锁定的维吾尔人,应该包含从再教育营“毕业”或是从再教育营被转回社区进行持续监控的维吾尔人。他说:“很明显的,这些维吾尔人没有选择被指派到哪儿工作的权利,而新疆政府通常会指派当地官员伴随被转移的维吾尔人到新的工作地点。基本上,强迫劳动仍是再教育营的一部分。”

雷风也提到,央视的报导显示中国政府渐渐将再教育系统的重心从推动思想教育的营区,转向“协助维吾尔人脱离贫穷”的强迫劳动。他告诉德国之声,目前不少再教育营可能已关闭,但也有些再教育营转型成另类的“监狱”。

另一方面,雷风说中国政府希望透过把维吾尔人转送至不同地点,来迫使他们断绝与原本社交网络间的联系,让他们在群体中的自主性降低。他告诉德国之声:“大部分参与强迫劳动的维吾尔人都被迫与家人分离很长一段时间,这已成为再教育营系统中的另一个普遍的现象。”

而对于如何确保全球供应链不会成为新疆强迫劳动的温床,雷风认为,各国政府应该投入更多资源进行相关的研究,因为相关资讯是可以透过追踪丶挖掘与分析各种公开资讯来验证的。他向德国之声表示:“除了公开资讯外,各国政府也能透过微信与中国官媒发出的各种报导来追踪维吾尔人在哪些工厂进行强迫劳动,以及了解他们通常是从事什麽样的工作。”

雷国俊则认为,跨国企业有义务向持股人和员工承诺,将立即针对整个企业的供应链做全面丶公开与透明的审核,检视企业自身有多大的程度上可能涉及维吾尔人的强制劳动。他说:“不仅在中国有业务的母公司本身应该这样作,他们也应该让独立的外部观察员对整个生产链和生产程序进行监督。这是唯一能够向消费者和持股人保证你的生产链不会出现歧视性和强制劳动的办法。”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