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中共为甚么要在这个时候通过「香港版国安法」

2020-05-22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三次全体会议今天(5月22日)上午在北京开幕,令人关注的是,这一次会议的热点既不是每年一度的总理报告,也不是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以及财政预算和决算,而是对一个关于香港政制、法律问题的审议,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人称「香港版国安法」)。本届人大的这项议程一经公布,迅速在香港和全球引起了强烈反响,香港股市今天因此大挫1350点,跌幅度达5.6%。

眼下,中国和世界正在艰苦与新型冠状病毒的大范围蔓延抗争,经济恢复缓慢人民生活困难,大家都在担心刚刚被初步遏制的病毒会卷土重来,与此同时,大陆内部的民众对现政权的不满正在积聚,党内的反对派也异常活跃,为甚么习近平集团要选择在这个时点上急忙审议通过这个「港版国安法」呢?

人们很容易忽视的一个原因是:中国领导人在此时抛出香港问题,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政治考量是希望用「港版国安法」引起的混乱来转移人们对疫情责任的关注,躲避国内外声势浩大的追责要求。中国执政者在疫情爆发之初掩盖真相,导致病毒在全球迅速蔓延,终于引来一片追责声浪。他们期待用「港版国安法」来转移人们的视线,化解因此而在国内、外所面临政治风险。他们以为,通过「港版国安法」,将对中共的批评转移到维护国家安全的假命题上,既可以打击反对者,又可以操弄中国的民意。

他们急于在此时推出「港版国安法」另一个原因与其香港政策的惨败密切相关。去年的香港区议会选举,「亲共卖港派」候选人几乎全军覆没,这是香港人民坚决反对中共的极权统治,维护自己的自由、法治和生活方式的政治宣言,香港政策的失败以及随之而来在台湾大选中的惨败,加之世界上几乎一边倒地对香港和台湾自由民主呼声的支持,进一步加剧了中共执政集团中的温和派人士对习近平及其小圈子治理港、台的政治能力和执掌大国外交政策能力的质疑和批评,这是习近平的一大政治隐患。

推出「港版国安法」也与今年九月的立法会选举有关。香港立法会的选举,由于特殊的制度设计,给了中共在操纵选举方面较大的操作空间。今年九月的立法会选举在即,即便有著制度设计方面给予的优势,但是北京对于能否赢得这次立法会选举仍然缺乏充分的把握,所以采取先发制人的方针,希望「港版国安法」来恫吓、遏制反对力量,甚至在需要的时候以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直接取消一些反对派候选人的资格,因此,通过「港版国安法」就是在为操弄选举「保驾护航」。

在香港、防疫、经济发展、对美关系等诸多问题上不断失败的习近平集团在此时抛出「港版国安法」,这是一种孤注一掷的政治赌博,这一举动也表现了这个政权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机制。自从去年「送中修例」失败之后,北京知道自己在香港不得人心,但是出于维护一尊、独霸权力的考量,习近平不仅没有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反而通过安排完全缺乏国际眼光的政治亲信夏宝龙、骆惠宁来执掌香港事务,采取更加鲁莽的铁腕政策,这是习近平愚妄个性的体现,也是威权制度丧失纠错能力的一个灾难性标志。

在北京宣布将通过「港版国安法」之后,世界上作出了强烈的反应,美国方面威胁要根据《香港政策法》等重新评估香港在经济、金融等方面所享受的特殊国际地位,也有人建议对与推动、执行「港版国安法」的有关人员实行制裁,但是自由世界对香港的政策有一个投鼠忌器问题,而中共则不惜毁坏香港的经济繁荣,因为对他们而言,与维护自己的政治权力比较,香港市民的福祉和香港的前途都不值一提。这种情势表明,面对将香港作为人质劫持的流氓政府,民主世界需要更为深思熟虑的政策应对。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