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的自由之灯:Nury Turkel...撼动《时代》的维吾尔律师

圖/《時代雜誌》封面

2020-10-07

日前《时代》杂志公布了 2020 年全球百大影响力人物,除了几位大众普遍熟识的面孔外,对于长期关注新疆议题的读者而言,还有一位值得注意的人物。他是与祈家威先生、「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领袖 Alicia Garza、Patrisse Cullors、Opal Tometi 等人同列为「Icons」的美籍维吾尔裔律师——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

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为其所撰写的入选介绍文提及,长期以来努里「不懈地参与维吾尔人权运动,曾为 150 位维吾尔政治难民争取并获得美国庇护,并将我们同胞(亦即维吾尔族)的困境呈现于世界的关注之下。」

与之对比的是,同一份名单,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也名列其上,普立兹奖得主 Amanda Bennett 为其所撰写的入选介绍指出:习是眼下全球最无懈可击的国家领导人,却也实施了最为极端的手段对付异议人士,例如牲口般地将维吾尔族人赶入拘留设施。除习近平之外,多位中国籍医学专业人士(例如钟南山、石正丽)也榜上有名,尽管如此,绝大多数中国媒体未加以跟进报导。

一如《时代》杂志主编所述,编辑部试图囊括一百位镜射且形塑当前世界的人物,其中自然有掌握权力的传统人物,也有在这危机四起的时刻,拯救性命、领导草根运动、修复世界的人物。

而这位维吾尔律师是如何影响了当前的世界?又是如何为他的同胞发声呢?

「這位維吾爾律師是如何影響了當前的世界?又是如何為他的同胞發聲呢?」圖為2019...

「这位维吾尔律师是如何影响了当前的世界?又是如何为他的同胞发声呢?」图为2019年由英国《金融时报》、德国《南德意志报》与美国《华尔街日报》共同调查的「墨玉名单」,内容揭示超过3,000名新疆「被再教育囚禁者」的个资、亲族背景与他们各自的「被捕原因」。 图/美联社
▌生于喀什劳教机构的律师

努里于 1970 年生于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喀什,父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代接受大学教育的维吾尔青年,日后成为大学教授,其外祖父为维吾尔民族主义人士。由于特殊的家庭政治背景,努里的父亲于文革期间被送进劳改营,母亲则被迫参与劳动教养,并在严苛的劳教设施里的一座牢笼中生下了他。努里在极度缺乏营养与自然光的条件下,度过了生命的前几个月,直到他的母亲获释。

日后努里在喀什、乌鲁木齐接受教育,并毕业于西安西北农林大学,后赴美进修,成为第一位接受美国教育、取得律师执照的维吾尔人。

事实上,努里参与海外维吾尔运动的资历甚早,自 90 年代完成学业、取得庇护资格,即持续在美东为维吾尔社群的权利而奔走。曾担任维吾尔裔美国人协会主席,也参与了倡议组织维吾尔人权计划(UHRP)的创建。

在著名的关塔那摩案中,努里及其同行即曾试图以法律途径,救援受美军拘留于关塔那摩监狱的 22 位维吾尔人,希冀为其取得美国政治庇护(关于此案,可参阅转角国际:〈荒唐年代荒唐囚徒:反恐阴影下的流亡维吾尔人〉)。

2017 年起,中国政府以「教育培训」为名义,在新疆广设拘留设施、大量监禁突厥裔平民的消息逐渐获得国际媒体关切。这起尚无和缓趋势的危机,已由中国政府侵害国内少数民族的人权事件,转为广受世界关注的国际事件,甚至在逐渐升温的美中竞局中,成为双方热战交锋的主题。

「維護社會穩定...?」圖為開進烏魯木齊的中國部隊。2017 年起,中國政府以「...

「维护社会稳定...?」图为开进乌鲁木齐的中国部队。2017 年起,中国政府以「教育培训」为名义,在新疆广设拘留设施、大量监禁突厥裔平民的消息逐渐获得国际媒体关切。 图/法新社

這起尚無和緩趨勢的危機,已由中國政府侵害國內少數民族的人權事件,轉為廣受世界關注...

这起尚无和缓趋势的危机,已由中国政府侵害国内少数民族的人权事件,转为广受世界关注的国际事件。图为中国部队在乌鲁木齐的「反恐训练」。 图/法新社

努里自然未自外于此,他接受媒体访问、参与广播节目的深度访谈,向世界揭示他的同胞所遭受的压迫。与此同时,他的亮眼表现也逐渐受到各界注意。

以往获邀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探讨新疆时局的人物,一类可概括为曾待过拘留营的当事人及维吾尔裔人士,提供亲身经历或族群内部的观点,另一类则是长期关注新疆的学者、专业人士,专于提供较为纵向全面的视角。

而努里所展现的特殊性在于其兼具这两种身份优势:他既是法律专业人士,又是维吾尔族人。论言谈内容,他精通英语,论点清晰持平,有所理据并进退得当,一改往昔海外运动人士为求国际关注,而不惜夸大措辞的瑕疵;形象上,则是超越了过往维吾尔人士较为单一的受害者形象,让西方世界与中国政府知道,维吾尔族人有能力在这场危机中尽一己之力,影响时局走向。

努里于关注中国事务的媒体平台 SupChina 的深度访谈,即是鲜明的一例。他一方面沉重地论及维吾尔族群所遭逢的危机,承认维吾尔人的处境是:
起自90年代、2001 年、2009 年、2016 年,当前我们所看到的,很可能是维吾尔历史中最为黑暗的一刻。

「...當前我們所看到的,很可能是維吾爾歷史中,最為黑暗的一刻。」特克爾表示。 ...

「...当前我们所看到的,很可能是维吾尔历史中,最为黑暗的一刻。」特克尔表示。 图/Oslo Freedom Forum

努里所言,亦即几个中国政府加紧管束维吾尔族的时刻:依序为对于宗教文化事务的紧缩年代、后 911 时代反恐论述的兴起、七五事件爆发、拘留营体系开始建构运作等时间点。

另方面,努里也以更为久远的尺度,试图锚定当前危机的历史意义,他以冷静的口吻谈道:「然而我认为当前中国的政治环境也带来一个机会,让维吾尔人的声音可以被听见......整起事件已经将维吾尔族放在国际社会的地图之上。」

相较于同样深受国家压力、却广为世界所知的藏族,维吾尔人权议题始终不是世界关注的焦点,甚至在后 911 的反恐风潮下被刻意边缘化。然而近年来,中国政府在新疆的作为,确实让维吾尔人的处境浮上台面。努里认为这是因为维吾尔危机让世界回想起人类历史上诸多黑暗的篇章,诸如史达林的古拉格、南非的种族隔离、希特勒的集中营、美国对日裔人士的囚禁等等,这也让世人更愿意支持他们对中国政府简要而合理的诉求:「关闭拘留营」(Close the camps)。

有意识地自我检视,并于其中积极部署资源、串连可能的机会,努里以及美国维吾尔人权运动于今年获得了一连串重大突破。

近年來,中國政府在新疆的作為,確實讓維吾爾人的處境浮上檯面。圖為香港人權團體,在...

近年来,中国政府在新疆的作为,确实让维吾尔人的处境浮上台面。图为香港人权团体,在追求自我自由之余,同步对维吾尔人处境的声援与关注。 图/欧新社

近年來,中國政府在新疆的作為,確實讓維吾爾人的處境浮上檯面。努里認為這是因為維吾...

近年来,中国政府在新疆的作为,确实让维吾尔人的处境浮上台面。努里认为这是因为维吾尔危机让世界回想起人类历史上诸多黑暗的篇章,这也让世人更愿意支持他们对中国政府简要而合理的诉求:「关闭拘留营。」图为二战结束后,纳粹灭绝营才被曝光的残酷画面。 图/美联社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

今年5月,美国《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获得参众议院支持,6月中总统签署入法,也获得国际媒体一致的关切。

这项法案要求美国总统在法案生效的 180 日内,需每年提出侵害新疆穆斯林群体人权的中国官员、相关人士名单,并依据 1998 年的《国际宗教自由法案》(IRFA)所列举的政策工具给予适切的制裁。可能途径包括取消签证、冻结在美资产、拒绝入境等。法案中也点名了目前的自治区书记陈全国,以及设计再教育营体系的前自治区政法委书记朱海仑等人。

此外,该法案明确要求 FBI 和执法机关应介入、追究中国对美国境内维吾尔族群的骚扰、恐吓与威胁。并要求 FBI 需会同国务院针对维吾尔人权之相关议题,提出进度报告与一系列的安全评估。

同月,有另一起相形之下不太有新闻点的任命案,在海外维吾尔人士间激起一阵鼓噪欢腾:努里获得提名进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成为主责的 9 位委员之一;他也是首位获得任命进入美国政府的维吾尔裔人士。

USCIRF 属美国联邦政府的跨党派机构,委员是由总统、国务卿、国会所各别推荐,其设立的一大目的,即是观察各国的宗教自由现况,评估其是否履行《世界人权宣言》和其他联合国条约所规范的普世准则,并就此向总统、国务卿、国会提出政策建议。设立 USCIRF 的法源依据,与《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中制裁建议选项所援引的法条相同,都是 IRFA。

「阻止中國!」今年5月,美國《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獲得參眾議院支持,6月中也由川...

「阻止中国!」今年5月,美国《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获得参众议院支持,6月中也由川普总统签署入法,获得国际社会高度关切。 图/欧新社

《維吾爾人權政策法》通過的同時,努里也獲得提名,進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

《维吾尔人权政策法》通过的同时,努里也获得提名,进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成为首位获得任命进入美国政府的维吾尔裔人士。图为努里获提名后与美国国务卿庞佩奥的会面。 图/努里.特克尔Twitter

换句话说,这是首次有维吾尔裔运动人士进入美国政府,于宗教自由、人权保障等政策上,握有参与、间接影响美国政策走向的实权。倘若将这两件事情放在一起看,我们或可一窥未来努里在美国政府内的角色定位。

简言之,当美国总统和国务院需要提出关于维吾尔人权议题的应对措施,将由谁来提供适切且政府认可的评估资讯,以协助政府做出决策呢?努里的提名案,极可能不只是回应国际舆论对于中国政府侵害新疆穆斯林宗教自由的关切,更是实际地邀请他进入体制,为维吾尔人权法案的执行面提供所需的建议,以提供相关报告与实施制裁。

除此之外,尚且值得注意的一点,努里的提名人是民主党籍的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

这是近年来美国政坛对于维吾尔议题的一大转变,过往维吾尔海外运动的支持者多半以保守派、具右翼国族主义倾向的共和党议员为主,然而情况已逐渐有所突破,对华立场较为强硬、重视人权价值的民主党人士也加入了支持维吾尔族的行列。

如裴洛西所言:「北京针对维吾尔人的野蛮行为是对普世良善的一大冒犯」,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获得了跨党派各界人物的压倒性支持,而她也期许努里在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里「继续作为维吾尔人们的强而有力的声音」。

值得注意的一點,努里的USCIRF提名人,其實是一向譴責中國人權問題的民主黨眾議...

值得注意的一点,努里的USCIRF提名人,其实是一向谴责中国人权问题的民主党众议院议长裴洛西。图为在《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上签字的裴洛西。 图/美联社

「北京針對維吾爾人的野蠻行為是對普世良善的一大冒犯。」圖為2020年10月1日,...

「北京针对维吾尔人的野蛮行为是对普世良善的一大冒犯。」图为2020年10月1日,流亡海外的维吾尔人、图博人与香港人,在美国国会山庄前对「中共国庆」的示威抗议。 图/努里.特克尔Twitter
▌「我不认为能再见到我的父母」

无可讳言,作为一位志于帮助本民族的维吾尔裔美国人,努里需仰赖一连串价值、政治途径的选择与被选择来向前迈进:USCIRF 的设立与运作饱受反美人士的批评,从其作为美国政府机构而袒护基督教价值,到几位委员曾因极右、基督教保守派的政治立场而遭受非议;《时代》杂志年度百大人物选拔也自有其立场与价值考量。

对于入选百大人物一事,他本人更是认为整起事件完全是悲剧性的(Tragic),坦言「宁愿付出一切而不以这样的理由登上世界舞台,并单纯地享受美国梦就好」,没有人会希望因试图「阻止种族灭绝政策施行在自己的同胞身上」而入选。

对于自己的工作,努里也曾在人权听证会上自陈,自己应该已不再有机会见到仍在新疆的双亲,也不再可能拥有所谓「正常」的生活,然而他依旧认为这是他的志业,这是他该做的事,因为「为无声的人们发声是非常有力量的」。

因努里深知「整起事件已经将维吾尔族放在国际社会的地图之上」,而他的同胞也需要他在新的职分上继续努力。

且无可否认地,今年以来,一连串对于努里的肯定,已意味著海外维吾尔人士不再单处于倡议的被动位置,更是有机会成为一股参与竞逐国际人权论述内容的力量。作为第一位具有实权、跻身国际政治的维吾尔人士,未来努里于其工作岗位所发挥的作用,以及对于人权与宗教自由的追求,值得持续注意与检视。

對於自己的工作,努里也曾在人權聽證會上自陳,自己應該已不再有機會見到仍在新疆的雙...

对于自己的工作,努里也曾在人权听证会上自陈,自己应该已不再有机会见到仍在新疆的双亲,也不再可能拥有所谓「正常」的生活,然而他依旧认为这是他的志业,这是他该做的事,因为「为无声的人们发声是非常有力量的」。 图/路透社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