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当局维吾尔族七十岁前官员被判长期监禁

一位消息人士最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现年73岁的如奇娅. 奥斯曼Rukiya Osman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三大城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首府伊宁市(Yining)的前政府官员, 已被逮捕并判处17年徒刑。 Photo: RFA

2020-12-28

据当地官员指称,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当局已判处一名七十岁的维吾尔退休人员长期监禁,她是一名服务公职数十年的公务员,因为在13年前参加一次唤醒仪式中举行的穆斯林讲道而被判处长期监禁。而一位维吾尔年轻人遭到拘留警告后失踪,现在已被证实自杀身亡。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一位消息人士最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现年73岁的如奇娅. 奥斯曼Rukiya Osman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三大城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首府伊宁市(Yining)的前政府官员, 已被逮捕并判处17年徒刑。

据报道,如奇娅.奥斯曼在这个55万人口的县级城市的墩买里街道从事妇女事务工作长达30年。该组织监督了无数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妇女的审讯,甚至护送孕妇去医院,因为他们不遵守政策而被迫堕胎。该政策限制城市中的少数民族可以生育两个孩子,农村地区则为三个孩子。

这位消息人士说,如奇娅是具有40年党龄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她还负责向当地政府高层报告了许多违法行为。她曾如此尽职尽责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多次在政府系统内赢得赞誉和奖项。

但是,在2017年大规模监禁活动开始后,该地区由政府主导的镇压活动日趋激烈,如奇娅本人也成为犯罪嫌疑人,并被带去接受讯问。

在审问过程中,审讯人员发现,十年前,如奇娅在参加一次唤醒仪式时听了讲道。这次听道最终被用作指控她的“证据”使她入狱。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与伊宁市的一名警察局主管进行了交谈,后者将有关如奇娅判刑的问题,转交给了当地政法书记办公室。

利用这名主管提供的电话号码,自由亚洲电台得以与中共政法办公室乡镇委员会书记交谈,后者确认如奇娅是被拘留的墩买里街道集市中的一员。

她说:“在这些妇女中,有一个叫如奇娅,她被判17年徒刑。”,该妇女的姓氏是奥斯曼,现年73岁。“她是一名党员。她在政府工作了30年,但她犯了一个小错误。

根据这位也拒绝透露姓名的书记说法,在第二轮警察问讯中,如奇娅告诉警察说,她在工作前十年就参加过唤醒仪式,这次是观察活动进行并确保没有违法行为发生。她试图说服警察,使自己与当天在场的“宗教激进分子”保持严格的界限。

警察不相信她的故事,最终由于没有举报讲道的事实,而对她进行了惩罚。他们指责她协助和教唆犯罪活动(这比她本该被指控的罪行还严重),并将她从乡镇拘留所转移到县级单位。

据报道,如奇娅告诉警方,讲道在当时并不违法,例如她在2007年唤醒仪式时所听到的特定讲道没有“有害内容”,这就是为什么她没有举报。尽管如此,警察仍将她戴上黑色头套押送她离开审讯室,并将她带到拘留所。

如奇娅于2017年6月被拘留,她被拘禁了两年,并被上铐,直到她于2019年年中接受审判。该书记说,如奇娅目前正在伊宁市的巴伊库勒村Baykul女子监狱服刑,谈到判决时,她说:“已经一年多了。” “有人在讲道时,她在场。”

据书记说,如奇娅来自墩买里街道的墩麻扎镇,是一名寡妇。这位前政府官员有3个女儿和3个儿子,儿子们全部都被送到了再教育营。

如奇娅的拘留和监禁有以下几种模式:一种是前党员或政府工作人员触犯当局的行为;另一个证据越来越多地表明,从在再教育营的拘留,通常转变到在监狱中的长期监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还拘留了维吾尔老年人,并给予他们过长的徒刑,这实际上是判处死刑。

此前,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了孜亚乌敦. 丘鲁克Ziyawudun Choruq,他于2017年82岁时在库尔勒被拘留,库尔勒市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第二大城市。还有担任警察局长30年的哈比布拉·阿卜杜勒(Habibulla Abdul),他在80岁时被送往吐鲁番(Tulufan)市恰特喀勒乡(Chatqal)的一个再教育营。

据一名中国官员和一位加拿大倡议分子称,一名年轻的维吾尔男子在得知他将被送往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个拘留所后失踪,现在已被发现自杀身亡。

维吾尔活跃分子古丽.玛苏提Guly Mahsut最近在她的YouTube频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声称,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英吉沙县Yengisar(in Chinese, Yingjisha)的一名19岁男子易卜拉辛·卡西姆(Ibrahim Qasim)于2019年5月在中国东南部的福建省工作和生活时与她联系。

两人在卡西姆可以使用代理服务器浏览通常受到中国防火墙限制的网站之后,开始定期交换消息。卡西姆在玛苏提的YouTube视频之一发表了评论,详细介绍了自己在中国东部地区所面对的歧视,以及维吾尔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面临的局势。

据玛苏提称,2019年12月,当局打电话给卡西姆,要求他返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玛苏提说,她试图说服卡西姆寻找方法,延长他在福建经商的文件。但是卡西姆告诉她,他感到自己被迫返回该地区,因为拒绝这样做可能会使他的家人处于危险之中。

两人同意在卡西姆1月返回该地区后停止交流信息,卡西姆要求玛苏提跟踪他的状况,关注他的微信帐户,他计划在该帐户上继续发帖,并定期更改个人资料照片,以此向她发出信号他仍然自由。众所周知,信息很难进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或从该地区传出,而且对于任何被视为“极端主义者”的内容,当局都严格监控通信。

卡西姆说,如果他两个月不换照片,玛苏提应该假定他已被送往再教育营。玛苏提表示,卡西姆定期更换照片大约六个月,然后在2020年5月下旬突然停下来。玛苏提反复努力确定卡西姆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她拨打卡西姆曾经告诉过她的电话号码之前,她所得到的信息极为有限。

电话中与她交谈的人说,卡西姆得知他将被拘留,因为他出生于2000年,因此处于维吾尔男子被当局认为是“危险”的的年龄范围之内。美国一个人权组织,最近就一个中国再教育营所泄漏的一分囚犯名单进行分析,其中列举了“年轻”是引起警方注意的一个特征。

电话另一端的人说,卡西姆于2020年5月27日自杀身亡。

玛苏提说,尽管卡西姆没有护照,但他仍在设法探索逃离中国的方法,并向她寻求如何这样做的建议。卡西姆知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法外监禁运动,在2018年和2019年是如何迅速的开展,并认为自己被送往再教育营只是时间问题。

当卡西姆相信自己没有逃离中国的选择,并且在接到警察要求他返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电话后,他回到了英吉沙。

但是,在5月卡西姆失踪后,玛苏提通过电话交谈的消息来源告诉她,卡西姆回到色提力乡Setil后,定期被当地警察找去谈话,在一次这样的传唤中,卡西姆和一些他的同龄人头上被罩着黑头套,并被告知他们将被送往再教育营。

色提力乡一个村庄的一名警察,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了这一事件,并说,在5月的最后一周,卡西姆和其他44人被警告将被拘留在再教育营中,为期六个月至五年,他们的拘留时间“取决于他们的行为”。

该警官说:“44人中,他们让其中8人在接受调查后离开,但其余的人仍在[拘留中]。” 当被问及这些人是否犯了任何罪行时,他回答说:“不,他们只观看和分享敏感材料”,没有详细说明。据这名警官说,卡西姆是被释放的八名成员之一,后来他“在家”去世。

色提力乡的另一名警察在电话中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今年5月有一起事件发生,一名19岁的男子在当地自杀,不过他无法提供更多细节。

尽管自由亚洲电台无法确认当局是否因其年龄而计划将卡西姆送往再教育营,但色提力乡的一名警务人员证实,将16岁至45岁之间的人(尤其是男性)广泛考虑在拘留的目标年龄范围内。他说,年龄在16至45岁之间的人被送往再教育营,以便他们不会被关在监狱里,并且是为了社会稳定,他们正在接受政治制度和中文的教育”。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未被拘留的维吾尔人,受到持续不断的高科技监视和镇压政策的制约,从而限制了他们使用自己的语言,信奉宗教和尊重其文化传统的能力。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