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人在北京面临新一轮审查

2013-10-31

美联社 北京报道--在中国首都一个尘土飞扬的古玩市场,维吾尔商人们周三聚集在一起谈论各自遭受警方骚扰的经历。本周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自杀式汽车袭击使那里的安保骤然趋紧。

事发当夜,涉嫌参与周一袭击事件的五名嫌疑犯遭到逮捕,官方将此次袭击事件定为精心策划的恐怖行动。警方还称自杀式袭击者使用的车内发现有砍刀、铁棍、汽油和“印有极端宗教内容的旗帜”。

“他们(警察)每天都来检查我们。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身份证每天都要被核查,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潘家园古玩市场经商的28岁维吾尔商人阿里·肉孜(Ali Rozi)说。

“我们每天都有麻烦,但是我们什么都没做”来自新疆喀什的肉孜说。那里生活着很多维吾尔人。

维吾尔穆斯林的激进分子长年来和中国的统治进行着低强度的反抗。今年来,包括袭击警察局在内的冲突导致至少56人死亡。政府将事件都定性为恐怖袭击。

警察针对生活在北京的维吾尔人的审查突出了他们遭受的歧视同时也助长了维吾尔人的独立要求。很多维吾尔人表示他们面临着常规性的歧视,针对他们的文化和信仰的限制令人侧目,虽然中国的经济在增长,但是针对他们的经济剥夺使大多数人依旧很贫穷。

周一的事件,一辆吉普车疾驰通过拥挤的人行道最终在临近天安门的毛泽东画像下面着火。发生在中国首都的政治中心的这一事件导致车中三人和两名路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警方向宾馆传达了印有十名嫌疑犯姓名的名单,名单上除了一人之外其他人均为维吾尔人。

如果天安门事件确定是由维吾尔人实施的,那么它将会是近年来维吾尔人第一次在新疆以外的地方发动袭击。

“我也很伤心。他们撞车了,我们却每天都要遭受警察的骚扰,说我们新疆人就那样”来自喀什的48岁玉石商人肉孜乌拉依木(Rozi Ura Imu)说。

潘家园市场里有来自中国各地的工艺品摊位。成排的雕像和家具、数不尽的珠子和饰品,还有书籍和卷轴。

维吾尔人是与乌兹别克人、哈萨克人族缘相近的中亚突厥民族。由于他们的欧罗巴面孔和浓重的口音,他们在中国的汉人主流社会中会很快被辨认出来。

中国的其他地区听不到那么多针对政府控制的抱怨,其中包括禁止未成年人参加宗教仪式,禁止男子参加被称为“麦西来普”的传统文化集会。最近,新疆多数学校推广汉语更是引起了人们对维吾尔语言和文化遭到侵犯以及维吾尔教师失业的担忧。

维吾尔人还表示,当地的自然资源的开发没有惠及他们,而好的工作流向了汉族移民。

维吾尔人常说他们被视作二等公民,他们在获得护照甚至外出旅游等方面都会面临困难。宾馆和机场在接待维吾尔人时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很多雇主会拒绝雇用他们。

“如果你的身份证上写的你来自新疆,宾馆不会让我们入住。人们用偏见的眼光对待我们”33岁的毛皮商人玉素甫·买合买提(Yusuf Mahmati)说。

维吾尔活动者表示他们担心本周的袭击会让维吾尔人面临更多的歧视,他们要求政府允许独立调查。

居住在北京的维吾尔经济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 )要求政府公布证据以证明维吾尔人参与了恐怖袭击。

“我希望他们可以及时公布死者身份和其他所有相关信息。如果政府确定这是恐怖活动,他们请告诉我们背后的细节”土赫提先生说。

因为活跃于维吾尔人权议题,土赫提长期遭到警方的骚扰。自2009年乌鲁木齐发生流血冲突以来,土赫提被多次软禁在家。

中国官方极少提供证明恐怖活动的直接证据,批评家称一般犯罪或案件也会被贴上恐怖行为的标签。

新疆与阿富汗和中亚接壤,官方认为巴基斯坦西北部地区的激进分子中也潜藏着维吾尔人。

“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成功限制了国内恐怖活动的数量和有效性,且大多数是针对新疆”密歇根大学新疆问题专家飞利浦·波特(Philip Potter)说。

然而,中国政府开始注意到极端分子开始计划在新疆以外的地区发动袭击。

“他们能够在中国的东部地区实施袭击,在那里他们将得到更多的关注”波特说。

 

来源:美联社

译者:维吾尔在线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