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世界新闻自由日:新闻媒体在揭示东突厥斯坦人权践踏中的作用极其重要

立即发布;
2020年 5月01日;
美东时间 15:11
联系: 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790-1795, (703) 217-7266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维吾尔人权项目肯定记者们在揭露东突厥斯坦人权危机中不可或缺的作用;对记者来说中国是禁令最多的国家,在记者无国界组织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中国在180国家中排名177。根据自由之家2020年的报告,中国正在以“推销中国共产党说辞、遏制批评焦点和利用内容传输系统”在扩大对其他国家媒体的影响力。

中国政府化大力气阻止在该区域的现场自由报道,在中国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在其2018年报告中就记者工作环境指出;对记者的日益增加的骚扰和监控事件主要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那里“很多记者被明显跟踪,公然阻挡记者进入一些区域并强制要求删除他们记录材料中的内容;一些甚至被拒绝入住宾馆。”

对东突厥斯坦形式进行报道一直以来就是中国的红线,报道了有关维吾尔人人权被践踏批评性和重要事件的记者,如2015年的乌苏拉﹒高迪耶(Ursula Gauthier)和2018年的美拉﹒拉贾高波蓝(Megha Rajagopalan),都被拒绝签证更新;然而,条件持续恶化;2020年中国政府驱逐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这三大报社都曾以重大篇幅报道了东突厥斯坦正在发生的镇压,使其大白于天下,包括有关强制劳动高技术监控警察治国和集中营对该区域带来的影响

“中国共产党中央和地方当局的做法足以证实他们在掩盖真相,”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当中国政府强化对东突厥斯坦人权侵犯报道的信息遏制时,国际社会应该扪心自问,‘他们到底想要掩盖什么?’”

维吾尔人现场报道他们家园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几年来,维吾尔人占了中国关押记者高比例数量;自大规模镇压开始以来,关押记者的数量伴随对维吾尔知识精英的打压翻了倍;报道东突厥斯坦情况的维吾尔记者也未能逃脱迫害;中国政府甚至对在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记者,针对他们家人进行报复性,意图使他们保持沉默。

即便中国在自己的社会制造混乱,也不应该轻易被允许散播虚假信息;对维吾尔人来说,能够报道真相是一场生死的较量;新闻自由是人权极重要的一部分,《世界人权公约》和《国际公民和政治权利公约》以及中国的《宪法》也都保障了的。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