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柏林奥运会到北京奥运会

未命名

拉法伊尔 (Rafael Kokbore), 特邀作者

作为一名流亡海外,和家人失去联系已有5年多的维吾尔人,在社交媒体看到维吾尔女孩迪妮格尔·衣拉木江(Dilnigar Ilhamjan)在北京冬奥开幕式上作为最后一棒点火消息时;我第一反应是倒胃口,然后是愤怒!

中国殖民者,一边大规模抓捕维吾尔人拘押于集中营、监狱,把维吾尔人家园变成没有围墙的大监狱,种族灭绝维吾尔人;一边又威逼利诱生活在没有高墙之露天监狱的小部分维吾尔人,替中国殖民者唱赞歌,为种族灭绝做辩护宣传。这种反人类无底线的做法,也只有中共这类法西斯极权主义政权能做得出来。

不过,历史没有新鲜事。回顾、对比近代历史,可以发现,中国殖民者并非无底线、无耻之历史第一;半个多世纪前的1936年纳粹德国柏林奥运会,也演出过相似的一幕;只不过是疲于奔命的芸芸众生,忘了、或是不愿意面对极权邪恶罢了;但极权统治者和中国党国政府,却擅长于学习和总结失败极权者的经验,利用一切机会,合法化、强化其统治,强化对统治下民众全面监控;由此,把人类历史进程中的恶,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展现。

1936年的欧洲,风雨飘摇,与今日世界局势极其相似;纳粹德国,在极端种族主义煽动者希特勒带领下,不仅开始咄咄逼人的全面军事化德国,也已开始全面种族迫害犹太人、罗姆人(吉卜赛人)、和所有的政治反对者;同时,为了向世界炫耀其强大,纳粹德国,在希特勒亲自指挥下,筹划着2月份的巴伐利亚冬奥会和8月的柏林夏季奥运会。

希特勒认识到奥运会能给纳粹德国带来的机遇。纳粹德国不仅可以借这个机会向世界展示一个重新崛起,看起来是对外开放、和谐的纳粹德意志;同时还可以通过奥运开幕式的整齐划一、规模宏大的极权主义美学表演,宣扬其特有的人种优越思想。

希特勒充分利用了这两场盛会。尽管有很多自纳粹德国逃亡犹太人,揭露了犹太集中营和对犹太人的大规模迫害,并呼吁警告世界,纳粹极端主义有称霸世界的野心,会对文明世界构成威胁;但人们的漠视,纳粹的威胁利诱,最终使主要由犹太人发起的抵制运动未获广泛支持。

当时,也有一些国家曾考虑抵制纳粹德国举办奥运。但纳粹技高一筹,在1934年通过欺骗和虚假承诺,或许还有一些至今世人不知的交易,成功拉拢了美国奥委会主席艾弗里•布伦戴奇 (Avery Brundage)为其站台辩护,并勉强接受艾弗里•布伦戴奇的提议,允许犹太人运动员参加比赛,包括允许当时已移民美国、在德国出生,却被纳粹于1935年驱逐出境的犹太人女击剑手海伦·梅耶(Helene Mayer)。

然后,纳粹通过艾弗里•布伦戴奇游说美国,以各种手段,最终使美国放弃了公开抵制柏林奥运会意图;美国放弃抵制之后,其他国家也顺水推舟,放弃了抵制;最终,纳粹德国得以成功举办成为其宏大叙事、宣传纳粹种族主义的奥运会,并利用奥运粉饰太平,掩盖其正在进行的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暴行。

伴随抵制失去影响力,纳粹德国开始全民动员,掩饰国内的各种反犹宣传。希特勒先是命令相关人员撤除反犹过激内容的告示牌,以避免给外国人留下坏印象。新闻界也接到通知,停止报道与犹太人之间的暴力冲突,以免在最后关头给外国反对者提供证据和口实。反犹倾向最严重的《先锋报》干脆被要求暂停出售。

所有的这些准备妥当之后,先是巴伐利亚冬奥会如期开幕。在十天的时间内一切都很顺利完美;在纳粹极权政府高效监控下,没有发生任何他们担心的抗议或者其他事件。纳粹德国成功的完成了一次“美化工程”,国际奥委会第一次成为了极权国家的宣传机构;当然,今天的国际奥委会,比那时比起来更加轻车熟路。

夏季,更加隆重的夏季奥运会即将到来。文明世界再一次掀起了抵制浪潮;一些人权组织发起并计划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举办一个人民奥林匹克运动会,并号召运动员们不要去德国参加奥运会,而是参加西班牙的人民奥运会。但因西班牙的法西斯分子挑拨起了内战,最终人民奥运会被迫取消。纳粹德国又赢了,柏林奥运会如期举办。

到了奥运会开幕那一天,希特勒先坐车检阅三军仪仗队,然后在国防部长陪同下向一战死亡将士献花致敬,最后进入奥运会场,接见奥委会官员。伴随狂热德国观众的欢呼之声,希特勒下令奥运会开幕,从雅典一路接力过来的奥运火炬手进入会场点燃圣火。开幕式就如同纳粹德国的战前总动员大会,奥运的平等、和平理念,就这样被纳粹德国蹂躏践踏。

极具讽刺的是,现在大家狂热传送、变成奥运不可或缺部分的火炬传递,和开幕式的宏大表演等,都是纳粹德国在希特勒筹划下,为宣扬纳粹德国的强大所最先开创的。

纳粹利用火炬传递游行和集会,煽动德国民众的狂热,火炬传递成为纳粹吸引年轻人参加纳粹运动之最具吸引力工具。更为讽刺的是,纳粹随后发动的二战侵略路线,差不多也是按照火炬传递路线走的。

柏林纳粹奥运,德国运动员获得了大多数奖牌;其中也包括来自美国、代表德国参赛的犹太人击剑手海伦·梅耶(Helene Mayer) ;她甚至令人震惊地在获得奖牌时,行了纳粹礼,让希特勒非常开心。

柏林纳粹奥运会,对纳粹德国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希特勒的威望,借奥运会的成功在倾向法西斯-纳粹极权的各个国家达到了又一个高峰。

对于来访者们,纳粹政府的热情款待,有序的组织也赢得了各国来宾一致的赞誉。《纽约时报》报道称:“本届奥运会后,德国重回国际大家庭的怀抱,而奥运会更使得德国重现人性本色。”大部分的媒体都附和了这篇报道,参加过奥运会的人们很长一段时间都自觉成为了替纳粹辩护的盲从者。

当然,奥运会结束,希特勒就撕下了伪装,纳粹也不需要再掩饰其种族主义暴行了;很快,犹太人被大规模关进集中营、被驱赶、被屠杀;接着就是悍然入侵波兰,拉开了血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序幕。

这时候,自由世界的人们只能后悔此前对于纳粹德国的绥靖政策,并以牺牲几千万人的惨痛代价,最终得以击败纳粹德国。

国际奥委会,则在18年后才公开道歉,承认让纳粹德国举办奥运会是个错误。不过,从这次北京奥运前后,在维吾尔种族灭绝和彭帅事件上,为中国极权政府背书等等行为,国际奥委会并没有吸取教训,也没有认真研究曾经的错误。

讲完纳粹奥运,再看中国举办的两场奥运,我们可以惊奇的发现,中国政府是纳粹德国的好学生,希特勒如果还活着一定会赞美习近平。

在举办奥运会的意图上,极权中国和纳粹德国是一致的。某些方面中国政府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维吾尔人,图伯特人,蒙古人被种族灭绝,香港人被压迫,各种丑闻同时爆发之下还能安然举办奥运会,被中国极权政府基本控制的国际奥委会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国际奥委会,不顾受压迫的维吾尔人、图伯特人、蒙古人、香港人的反对,无视各国政府和人权组织要求的异地举办和抵制的呼吁;和极权中国政府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硬是给予了中国政府展示其作为极权国家强大的机会,并再一次想要欺骗文明世界,掩饰自己想要控制世界的野心。

可能,习近平的中国政府学不来纳粹德国的是,希特勒可以找到海伦·梅耶这样可以拿得到奖牌的犹太运动员为其做宣传,但极权中国却找不到多少真正有实力的少数民族运动员。

中国不仅不重视东突厥斯坦、图博特和蒙古等地区的体育发展,而且也没有气量放手让优秀维吾尔、图伯特,蒙古运动员代表其参加国际比赛;这些民族地区的体育基础设施差,加上针对非汉民族的政治背景审查,都阻断了非汉民族运动员进一步发展机会。

所以,如迪妮格尔·衣拉木江这位小姑娘一样,被强行拉来装点门面的维吾尔运动员,最多只能得个43名,比赛结束,没拿到名次也意味着没有了利用价值;因而,赛后就会出现采访找不到人的现象。

当然,中共政府还是靠着两面通吃的谷爱凌这样的归化运动员,拉回了一些面子。然而,可以想象,如果谷爱凌是维吾尔人或图伯特人,可能,等待她的命运是集中营。

好在,这次,和2008年北京奥运相比,因众多西方文明国家的公开外交抵制,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极权中国的邪恶。

和1936年纳粹柏林奥运会的万国来朝相比,这次的冬奥会,更像是独裁极权国家独裁者的派对。极权中国的虚假宣传,面子工程,已经越来越难骗到文明世界的人们。

人类历史的发展,终归是文明战胜野蛮;尽管这进程有时缓慢,有时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如今日中国;但极权政府的失败,也是历史一再证实了的必然;法西斯、纳粹在纽伦堡的被审判预示着,极权中国的种族灭绝野蛮暴行,必然会有被清算的一天,维吾尔人、图伯特人、蒙古人、香港人,一定会迎来属于自己的自由。

精选视频

中国政府没收维吾尔人的财产并在淘宝上出售

加入维吾尔人权项目,一同讨论我们最近的中文版报告:《拍卖槌下:维吾尔人财产被没收、在线拍卖铁证》。

Play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