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谁拉黑了中国棉花?(下) 披着狼皮的棉织业

新疆是中国的棉花大省,经济与生态矛盾难解。(法新社)

2019-11-28

揭开新疆棉花大省的面纱,横在眼前的是冷血内幕。最近不但沾腥惹上“再教育营”的奴工争议,棉花农也难逃被剥削命运,随着经济与生态矛盾的日趋严重,水资源短缺、土地沙漠化、棉花染整污染等问题,有如棉絮般千丝万缕难解。

棉花农被剥好几层皮

“现在不说棉花产量,连苗都没有,自己哑巴吃黄莲了!”新疆棉花农江南在网络视频大吐苦水,“我们家的120亩地被种子公司看中,搞成实验田,说是拿了最好的品种来种,种了10个品种,没想到种子不出苗啊,我们就做了小白鼠。”这位大叔吃闷棍满脸无奈。

“中国转基因棉花的占比相当高,2012年已经超过9成。”台湾大学农艺学系荣誉教授郭华仁指出,转基因棉花由于拥有专利,种子价格高,棉花农常被剥了好几层皮,“这种情形在印度尤其明显,棉花农曾因收成不好加上跟银行借贷买种子,造成自杀率特别高,甚至现在印度政府建议农民转种古老品种。”

不难想像,棉花农江南想搭实验田的顺风车,省下购买棉花种子的钱。郭华仁认为,虽然中国种的是自己研发的转基因棉花,价格还是比传统品种来得贵一些。“棉花适合种植在干燥地区,像是新疆,这些干燥地区人民多半贫穷、收入低。”长期推动有机棉和公平贸易的茧裹子创办人杨士翔点出棉花产业的问题症结,讽刺的是,“转基因棉花的问世主要是为了提高收成、降低成本,不仅没达到原本的抗虫害目的,衍生出来,转基因种子公司也是肥料公司、农药公司。”

棉花耗水新疆沙漠化

棉花农成了待宰羔羊,棉花田也逐渐蚕食土地。根据新疆自治区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棉花播种面积达3,737万亩,比上年度增长12.4%,占全国83.8%,棉花产量屡创新高,然而新疆本就是水资源短缺的地区,过度开垦和水资源不当利用,加剧沙漠化速度。

“在种植棉花的过程中,1公斤的棉花需要消耗8.5公斤的水,后续制作棉布,1公斤的布料得用上200公升的水。”杨士翔指出,棉花从栽种到加工耗费大量水资源,不过,雪上加霜的是,新疆地区干旱多沙、降雨少,地下水位正快速下降,“种植棉花的国家常导致土地沙漠化,或是土地盐分增加,新疆不断拓展棉花耕作面积,地下水过度抽取,沙漠化情形势必更加严重。”

国外的惨痛教训历历在目,中亚咸海地区种植棉花的国家,内陆湖泊几乎都干涸了,连带造成大量鱼类死亡,难逃生态死劫。此外,苏联时期兴建大规模灌溉项目,加上集约化的棉花生产,导致全球最大内陆湖干涸。杨士翔表示,棉花是天然纤维,大部分的消费需求以纯棉的衣服为主,新疆作为中国棉花要地,衍生出来的土地和人民问题不容漠视。

棉布染制污染水源

新疆不只棉花田遍地开花,中国还启动棉纺织制造业一体化发展计划,2014年以来,超过2,000家棉花纺织、服装工厂加入这个项目,不过,棉布料的染整过程也是一场环境灾难。“有个笑话这么说,你看中国河川的颜色,就知道明年流行什么颜色的衣服。”杨士翔语带无奈,“大部分棉花是白色或米白色,需要经过染制加工,这个笑话充满嘲讽,反映出中国大量染制布料、直接排放废水到河川,而这些纺织厂、布料厂一方面掌控棉花资源,一方面又污染了水源。”

杨士翔表示,时尚产业是全球第二高的污染源,染制过程无可避免污染全球水资源,因为尽管是在中国的村落里染布,污水终究回到大海,我们也许会吃到这些鱼、喝到这些水,食物链和生态系是全球串连在一起的,因此,近年英国发起时尚革命,希望消费者认识身上穿的衣服材质和背后的制造者,关心他们的劳动所得和居住环境是否受到迫害,目前国际时尚品牌承诺在2050年前20%的生产线要符合环境友善和对劳工有益,但它不是百分百而且只是一个承诺。

环境友善棉花,是走出污染困局的出路。郭华仁指出,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开始强调农业永续经营必须走回头路,不能再采取农药和化肥的生产模式,当前全球已逐步发展环境友善棉花,目前总面积约为310万公顷,约占全球棉花生产面积10%,瑞士的“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简称BCI)提出环境友善验证系统,BCI验证的棉花田在310万公顷中就囊括67%。

杨士翔说,有机棉花需通过严谨认证,至少可以确保对环境是友善的,有机棉花的成本很高,不但农地要休耕3年,收成也较传统棉花少了三分之一,目前主要生产国为印度、土耳其等,“公平贸易棉花”(Fairetrade Cotton)是有机棉的验证标章之一,有机棉产业炼还要求纺织符合有机标准,现有标章如“全球有机纺织品认证”(Global Organic Textile Standard,简称GOPS)。

公平贸易组织拒中国棉花

“现在有些时尚品牌非常重视有机棉花,尤其在欧美国家。”杨士翔指出,他一手创办的“茧裹子”是台湾第一家加入世界公平贸易组织,同时坚持使用公平贸易棉花,“我们不用中国棉花,因为棉花也许是采有机栽种,在资讯不透明下,我们无法得知是否涉及劳工权益剥削,而最近新疆又传出集中营争议。”

快时尚建立在廉价棉花供应链上,中国不只是棉花大国,同时是成衣制造和消费大国,很难跟环境交帐。杨士翔表示,我们的衣服大部分来自于土地,棉花之外,化学纤维提炼自石油,人造丝来自雨林、森林,快时尚对原生材料的需求,造成大量资源消耗,制造过程对环境也有一定程度破坏,当衣服标签上印着“made in China”,背后代表了什么意思?环境成本是不是也应计算在一件衣服里面呢?消费者购买前值得好好深思。

撰稿人:麦小田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