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强迫劳动产品被禁输美,耐克称维吾尔工人已送回家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官员在纽约纽瓦克港扣留了一批据信由人发制成的产品品,该机构表示,这些源自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产品,可能存在强迫童工和潜在侵犯人权行为。(CBP网站)

2020-07-30

7月1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官员在纽约纽瓦克港扣留了一批据信由人发制成的产品,该机构表示,这些源自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产品,可能存在强迫童工和潜在侵犯人权行为。这些产品是近13吨头发产品货运的一部分,价值超过80万美元。扣押是根据洛浦县美馨发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发制品的扣留令和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6月17日对所有入境口岸扣留此类产品的指示进行的,理由是有资料表明产品使用监狱劳工的劳动力。

5月1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对和田浩林发饰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头发产品下达了类似的扣留令,该公司在和田地区洛浦县工业园区注册,与再教育营在同一地点。此前,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还禁止来自和田泰达公司的商品。维吾尔人流亡团体对这一决定表示欢迎,并鼓励其他国家采取类似措施解决在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为数众多的再教育营日益相关的工厂中,强迫劳动制成的商品的进口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最近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贸易办公室执行助理专员布伦达·史密斯(Brenda Smith)谈及了缉获的货物及其代理机构打算如何处理这些产品。史密斯认为,这些产品将接受DNA测试,以确定它们是由人类还是人造头发制成。她还讨论了新疆生产的其他产品,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正在监控与强迫劳动有关的涉嫌产品。

在回答自由亚洲电台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如何处理这13吨的发制品,以及下一步将会怎么做时,史密斯说:在这一点上,我们将继续对这批特定货物进行调查,包括对该产品进行实验室的测试,并且,如果进口商愿意,我们还将给予进口商90天的时间,向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提交材料,来证明强迫劳动没有用于这些特定产品的生产中。如果90天后他们仍未提供足够的材料,我们可以扣押货物并销毁它们。进口商可以做的另一件事是选择将这些商品从美国运出。

当自由亚洲电台提出,是否可以对发制品进行DNA测试以确认它们属于维吾尔族,如果是,是否允许人权组织或专家进行测试,因为这可能是危害人类罪的潜在证据。

史密斯回答说,下一步将是确定或确认它们实际上是人类的头发,而不是人造头发。为此,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与外部测试组织合作,并且她不确定是否能够测试DNA的种族成分。它将是经过认证可进行此类测试的实验室来进行这种测试,而不是人权组织。

自由亚洲电台又问,除了来自新疆的头发制品外,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还将针对其他产品吗?

史密斯说:我们发现,在服装,消费电子产品等价值较低的基本制造业中,以及一些食品加工和农业生产中……通常是我们发现最易受人诟病的劳动力的地方。因此,在新疆,我们将继续寻找这些状况。我们也将继续研究来自中国那部分地区的更重要的出口产品,以确定更多的风险。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官员在纽约纽瓦克港扣留了一批据信由人发制成的产品品,该机构表示,这些源自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产品,可能存在强迫童工和潜在侵犯人权行为。(CBP网站)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官员在纽约纽瓦克港扣留了一批据信由人发制成的产品品,该机构表示,这些源自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产品,可能存在强迫童工和潜在侵犯人权行为。(CBP网站)

位于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曾德恩博士声称,所有来自新疆的产品都受到强迫劳动影响,因此美国应禁止从新疆进口所有产品。自由亚洲电台就此看法询问时,史密斯表示:我们的执法机关要求我们在两件事上非常明确:第一,用强迫劳动生产的那批货物实际上要运抵美国或可能要运抵美国。为了使我们能够采取拘留或扣押行动,我们必须能够识别,跟踪或追踪该货物到达入境口岸的情况。因此,我们的法律权限要求我们对货运非常具体。我们的法律权威还要求我们达到合理但不是结论性的标准,因此,为了达到合理但不是结论性的法律标准,我们实际上必须拥有从各种来源收集的证据。

通常,当我们进行强迫劳动调查时,最好的信息来自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代表对生产设施的参访。它也可以扩展到见证实际参与了强迫劳动的个人的证词。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国,由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代表无法访问生产设施,因此我们依靠人权组织,非政府组织或民间社会组织等收集的证人证词。我们还依靠倡导者泄漏的调查性新闻或信息,这些信息代表与新疆有关的业务的政策立场。
我们希望美国贸易界和那些向美国运送货物的人参与的其中之一,就是我们希望他们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我们的法律部门非常重视那些将货物运到美国的公司,并有责任确保他们进口到美国的货物不存在强迫劳动的问题。因此,即使基本产品的生产发生在供应链中的三,四层,我们也要确保他们了解这些责任是什么,并遵守这些责任。

与此同时,耐克公司称中国供应商在强迫劳工指控中已将所有维吾尔工人送回家。这家鞋业巨头七月二十一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对其供应链和强迫劳动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进行审查的过程中,耐克的一家中国供应商,已停止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雇用员工,并将该地区的所有工人遣返家园。

3月初,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表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被拘留者,已经转移到中国各地的工厂,他们被迫为至少83个全球零售商生产商品,包括耐克,苹果,宝马,盖璞,三星,索尼和大众。

继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报告之后,耐克在其网站上的声明中说,它正在审查其供应商在中国的雇用做法,并声称其世界上最大的供应商之一,韩国国有的青岛泰光制鞋有限公司,正在探索终止维吾尔工人在其工厂从事生产鞋子的合同。

七月二十一日,这家总部位于俄勒冈州的制鞋公司在回答有关其中国供应链现状的问题时表示,已经确认不再有维吾尔人在青岛泰光制鞋有限公司工作。
耐克在发给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的一份声明中说:“去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情况开始浮出水面时,我们在青岛泰光制鞋有限公司的管理层与行业专家进行了磋商,评估了他们在该地区的农民工的就业情况。

“泰光制鞋随后于2019年停止了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招募新员工到青岛工厂工作,并已确认所有剩余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员工,现在已返回家园。泰光制鞋通过尽职调查过程共享了文件,表明该设施的所有员工,包括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工人,都有能力在任何时候终止或延长合同。”

耐克在声明中指出,它不直接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采购产品或组件,并表示“已与我们的合同供应商确认,他们没有使用该地区的纺织品或短纤纱”,根据官方估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棉花产量占中国全国的百分之八十五。

这家鞋类制造商表示,它还一直在与其所有供应商进行尽职的调查,以识别和评估与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就业有关的潜在风险。

耐克说:“这仍然是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们将继续与任何形式的不平等作斗争。我们将继续利用专家指导,并与品牌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合作,以考虑所有可行的方法,来负责任地解决这一问题”。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官员在纽约纽瓦克港扣留了一批据信由人发制成的产品品,该机构表示,这些源自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产品,可能存在强迫童工和潜在侵犯人权行为。(CBP网站)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官员在纽约纽瓦克港扣留了一批据信由人发制成的产品品,该机构表示,这些源自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产品,可能存在强迫童工和潜在侵犯人权行为。(CBP网站)
 

美国作家兼评论员章家敦(Gordon G. Chang)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质疑耐克的声明。他说:“也许他们已经将所有维吾尔工人送回家了,但是我认为耐克需要证明事实确实发生了,因为耐克一直在发布似乎不正确的声明,”他建议该公司在声明中指出: 《华盛顿邮报》二月份发表的一篇文章是不正确的。

今年二月,《华盛顿邮报》报道了泰光制鞋工厂的劳动情况,据称该工厂成为耐克的供应商已有30多年的历史,每年生产约800万双运动鞋。

该报道当时称,该工厂约有700名工人是新疆维吾尔人,而泰光制鞋声称这些工人抵消了当地的劳动力短缺,并补充说,不知道他们接受思想训练的任何要求。

一位访问该工厂的邮报记者说,他们看到“数十”名维吾尔工人“太怕说话”,但是引用了与他们有来往的当地居民的话说,这些工人不是自由地来到工厂。

章家敦呼吁美国政府采取措施,确保终止以强迫劳动,奴役或契约劳动制成的商品的进口。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劳工监督机构工人权利协会(WRC)执行董事斯考特.诺瓦Scott Nova向自由亚洲电台谈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强迫劳动产品如何进入全球供应链,以及零售商如何利用他们的杠杆作用让工厂负责。

他说:“就成衣而言,制造棉质服装的全球棉花供应的五分之一来自新疆,实际上可以肯定,正如我们所说的那样,具有强迫劳动成分的商品正在流入美国。美国已经开始采取执法行动,应该更加大力地和积极地采取行动。”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