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以「打击恐怖主义」之名「打击维吾尔人」

2020-11-09

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人类学家肖恩·罗伯茨写的一本新书,揭露了西方几十年来一直天真地相信中共在新疆的暴行是打击恐怖分子的正当行动。

一伙应召而来的护卫队员穿著不一,拿著棒子等旧式武器,齐刷刷地在一路边小摊集合,摊前堆著一堆便宜T恤衫。

当哨子猛地吹响,他们就举起武器不停地砸向没有生气的土堆,口里喊著「杀!杀!杀!」他们禁不住咯咯地笑,一个警察拿著录像机,让他们遵守秩序站成一排,(录像之后)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摊位前的那些衣服不会活过来给人讲述这个故事,但这些穿著不一的护卫队员第二天还要活著继续奋战,或许下次他们在镜头前就能严肃、认真一些。

2016年至2018年间,《寒冬》记者看到在新疆各地发生了大量类似事件,当时,陈全国刚从西藏调任到新疆就极力地对付中央的另一个「倔强的敌人」(暗指新疆人),普通的维吾尔人前所未有地被招募到习近平「打击恐怖主义战争」的部队。

和田的玉石雕刻者甚至也被武裝起來準備打擊恐怖主義(圖片由露絲·英格拉姆拍攝)

和田的玉石雕刻者甚至也被武装起来准备打击恐怖主义(图片由露丝·英格拉姆拍摄)

儿童们的校服改为迷彩服,老头、老太太们穿著防弹马甲,戴著镀锡铁皮头盔,驻扎在他们的布摊,年轻的妈妈们穿著细高跟鞋,怀里抱著孩子,每次都是跌跌撞撞地跑去报到,从小到老全民都被要求处于高度警戒状态,但每个人嘴上都挂著没有说出的谜:这到底是什么战争?敌人是谁?在哪里?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人类学家肖恩·罗伯茨(Sean Roberts)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一直关注中国,他最近写的一本新书《向维族宣战:中国打击新疆穆斯林的运动》(The War on the Uyghurs: China’s Campaign Against Xinjiang’s Muslims),透露了这场战争的敌人,但同时也揭露了新疆恐怖主义的错误观念,正是这一错误观念使得这场残酷的打击行动近几年一直还在持续。

肖恩·羅伯茨的新書

肖恩·罗伯茨的新书

罗伯茨长时间采访流亡到阿富汗、阿尔巴尼亚、哈萨克斯坦和土耳其避难的维吾尔人,并未发现习近平想让世界相信的一支在新疆实施破坏活动的秘密圣战军队,而是发现一个更重要的事实。为了解释清楚中共不断升级的看起来至少已成为文化灭绝的新疆政策,《向维族宣战》这本书戳穿了一些有关习近平「反恐战争」的谎言,揭开了其暴行的更阴险的理由。

罗伯茨得出令人震惊的结论,新疆大规模的关押和极权主义的打压行动,事实上是消灭维族人这一特殊人群,消灭其文化、语言及宗教的借口。打著全球打击恐怖主义的幌子,中共政府正在通过这个民族打造一条毁灭性的道路,决心将这个民族逼至仅有唱歌、跳舞、民族包装的旅游即兴表演活动的边缘,让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充满汉族「爱国者」。

高中生做好了行動準備,他們路過一間餐館,餐館老闆穿好了服裝預備在和田的大街上殺敵(圖片由露絲·英格拉姆拍攝)

高中生做好了行动准备,他们路过一间餐馆,餐馆老板穿好了服装预备在和田的大街上杀敌(图片由露丝·英格拉姆拍摄)

立场不明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urkestan Islamic Party, TIP)和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ETIM),都是流亡海外的维吾尔人组织,按照罗伯茨的说法,他们的声势比他们的攻击还厉害。罗伯茨在研究过程中调查了这两个组织,他们看起来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的初期陷入惊慌恐惧的浪潮中,随后被中国定为「国际恐怖主义组织」,甚至在2001年也被美国定为恐怖主义组织。罗伯茨发现这两个组织是缺乏资金支持的无行为能力的机构,顶多就是狂热、有野心,他们对新疆中心地区发生的任何暴力事件都不直接负责,而且他们注定是失败的。

据罗伯茨称,他们被定为恐怖分子与中共政府有关系,中共政府长期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幌子,极力地抹黑西方所有维吾尔族组织的名誉。罗伯茨声称世界其他地方毫无疑问地接受了中共政府的说法,美国起初也支持这种说法。

沒有人可以被豁免去習近平的「打擊恐怖主義戰爭」的前線

没有人可以被豁免去习近平的「打击恐怖主义战争」的前线

罗伯茨在最近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讲话,解释他这本书的研究结果,他说他的初衷是考查全球打击恐怖主义战争,考查这种战争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以及中国对维吾尔人的指控,但这个初衷已经演化成对中共终极目标的调查。他总结说,911事件后世界盲目地跟风指责恐怖主义,不知不觉中将无辜的旁观者未经合适的「审理」就拖累进来(即把无辜的人定为恐怖分子)。

罗伯茨惊奇地发现,世界上对恐怖主义并没有一致的定义。他说:「这是全球打击恐怖主义战争的一个严重问题,因为这使得各个国家矛头指向国内政治反对派人士及抱怨不平的人,并将他们称为恐怖分子,特别是穆斯林。」他总结并引证911事件,称其是世界开始将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教特有的风格画等号的关键点。

为了更好地进行研究,罗伯茨对恐怖主义作了实用的定义,指出恐怖主义只包括针对平民而实施的暴力行为。那些所谓的恐怖分子不应该为自己的思想意识、民族认同甚至政治事项而被关押。

根据他自己对恐怖主义的定义,他认为在中国发生的归咎于不服不满的维吾尔人的暴力事件,事实上很少能够说成是真正意义上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他指出,在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第一次被定为恐怖主义组织十年后,才在昆明、乌鲁木齐、北京发生了造成平民死亡的三大事件,这对中共政府在十年前将维吾尔人定为恐怖分子是一个讽刺。

罗伯茨说,他通过全面研究得出结论,中共政府所列举的组织没有一个是对中国构成恐怖主义威胁的,他只能得出结论,公安人员很久之前就可以得出这个相同的结论了。他说:「中共高官不会真实地相信那个(即那些组织会对中国构成恐怖主义威胁)。」他坚信「中共政府实际上正试图做的就是征服新疆维吾尔地区」。

1990年,中共试图鼓励维吾尔人(与汉族人)结合同化,随著习近平统治下的人民在家乡打击恐怖主义的战争逐步升级,中共的这种软招到2014年突然停止了。「习近平整个的论调都变了。」罗伯茨说。他暗示中共政府认定维吾尔人是「多余的」。罗伯茨总结说,「他们决定他们将征服该地区」,而且维吾尔人应该从这个环境中「除去」。

喀什市場上賣民族無沿便帽的人都為「打擊恐怖主義的戰爭」裝備起來(圖片由露絲·英格拉姆拍攝)

喀什市场上卖民族无沿便帽的人都为「打击恐怖主义的战争」装备起来(图片由露丝·英格拉姆拍摄)

据罗伯茨称,这就需要「减少他们的人口,摧毁民族认同、民族团结,将他们局限于社会边缘,强制同化那些愿意留下来听话的人」。

他总结说,当前的打压行动与安全方面的担忧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急需使该地区成为中国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还引用「一带一路倡议」、习近平在西藏的暴行、近来其同化蒙古人的举措作为证据,说明中共在全国范围内打压民族、文化多样性的运动。

罗伯茨对维吾尔人的前途表示担忧,因为他们当前正遭到同化运动与持续残酷的文化打击,中共实施大规模绝育、减少人口、拆毁文化路标,导致剩存下来的人要想活命就不得不同意融入汉族。他认为维族人的命运就如同美国当地的印第安人的命运一样,他们被放逐到社会边缘的保留区域。

晚上和田廣場上軍國主義式的舞蹈(圖片由露絲·英格拉姆拍攝)

晚上和田广场上军国主义式的舞蹈(图片由露丝·英格拉姆拍摄)

他认为,在海外流亡的维吾尔人中间尚存一丝希望,这可能使闪烁的火焰燃烧起来。很多维吾尔人曾对他们民族多难的命运没有警觉,但当维吾尔人看到自己民族的文化消失,他们在心理上受到折磨,在这样的过程中被唤醒,罗伯茨因此受鼓舞。他说:「在海外维吾尔人中已经有了令人震惊的转变,突然每个人都愿意出来发声说话。」他评论说,「维吾尔人从来没想过要当活动人士,但现在他们别无选择。有些学者即使以前为了自己的事业和自己将要得到的中国签证而害怕中共,现在也争先恐后地为中共的暴行作证了。」

罗伯茨敦促自由世界里的证人能够发声说话、慷慨解囊来支持维吾尔人。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