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組織警告: 中國可能在大規模破壞維吾爾文化

位於美國華府的維吾爾人權計劃上周发布一份報告,表示中國當局正在新疆大規模關押維吾爾知識分子,目前已知有338名大學教授、記者、編輯與歌手被關在再教育營中。 其中,有五人已確定在關押期間死亡。

2019-02-04

(德國之聲中文網) 中國政府自2017年4月開始,將至少上百萬名新疆的少數民族成員關押到再教育營內,其中包含至少338名維吾爾族知識分子。 位於美國華府的人權組織維吾爾人權計劃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上周发布一份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可能正透過大規模關押維吾爾知識分子,在新疆展開一場對維吾爾文化與身分的打壓。

該報告指出: 「由於知識分子在維吾爾人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導致他們成為中國政府迫害的目標之一。 許多原先被中國政府公開贊揚的知識分子,也因北京近來加強打壓各種民族文化,而被政府以各種不實的罪名起訴。 」

根據維吾爾人權計劃的統計,目前已知有96名學生與242名學者、藝術家及記者關押於再教育營內。 其中,某些大學及媒體因在推廣維吾爾文化及語言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而成為中國政府主要打壓的目標。 新疆大學、新疆教育出版社以及喀什教育出版社都有大量成員遭關押。 該報告表示,這些針對性十足的打壓反映了中國政府過去幾十年來,試圖系統性地將維吾爾語從日常生活中移除。

維吾爾人權計劃的資深研究員薩德祖斯基 (Henryk Szadziewski) 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 「中國政府透過關押知識分子來試圖破壞維吾爾文化與身分認同的基礎, 而維吾爾知識分子已被北京認定為可能帶領維吾爾族人群起反抗政府壓迫的一群人。 」

自我審查的難題

不少流亡海外的維吾爾族人都是這場大規模文化打壓的受害者。 住在美國維吉尼亞州 (Virginia) 的辛塔什 (Bahram Sintash) 自從2017年12月起,便與他的父親馬木提 (Qurban Mamut) 失去聯系。 馬木提是一名作家兼編輯,曾在由中國共產黨控制的《新疆文化》雜志擔任總編,並在2011年退休。

然而,辛塔什眼中一向謹慎行事的父親,卻在一夕之間成了中國政府的眼中釘。 根據友人的說法,他的父親是在2017年12月被送進再教育營。 但他至今仍無法親自證實這件事,以及了解他父親的健康狀況。 辛塔什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 「我相信我父親被關進再教育營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中國政府正在大規模打壓推廣維吾爾文化的人。 」

為了避免被送進再教育營,辛塔什的母親已在微信上屏蔽了他。 而他雖然自去年起便積極透過各種管道替他父親发聲,他也慢慢了解到他的公開言論,可能危害到他在新疆的家人。 他說: 「所有流亡海外的維吾爾族人都必須面臨是否該公開批評中國政府的抉擇,因為中國政府可能因為我們公開发言而威脅我們的家人。 」

難以自保的兩難局面

除了馬木提外,目前已知有九位知名的維吾爾歌手也在中國政府這波掃蕩中,被送進了再教育營。 專門研究維吾爾音樂的美國學者安德森 (Elise Anderson) 告訴德國之聲,被稱為維吾爾塔爾 (dutar) 之王的知名音樂人黑伊特 (Abdurehim Heyit) ,2017年也因部分歌詞涉及敏感話題而從此失蹤。 安德森說,黑伊特至今仍未被正式起訴。 至於其他八位被關押的維吾爾歌手,目前為止也都還未被釋放。

她表示: 「中國政府大規模關押維吾爾藝術家與學者的行為,證明了他們不想容忍任何意圖发揚維吾爾文化的藝術或學術行為。 他們的所作所為在維吾爾社群中制造了恐慌,迫使原本志在发揚維吾爾文化的知識分子,開始发表贊揚習近平或中國共產黨的作品。 」

她指出,長期受雇於中國政府旗下樂團的維吾爾歌手艾爾特肯 (Shir'eli Eltekin) 在2017年夏天推出了一首名為 「給習主席的一首歌」(A Song for Xi Jinping) 的維吾爾單曲來贊揚習近平。 此外,另一名維吾爾歌手艾比力金姆 (Mominjan Ablikim) 則是在2017年发了一篇文章,大肆贊揚中國共產黨為他做的許多好事。

她說: 「自從2017年起,不少知識分子為了避免被歸類為潛在的恐怖份子,他們開始发表評論贊揚中國政府。 然而,其中有些人後來還是消失了。 」

安德森認為,國際社會應該運用各種管道替受打壓的維吾爾知識分子发聲。 她指出,過去一年內中國政府已多次在國際社會不斷施壓後,被迫做出回應。 她強調: 「不論是寫公開信、上街示威游行或是將相關的討論融入課程中,這些都是能持續向中國施壓的手段。 」

作者: William Yang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