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人遭遣返回国后命运未卜

三名维吾尔人被告在印尼的法庭中。(法新社资料图片)

2020-11-06

据报导,三名维吾尔人在服完恐怖主义刑期后被印尼驱逐回中国后的命运还不确定,雅加达的政府官员在被释放后对其下落守口如瓶。

两名专家上周援引他们拒绝透露的安全消息来源告诉贝纳尔新闻,三人和另一名维吾尔罪犯已经被遣返回中国,印尼政府官员并未证实或否认两位专家关于维吾尔人于9月被驱逐回中国的说法。当被要求评论有关维吾尔人最近被驱逐出境的报道时,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毫无所悉,请记者与法律和人权部联系。

法律和人权部发言人证实,三名维吾尔人已于9月19日从监狱释放,并移交给移民局。她说,第四人仍在服刑中。三名外国罪犯已于2020年9月19日从监狱中被释放。当天被移交给了移民局。女发言人里卡·阿普里安蒂提到的三名男子是在2015年7月,被印度尼西亚法院判处六年徒刑的四名罪犯中的三人,他们被判非法进入印尼,企图加入当地与伊斯兰国有联系的激进组织,即东印尼圣战者(MIT)组织。

当被问及三人是否被驱逐出境时,阿普里安蒂让记者联系移民局。移民总局公共关系负责人则告诉记者,他们没有可供分享的信息。

稍早时候,两名专家告诉贝纳尔新闻,这四名维吾尔男子已被驱逐回中国,中国政府缴纳了1亿印尼盾(合6,812美元)的罚款,这是他们的部分判决。

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IPAC)的研究员迪卡安华Deka Anwar和激进主义与反激进主义研究中心(PAKAR)的高级研究员Muhammad Taufiqurrohman穆罕默德. 陶菲卡罗曼没有透露他们的消息来源。安华表示,他们于9月份被驱逐出境,罚款由中国政府支付。而陶菲卡罗曼告訴贝纳尔新闻, 移民官员带着一封信来到努沙甘邦安,要求将他们转移到移民拘留中心。他还证实了有关信息,中国当局已经支付了这些维吾尔男子的罚款。

陶菲卡罗曼说,印尼秘密执行了对这四人的驱逐出境,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国家,许多人批评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虐待,他们主要生活在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陶菲卡罗曼并说,印尼政府将受到严厉批评,并被贴上“为中国政府压迫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同谋”。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6月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三年多来,中国政府已将数十万维吾尔人囚禁在再教育营中,并对未拘留的维吾尔人进行了严密监视,宗教限制和强迫绝育。

中国官员一再否认这些指控,称这些再教育营是职业培训中心,而数千名被捕的维吾尔族穆斯林与极端主义有联系。

四年前,印尼拒绝了中国政府的要求,将在中国被捕的一名逃亡的印尼银行家交换四名维吾尔族囚犯,他们正在服刑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判决。

印尼告诉中国,囚犯交换是不可能的,因为针对四名维吾尔人的指控与针对印尼银行家的指控不同。

当时,一位要求匿名的印尼官员说,如果印尼同意将维吾尔人囚犯驱逐回中国,印尼将面临国际压力。这位官员在2016年4月告诉贝纳尔新闻社,“将维吾尔人遣返回中国,等同于杀死他们。

自从2012年起遭受迫害以来,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逃离了中国,并进入了土耳其和其他国家。

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的迪卡表示,在2014年至2016年之间,至少有13名维吾尔人,通过马来西亚非法进入印尼,并加入了激进组织。

负责领导对这名男子定罪的法律小组的法官说,2015年被定罪的四名维吾尔人来到印尼,目的是加入激进的东印尼圣战者组织,并“实施恐怖行为”。

维吾尔人的律师则辩称,他们是在印度尼西亚度假的土耳其公民,但是政府律师说,这些人有伪造的土耳其护照,并于2014年9月在苏拉威西省中部被捕时,正与印尼当局最想要逮捕的恐怖分子桑托索见面。桑托索于2016年7月被印尼安全部队击杀。2016年,在婆薮摄政区的一次大规模安全行动中,六名加入东印尼圣战者组织的维吾尔族男子被杀。

据亲戚和其他消息来源表示,在过去的四年中,沙特阿拉伯当局已将至少四名维吾尔人驱逐回中国,他们是前往麦加朝圣或合法居住在该国的,这使他们面临被法外拘留的风险。

沙特阿拉伯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开始为维吾尔人提供庇护,但近年来已大幅度改变了他们的政策。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在2019年2月对北京进行国事访问时发表了公开声明,支持中国对维吾尔人的待遇,尽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为数庞大的再教育营。分析人士认为,沙特政府对中国的支持有许多可能的解释,最可能的原因包括政治和文化,而不是金融方面。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左)和中国总理李克强。(法新社资料图片)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左)和中国总理李克强。(法新社资料图片)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最近获悉,沙特阿拉伯拘留了维吾尔人奥斯曼·土赫提(Osman Tohti),他与家人一起在土耳其生活了数年,2018年在麦加朝圣。他的妻子苏蒂妮萨Sudinisa和他们的六个孩子中的三个,当时仍在土耳其居住。自2015年以来,父母和三个孩子得以离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并搬到土耳其。

根据苏蒂妮萨的说法,土赫提于2014年5月在他的家乡和田,被警察拘留了一次,大约两个月后被释放。此后他的生意垮了,很难找到其他工作。最终,这家人以50,000元人民币(7,500美元)代价获得了护照,并决定离开当地。

他们于2015年离开中国,首先去沙特阿拉伯,然后最终夫妻俩和六个孩子中的三个在土耳其定居。据报道,土赫提于2018年7月25日在沙特阿拉伯被拘留,并在该国被关押了近六个月,然后于2019年2月被强行遣返中国。苏蒂妮萨说,她了解到她的丈夫曾拜访一位亲戚,第二天,当局出现在一辆汽车中,带走了他的护照,并将其拘留。她和她的丈夫都拥有永久居留卡,允许他们在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合法居住。

她补充说,我们确定他们会释放他,因为沙特阿拉伯是一个穆斯林国家。

后来,向我提供信息的人失踪了,但随后在2019年3月,他告诉我,他们会“在途中送他””回到中国。

苏蒂妮萨说,虽然她不时听到土赫提的一些消息,但她不知道他在哪里。她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他是否还活着,也想知道她留在维吾尔自治区的孩子和父母,但她对任何人都一无所悉。苏蒂妮萨表示,自从2017年1月2日与父母交谈以后,就一直无法与父母联系。与大女儿也没有联系。

根据她的说法,她的女儿和女婿在2016年被判处15年监禁。她说,她从该地区的消息来源获悉,她的弟弟被拘留了,但不知道他是否已经被释放。她说:“我们听说我的女婿因为与我丈夫在家里“背诵古兰经”而拘留,但我们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原因。”

此外,她女婿的两个姐夫以及女儿的婆婆都被关在监狱里,尽管刑期尚不清楚。同时,土耳其一位担心遭到报复而匿名的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通过律师得知土赫提仍在等待判决。

消息人士说:“律师最近得知奥斯曼·土赫提在中国,应该被拘留了一段时间”。他对土赫提表示敬意,因为他已完成朝圣,并表示 “律师说他目前在中国监狱中,但没有被判刑”。

消息来源还证实,土赫提的女儿和女婿都已被判入狱。他说:该律师分享了有关奥斯曼先生的长女和她丈夫的15年徒刑的一些信息,但他们没有分享很多细节。

自由亚洲电台还获悉在过去四年中,从沙特阿拉伯被驱逐回中国的其他三名维吾尔人,来自喀什的努拉拉·阿布罗姆(Nurullah Ablimit),他最初是在沙特阿拉伯学习,以后定居在该国。来自乌鲁木齐的商人巴提亚.哈吉Bahtiyar Haji;还有一个来自和田的人,但是没有关于其当前状态或下落的信息。

据报道,努拉拉·阿布罗姆于2016年被遣返中国。熟悉沙特阿拉伯维吾尔人社区的人士称,他被拘留在乌鲁木齐的监狱中,尽管确切的监狱及其入狱原因尚不清楚。

努拉拉·阿布罗姆(Nurullah Ablimit)是著名的喀什宗教学者阿布罗姆·达莫拉姆(Ablimit Damollam)的儿子,阿布罗姆·达莫拉姆于2017年在拘留中死亡。死亡原因无法核实。

在土耳其的分析员穆罕默德·托赫蒂·阿塔瓦拉(Muhammat Tohti Atawulla)表示,沙特阿拉伯和其他阿拉伯政权对中国特别钟情,而中国已设法在整个中东的外交中培养了这一点。

不过他不认为他们是出于经济原因寻求讨好中国的想法,因为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都是富裕国家。

阿塔瓦拉表示,文化因素很重要,这些政府都是专制政体,因此必须在国际舞台上支持彼此的政治体制。他说,沙特阿拉伯可能是美国的盟友,但在人权方面,不断受到美国的批评,因此他说,“我认为,他们觉得中国对维吾尔人的镇压,是他们所认为的反华,因为在逻辑上是正确的”。

阿塔瓦拉指出,中国在阿拉伯国家一直保持“一贯的良好声誉。宗教领袖,国家元首,宗教团体成员,所有人都不相信中国对穆斯林做任何错事。”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