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领袖努瑞·图尔克:我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工作

努瑞·圖爾克先生

2020-06-22

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新任命的首位维吾尔裔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专员在接受《寒冬》采访时,谈及了该委员会以及其与中国宗教迫害所作的斗争。

和所有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所遭受的迫害一样,中国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少数民族所遭受的迫害正日益加剧。因此,著名的维吾尔人权活动家努瑞·图尔克先生(Nury Turkel)最近被任命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USCIRF)专员有著很深的意义。

图尔克先生出生在文革(1966-1976)高峰时期的一个再教育营里,出生后的头几个月他和母亲关押在一起,1995年到美国留学,1998年获得政治庇护。他拥有华盛顿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国际关系文学硕士和法学博士学位,是首位在美国接受教育的维吾尔裔律师,专门从事监管合规、联邦调查和执法、反贿赂、航空、立法倡导以及移民等方面业务。

作为一名人权倡导者,他担任华盛顿特区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董事会主席。该机构是他与他人于2003年共同创立的。同时,他担任维吾尔裔美国人协会(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主席。由于他的努力,著名维吾尔人领袖热比娅·卡德尔(Rebiya Kadeer)女士于2005年3月份被(中国政府)释放。作为《寒冬》的朋友,图尔克先生和我们分享了他的一些思考和观点。
你能向美国以外的人或非美国籍人士解释一下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和该委员会如何运作吗?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是一个独立的跨党派联邦政府委员会,其主要职能是促进和保护美国国外的宗教自由。我们负责监督观察世界各国的宗教自由现况,并向美国总统、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提出政策建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用国际标准评估各国的宗教自由状况,因此,我们不是要把美国的价值观强加给其他国家,而是监督各国是否履行《世界人权宣言》和其他联合国条约认同的普世准则。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是由美国国会及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办公室(Office of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根据《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案》(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Act of 1998)而成立的机构。但和美国国务院不同的是,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独立性使其无论对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的宗教自由记录都能直言不讳地提出批评。同时,我们专注在最严重的宗教自由侵犯者(比如中国)身上,而不是试图涵盖整个世界。
作为一名杰出的流亡维吾尔人领袖,您被任命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专员的意义是什么?

(美国国会众议院)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议长能提名我担任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专员,我对此深感荣幸,因为根据《国际宗教自由法案》,被任命的专员应该是「在国际宗教自由问题相关领域,包括外交、海外亲身经历、人权和国际法等方面有著丰富知识和经验的杰出人士」。但我也意识到这次对我的任命不仅是与我个人有关,还是美国政府最高层作出的一个很明确的表态:对于因著中国向信仰宣战而受苦受难的维吾尔人和其他所有宗教团体,我们绝不会停止维护他们的权益。

在担任专员期间,我会继续为那些被中国政府关押在集中营的维吾尔穆斯林发声。同时,我也希望能引起人们对全世界其他宗教团体的关注。在过去几年里,这些宗教团体并没有像维吾尔人那样得到足够多的关注和支持。海外维吾尔人学到了很多关于有效宣传的经验,我希望能分享其中的一些。
在中国,中共政府残酷迫害维吾尔人,指控他们是分裂分子,甚至恐怖分子。对此,您将怎么回应?

没有证据表明关押在集中营里的数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犯过任何罪行,他们只是希望不受干涉地践行自己的信仰。事实上,正如今年早些时候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所报道的那样,泄露的中国政府文件表明,维吾尔地区当局打压穆斯林是因为他们留大胡子、戴面纱等宗教习俗,并非因为他们对(当局)构成安全威胁或者犯罪。本月早些时候,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英文频道在报道中提到中国政府常常通过虚假审判定罪维吾尔人,还强迫他们从一份「认罪」名单中自己挑选罪名,其中就包括祈祷和戴头巾等。

如果中国政府有任何理由认定一个人犯了罪或有极端分子行为,就应该以公平、公开庭审的方式提起诉讼,并允许该人选择自己的辩护律师。中国政府将数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人士法外关押的行为,甚至已经违反了他自己的反恐法。国际法规定,各国政府应按比例适度定罪和打击恐怖主义,以避免侵犯人权。关押数百万人以及定罪整个文化,显然不是按比例适度的做法。去年11月,联合国专家小组发出警告说:「当局过分强调压制少数群体权利会加剧任何可能的安全风险。」
遭中共迫害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少数民族是穆斯林,但是伊斯兰世界似乎对此反应很冷淡,甚至一些来自沙特阿拉伯等国家的知名穆斯林领袖为这样的迫害辩护。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国际社会没有共同抗议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的迫害,委员会对此非常失望。令人震惊的是,在2019年3月,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 OIC)发布了一份声明来称赞——而不是谴责——中国对待国内穆斯林社区的方式。有些国家则似乎很怕危及与中国密切的经济来往或安全关系。此外,对中国人权状况最轻微的指责,也会招致中国政府的报复。例如,在2019年2月,当土耳其政府谴责(中国的)集中营为「人类的奇耻大辱」后,中国政府就关闭了在伊兹密尔(Izmir)的一个重要的领事馆。

委员会敦促美国政府增加拨款以促进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USAID)的公共外交活动,使他们能向其他国家的关键利益攸关方展示中国迫害穆斯林的大量证据。确切地说,在印尼等国家,我们看到美国的公共外交活动能够提高人们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国务院也需要在伊斯兰合作组织等区域性组织中更加活跃,以便我们能抵制中国外交官极力压制国际对其人权记录进行批评的行径。
接下来,你和委员会针对中国有什么计划?

上个月,国会通过了《维吾尔族人权政策法案》。这是美国立法机构首部针对保护中国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权益的法律。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对这一重大胜利表示欢迎,但我们的工作还没有结束。我敦促川普总统尽快签署该法案,并用他手中的权力对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中共官员采取针对性制裁。

注:美国总统川普于2020年6月17日签署了《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本报道的英文版于2020年6月13日发布。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