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培训还是非法拘禁营?新疆人权危机还会更糟?

2014年7月17日,维吾尔族居民聚集在中国西部新疆阿克苏市的清真寺外。

2018-10-18

华盛顿 — 从矢口否认、语焉不详到盛情赞扬,中国官方近来正在改变口径,为在新疆拘捕大量穆斯林,将他们关进毛时代以来最大的拘禁营做出辩护。

根据官方说法,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是在所谓的 “职业技能培训中心”学习汉语、法律知识和安身立命的技能。

星期二(10月16日),国营媒体中央电视台一档所谓“以事实说话”的节目“焦点访谈”走访了新疆和田市一个“职业技能培训中心”,采访了一些穆斯林学员。有些人说:

“现在会了裁缝技能,爸爸妈妈很高兴,我也高兴。”

“通过这个学习之后,我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回去以后,将继续努力学习,做一个好公民。”

“如果我不来这里学习的话,后果不敢想象,可能我就会跟随那些宗教极端分子,走上犯罪道路。党和政府及时发现了我,救了我,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非常感谢。”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的项目经理马宁客(Nicole Morgret)认为,中国政府现在可能迫于国际压力,不得不做出某种表态。

她对美国之音说:“这些教育转化营引发的国际媒体关注度可能让中国政府感到惊讶,或许也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11月初即将对中国展开的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有关,面对越来越多的国际批评,中国政府正试图做出某种解释,给出某种借口。”

但是马宁客说,官方的说法无法令人信服。正如一些中国法治体系专家所指出的,即便最近政府对“去极端化”法规做出的修改也不能将这些营地合法化,因为这些法律并不允许无限期的法外拘留。

她说:“尽管他们试图将这些营地说成是职业学校,事实上,这些营地是非法拘留营。人们不能自由离开,官方所说的人们自愿进入那里的说法不可信。”

29岁的中国留学生章闻韶(Shawn Zhang)目前就读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他在自己的博客和推特上不断发布的近60处新疆教育转化营的卫星图引发了外界关注。

中国留学生章闻韶通过谷歌卫星找到的新疆疏附县的一处法制教育转化学校。

中国留学生章闻韶通过谷歌卫星找到的新疆疏附县的一处法制教育转化学校。

章闻韶告诉美国之音,今年5月,西方媒体有关新疆再教育营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起初,他对这些说法有些怀疑,他觉得还是眼见为实。

在网上做了一些初步搜索后,章闻韶把收集到的信息输入谷歌卫星,呈现在眼前的图景让他信服了。

“这些建筑有很多明显的特征,比如建筑被铁丝网包围,在里面还可以看到瞭望塔这种很少出现在普通民用建筑上的设备,”他说。

章闻韶说,如果单从“焦点访谈”的报道来看,大家可能觉得这些地方跟普通的学校没什么分别,从卫星图上看,一些营地和工厂相连,显示学员可能的确在从事一些技能培训。但事实上,它们和学校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铁丝网、瞭望塔的存在让人们“可以更直观地了解到,再教育营实际上是一种用于大规模拘禁的设施”。

以往,外界只能通过亲历者的零星证言获悉这些营地内部的情况,章闻韶对美国之音说,通过卫星图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些营地的整体规模。

“实际上从卫星图上可以看到,新疆每个城市基本上都有再教育营,特别大规模的新建筑,”他说。

根据国际组织、人权团体和一些学者的统计,多达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族人被拘押在这些营地中。 新疆铁路近日暂停售票的消息和一些目击者的说法让人猜测,官方正在将部分拘留者转移到其他省份。

美国历史学者、新奥尔良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New Orleans)副教授莱恩·图姆(Rian Thum)担心,最坏的事情可能还没有发生。

7月,他在美国国会一场关注维吾尔人境遇的听证会上说,从历史上看,在法律灰色地带运营的大规模拘禁系统往往给在营地工作的狱卒们很多自行其是的空间。

“目前, 营地中发生的酷刑和死亡事件似乎还规模不大,但这一点可能发生改变,我认为不能排除大规模屠杀的可能性,”他说。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