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决中国:70个维吾尔组织呼吁各国政府否决中国进入联合国人权机构

立即发布;
2020年 10月8日;
美东时间 14:07
联系: 维吾尔人权项目 : Omer Kanat +1 (202) 790-1795, Peter Irwin +1 (646) 906-7722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  和维吾尔人权项目 (UHRP),以及其他来自18各国家的68个维吾尔人组织,我们共同呼吁联合国成员国,在见证中国针对维吾尔人正在进行系统性人权侵犯之时,否决中国再一次加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要求。

10月13日,联合国大会将投票选出15个成员国组成人权委员会,自2021年1月起开始工作,包括巴基斯坦、沙特、尼泊尔和乌兹别克斯坦在内的国家都在竞争亚太国家的四个席位。

“选举中国进入人权委员会是对联合国宗旨的亵渎;在投票选举人权委员会成员国时,应该检视他们的人权纪录;中国不仅颠覆人权概念,而且使用其在联合国的影响力在扼制人权问题辩论,“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力坤﹒艾沙先生指出。

“无法理解要选中国,一个正在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的国家,进入人权委员会——联合国负责世界范围内监督人权保障的联合国机构背后的疯狂逻辑”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

根据公民组织的悲观评估,中国政府在促进人权委员会工作方面,近几年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反之,中国驻联合国代表以主权及不干涉内政应为其核心宗旨为名,有意在逐步破坏正常运作的联合国人权机制。中国最近提出的决议是对人权普适性和整体性的颠覆,并将对联合国人权机制有效运作构成威胁。

这一切违背国际社会达成一致的人权标准,很显然,这也违背成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国之标准;联合国宗旨声明:“进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国必须成为促进和保障人权的最高典范”、“必须和人权委员会全面合作。”

同理,联合国最高人权理事会声明,广泛的成员:“使人权委员会在谴责各国人权侵犯时更具合法性。”

中国政府持续阻止针对其人权践踏之调查,拒绝回应来自至少17个联合国专家、或工作组要求前往调查的质询和警示;包括调查文化权利、集会权利、强制失踪、言论自由权利、隐私权和反恐及其他——有些问题已经存在了二十年

中国政府威胁那些试图在联合国控诉的受害者,包括人权活动分子曹顺利,她在准备去参加联合国在日内瓦培训时,在北京被抓捕拘押2个月后于拘押;该案至今未有任何调查

中国政府还利用其在联合国的权力和影响力,排斥或限制公民社会在联合国的发言,还几次向联合国官员施压,要求他们将维吾尔人组织递交的报告藏起来或压下来。

在2017和 2018年,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力坤﹒艾沙先生在参加联合国有关土著问题永久论坛会议时,在当时负责监督该论坛工作的联合国官员吴红波干扰下,被非法驱逐;在后来的一次电视访谈中,吴红波大言不惭的说他为了维护中国利益而使用其权力驱逐了艾沙先生——严重违背联合国宪章关于联合国官员在行使其职务时必须保持中立之宗旨

近几年来,联合国人权专家对中国人权纪录,包括针对大规模无端拘押,以混淆言论表达和极端主义或恐怖主义为目的的遏制性法规,以颠覆维吾尔文化和语言为目的的政策,和大规模监控及大规模收集维吾尔人生理数据等暴行,以公开信形式进行了严厉批评。

在本周星期二,史无前例的,第三委员会的39个联合国成员国,在德国代表带领下,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对东突厥斯坦形式极为关切,突显对中国维吾尔人政策关注度的持续增长;该声明是继2019年7月由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25个国家呼吁关注维吾尔人问题、及2019年10月在联合国第三委员会发表联合声明之后的再一次对中国的谴责。

我们肯定人权委员会在使各成员国坐到一起进行重要对话、交流特别机制之重要性,但要保持其可信度人权委员会不能容忍其成员实施种族灭绝暴行。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