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和马晓月新作《隐形的手》:一本中共不想让你读的书

《隐形的手:中国共产党如何重塑世界》书籍封面

2020-07-29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Massimo Introvigne)   

中国共产党每天都在扩大对西方政客、媒体、商界和学术界的操控范围。否认这一点的人都在有意或无意间为中共的宣传说话。

并不是每天都发生这种情况。由于在加拿大、英国、美国同时受到法律威胁,查尔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澳大利亚籍学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和目前供职于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德国籍研究员马晓月(Mareike Ohlberg)合著的新书《隐形的手:中国共产党如何重塑世界》(Hidden Hand: 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在六月份的出版计划受阻。虽然法律威胁来自亲中共的英国商人斯蒂芬·佩里(Steven Perry)和他的48家集团俱乐部(The 48 Group Club),但中共的阴影在其「西方同路人」的背后清晰可见。

汉密尔顿因其新书《无声的侵略: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而在2018年为大众所知。在中共及其支持者的恐吓下,出版商艾伦与昂温出版社(Allen & Unwin)在最后一刻撤销了对此书的出版决定。此书后来由位于维多利亚州里士满(Richmond, Victoria)的哈迪格兰特出版社(Hardie Grant)出版,并成为畅销书。亲华澳洲学者反驳说《无声的侵略》是在推动对抗中国的议题,声称对话和经济合作正在使「中国内部越来越自由」。

这个在2018年本已站不住脚的立场,在2020年显得更加荒唐,尤其是在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掩盖新冠疫情,残酷迫害新疆和西藏少数派宗教团体,以及在全国范围内镇压宗教的最新内幕被曝光之后。然而,在《隐形的手》英文版与读者见面后(德文版已在五月份出版),这些学者们依然老调重弹。

其实,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7月23日在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Th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演讲时,已经对这一切问题的所在进行了定义,而他的演讲也必将因其历史意义而被世人铭记。蓬佩奥否定了尼克松制定的政策,这在美国外交史上尚属首次。该政策认为,国际认可和贸易关系最终将促使中国向民主和尊重人权的方向发展。尼克松之后的半个世纪过去了,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以后也必将不会出现。另外,蓬佩奥还指出,如果我们不设法改变共产主义中国,共产主义中国就会改变我们。

汉密尔顿和马晓月的新书是对这一最新声明的具体注解,也表明中共已经在改变我们,而且这种情况每天都在发生。若论涵盖范围,这本书算得上是一部百科全书式著作,很难轻易地加以概括。它在提醒我们,习近平领导的中共这个政党自称是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继承者,它忙于在全球范围内努力将中国变成世界主导性大国,并试图让所有国家相信共产主义可以比民主制度更有效地解决他们自身的问题。和毛泽东一样,习近平将世界人口划分为三类:「红色」朋友、「黑色」敌人(应采用一切可能的、合法和非法措施加以摧毁的对象)、「灰色」中间派(可以被收买或可以被说服与「红色」朋友合作的人)。

此书是一份长长的目录列表,阐述了西方国家为何有一些在意识形态上拥护习近平「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红色人士」和许多被收买、被勒索或「被说服」的「灰色人士」。这些人分布在每个国家,他们来自不同的政党。我们发现川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家族和中国以及中共国有企业间有重要的经济来往,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家族也一样。存在这种情况的共和党人还有前总统乔治·布什(George W. Bush)的弟弟尼尔·布什(Neil Bush)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尼尔·布什曾在与统战部有关联的一些团体主办的多个亲华会议上发言。米奇·麦康奈尔是美国现任华裔交通部长赵小兰(Elaine Chao)的丈夫,而赵小兰的父亲则与中共要员们有长达十多年的来往。

另外还有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他声称人权是「西方价值观」的一部分,并不适合中国,还断言中国政府「就是近三十年来世界上最好的政府,不必多说。」还有一位前总理是法国的让-皮埃尔·拉法兰,他在此书中被描述为一名为了中国利益而奔走的旅行商,也是从习近平手中接过友谊勋章(「共产党感谢的最高象征」)的少数西方人之一。2018年,拉法兰被马克龙总统任命为他的中国事务特别代表。

该书还声称,云集知名商人和政客的英国48集团俱乐部,欧洲议会的捷克籍议员扬·扎拉迪尔(Jan Zahradil),意大利的前经济发展部副部长米凯莱·杰拉奇(Michele Geraci),都扮演著同样的角色。杰拉奇曾在中国居住多年,经常在中共媒体上发表文章。

中共的长臂并不只是伸向国家级政客。中国与海外国家的地方政府还有系统性合作计划。那些外国地方政府对中共的真实意图几乎一无所知,但它们还是在本国城市举办宣传庆祝活动,并设法阻止反华抗议游行或由流亡藏人、法轮功学员举办的活动。汉密尔顿和马晓月探讨了发生在美国爱荷华州小镇马斯卡廷(Muscatine, Iowa)的事件,该镇后来成为国家级重要亲华事件的焦点。该书还提到,限制法轮功在西方举办活动的自由是中共最爱干的事之一。作者详细描述了在「技术原因」(就像在西班牙发生的那样)外没有其他理由的情况下,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如何通过部署一场疯狂的活动来说服各剧院(包括马德里的皇家剧院)取消法轮功神韵公司的歌舞表演。

中共还恐吓、操控海外华人、记者、商人和学者。大型公司受金额高达亿万之巨的中国合同所诱,也成了中共的支持者。大学严重依赖中国留学生的学费维持自身的预算,而且中共渗透和控制西方学术界的途径几乎无所不用其极。学术出版社遭到恐吓,要出版亲华书籍,不能出版批评中共的著作(虽然有些出版社会作出反抗)。一些大学甚至和中国人权研究会(China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 Studies)合作(不是免费),而中国人权研究会是中共的宣传机构,旨在说服世界相信我们所知的人权是「西方的」而不是「普世的」,并不适合中国。

金融公司和智库也已被渗透。该书频繁提到高盛(Goldman Sachs)的名字,当然也暗示前高盛经理宋冰的丈夫是美国洛杉矶的亲华智库博古睿研究所(Berggruen Institute)权威声音之一贝淡宁(Daniel Bell)。该机构由美国一名德裔亿万富翁创建,据作者说,该研究所和中共的中宣部有合作。

作者指出,有两个因素导致局面更加糟糕:一是中国在国际机构中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多,二是一带一路倡议。作者汉密尔顿和马晓月注意到,意大利落实的一带一路备忘录为意大利国有电视台、广播部门及其中国同行提供合作的机会,而中国的国有电视台和广播部门的目的很明显是在意大利散播中共的宣传。在其他一带一路协议中也有类似的条款。

此书还提到了孟宏伟的离奇故事。孟宏伟被中国成功安插在国际刑警组织,2016年当选主席,2018年「被消失」,2019年因所谓的涉嫌腐败被判处13年半有期徒刑。据汉密尔顿和马晓月说,事实上孟宏伟很可能是因为没能利用国际刑警组织逮捕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而受到惩罚,尽管他2017年曾成功地让意大利警察逮捕了多里坤·艾沙,但在几个意大利政客发声抗议后,艾沙很快被释放。

中国正在改变世界吗?此书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本书作者还说到,我们不应把中国和俄罗斯混为一谈。俄罗斯也试图用宣传渗透西方,但俄罗斯的经济状况当然不允许政府像中国那样在这些项目中有如此多的投入。亲华的学者也许不同意这种说法,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是对的,避免中国改变西方国家的唯一途径就是改变中国。这不但符合西方国家的利益,也符合中国人民的主要利益,他们应当从中共的暴政中被解救出来。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