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维吾尔人而言,「脱贫」意味著文化灭绝

鄭國恩正在解說,維吾爾青年男女身穿統一工裝,拖著配套的箱包,準備遠赴中國內地,為西方知名品牌生產服裝和手機

2020-04-21

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学者郑国恩揭露,在新疆推行的所谓脱贫计划事实上是剥夺维吾尔人身分、强迫他们从事劳役的又一工具。

郑国恩说

最早研究新疆问题的知名人士发布最新报告,曝光中共政府为了压制中国西北地区的维吾尔人而制定的长期战略,该战略现已进入关键的新阶段。

郑国恩(Adrian Zenz,阿德里安·泽斯)是2017年首批提供确凿证据证明(新疆)拘留营确实存在的研究人士之一。他经研究指出,中国政府公布的大量文件和外泄文件清楚地表明,中共的终极目标是消灭少数民族穆斯林。

他从严谨、细致的分析中得出令人震惊的结论,并指出中共政府针对最令其头痛的省份——新疆蓄意策划了作战计划:第一步,把新疆建设成一个警察社会;第二步,建立所谓的教育转化营网络,通过强迫维吾尔人在里面从事劳役,接受「武器化的教育」(将教育作为洗脑武器),与家人骨肉分离,最终同化维吾尔人。

郑国恩得出结论:「(中共)政府的(新疆)政策是为了牢牢控制社会。」上周,他在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举行的网上研讨会上公布了他的研究结果。
「脱贫运动」背后的真相

在新疆,中共政府打著国家力推「以产业促脱贫」计划的幌子,既定目标是截至2023年拥有100万纺织服装产业工人,其中65万人来自南疆的维吾尔人聚居地。郑国恩承认,充分就业的发展方向本身没有错,他主要是担心中共的终极目标是强迫维吾尔人在思想上和世界观方面与中共保持一致。他说:「在这种背景下,劳动被美化为去除『极端化』思想的战略手段。」

鄭國恩在論述中共在新疆進行的「扶貧」宣傳

郑国恩在论述中共在新疆进行的「扶贫」宣传
 

一份中国官方报告使用了战争术语,用「军事指挥」一词形容南疆四地州的扶贫工作。文件要求各级政府向下层层施压,在「压力重重」的「战场」上打一场反贫困战役。

南疆「脱贫运动」最令人担忧的一方面就是,尽管中国各地都在推行同样的扶贫计划,但西北地区的重点却主要是对少数民族穆斯林进行「大规模」扶贫。郑国恩引用其去年10月提供给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 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的报告《拘禁营外》(Beyond the Camps)中的话,说:「在新疆,整个社会被中共牢牢地控制,处在一种监控无处不在的状态,非法拘押的规模史无前例,国家单方面地加强社会再造,其意图实际上不啻于蓄意实施文化灭绝。」

为了实现习近平那个异想天开的「一带一路」倡议中所规划的,将新疆变成制造业核心区这个主要目标,中共政府将中国经济最发达的19个省市列入对口援疆计划,斥资数十亿元人民币在少数民族地区建厂。

前几周从新疆流出的数百个抖音短视频(Tik Tok)证明郑国恩的怀疑并非空穴来风,这方面的证据越来越多,同时也证明成千上万的维吾尔年轻人正被大规模调集送往新疆各地工厂,甚至转移出新疆,远赴中国内地一些盼著他们到来的工厂。
教育转化营内的劳奴

许多工厂雇用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里的人。在某些情况下,在南疆被抓的数百名年轻人被强迫到新疆各地工厂从事劳役。郑国恩搜集的中国官方广告及政策文件等证据证明,中国政府的主要工作重点是确保有劳动能力的每个人(包括帮带小孩的女人)都在从事某种技术含量低、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工作,例如纺织服装、电子组装、鞋类、玩具、家具、手工艺品制作等岗位。郑国恩披露的政府政策相关电子表格显示,「能工作的人都必须安排工作」,这是证明中共「精准扶贫」运动的例证。数据库涵盖面非常全面,确保没有人被落下。如非批准,不得例外。

從教育轉化營中「結業」後,維吾爾男女宣誓忠心報國,準備到各地工廠從事強制勞動

从教育转化营中「结业」后,维吾尔男女宣誓忠心报国,准备到各地工厂从事强制劳动

郑国恩通过辨认建在教育转化营里或附近的大型工厂的卫星影像,发现这些地方遍布带刺铁丝网和监控摄像头。他搜集到几处工厂园区旁正在新建城市住宅区的证据,还有一份透露新疆皮山县政府计划在一处教育转化营内建工厂园区的政府文件。

鄭國恩正在展示教育轉化營內或附近在建的工廠衛星影像圖片

郑国恩正在展示教育转化营内或附近在建的工厂卫星影像图片

他提到建在喀什一处教育转化营内一家由金富婕服装有限公司经营的工厂,该公司是政府的「模范」扶贫公司,雇用的是接受过培训的少数民族妇女和关押在教育转化营中的人。该公司炫耀其成功背后的秘诀是对少数民族劳工实施「准军事化管理」。

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中的人一「结业」,深圳美丽奥服装有限公司就马上「雇用」他们为劳工,这些人曾在国家「教培」拘禁营的宣传视频中上过镜。工人被(媒体)描述为经历「拯救」后已恢复正常的生活。该公司总经理用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具有宗教色彩的基督教术语,证实她亲眼目睹「去极端化」过程如何使工人们得以「重生」。

华孚时尚股份有限公司是多个西方知名时尚品牌的代工厂,雇用的工人中有教育转化营的「毕业生」。在一份符合政府意识形态的声明中,该公司旗下企业的理念中有这样一句话:「大批农村富余劳动力赋闲在家,加重了家庭负担,也给社会治安带来隐患。」

郑国恩披露了一个极其详尽的培训计划,对象是数千名「农村富余劳动力」,不仅培训他们的技能,而且还培训他们的「军事纪律和感谢党等思想教育、学会汉语,目的是让他们服从政府,加强抵御『极端主义』宗教思想的能力」。在众多的政府宣传图片中,其中一张显示,成千上万身穿统一工装的维吾尔人排成方阵,宣誓忠于党,许多人拖著同款的配套箱包,在火车站等著车来将他们带向「拯救他们思想」的工作岗位。

郑国恩发现,新疆的所有「脱贫」计划全是为了解决思想问题。他引用政府公告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使那些难以管理的人放弃他们的自私的想法。」他说:「他们需要『扭转自身根深蒂固的懒惰、松弛、拖拉、散漫、不服从安排、个人主义严重等作风』,这样他们才会遵守公司的规章制度。」

至于那些不容易外派的人,政府还有第三招让每个人都有一份工作,那就是兴办内设托儿所的卫星工厂,使村民能够「实现就业梦想」。「获得解救」的(新疆)妇女进厂全职工作的经历被国家电视台拍成广告,她们在履行双重职责,既满足了廉价劳动力的需要,又达到了政府控制她们家庭的目的。郑国恩说,中国政府一直想改变这个以穆斯林为主的民族的精神信仰取向,但始终没有成功,他说:「通过这种方式,国家政府开足马力拆散他们的家庭,将丈夫和妻子分开,把孩子们交给党教育。这种行径被形容为解救。」
世界应有所回应

郑国恩说,所有呼吁中共停止打压新疆趋势的努力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郑国恩感到非常失望,国际社会,尤其是穆斯林国家,对数百万维吾尔人自2017年以来备受暴行蹂躏的事实基本上无动于衷。对大多数国家而言,一旦反对一个扶持它们,通过金援和贷款的方式将数百万美元撒进它们国库的政权,损失太大了。

郑国恩希望,随著能证明世界许多供应链与新疆劳奴有关的证据出现,(国际社会)能有所回应。

「我所展示的研究结果无非是要求全世界对涉及中国产品或产品零部件的供应链进行调查,要求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沿线的贸易流动进行彻查。同时保证国际社会将对中共针对突厥裔少数民族实施的强制社会再造的做法作出强烈回应。」郑国恩总结道。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