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年终报道:新冠时代的数字监控(1) “健康码”和“无处藏匿”的中国式监控

Mon, 12/28/2020 - 14:04
资料照片,天安门广场的摄像头。

“老大哥在盯着你”,这已经不是乔治·奥威尔在小说《1984》设想的场景,在中国,由于“健康码”和其他监控设施的存在,民众的一举一动都在政府“老大哥”的严密监视之下。不只是在中国,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肆虐,很多国家,包括一些民主国家,也用数字技术来进行接触追踪,以遏制新冠疫情的扩散。

评论 | 王力雄: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十五)

Tue, 12/22/2020 - 10:25
南疆的于田有一座毛泽东和维族老汉库尔班握手的塑像。(Public Domain) Photo: RFA

南疆的于田有一座毛泽东和维族老汉库尔班握手的塑像。曾经传遍中国的维吾尔老汉库尔班骑毛驴到北京看毛泽东的故事,我当年是从小学课本里读到的。那故事到底是真是假,今天似乎有疑问。按当地人的说法,真实情景是老汉抱着瓜骑毛驴碰到了政府官员,问他去哪,他开玩笑说给毛主席送瓜,其实他抱的瓜是给自己吃的

中国高票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这是让纵火犯领导消防队!

Tue, 12/22/2020 - 09:05

2020年10月1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进行席次改选,投票结果出炉,中国、俄罗斯、古巴、巴基斯坦、乌兹别克等人权状况相当恶劣的国家高票当选。在亚太区,中国的得票虽然落后于巴基斯坦、乌兹别克和尼泊尔,却仍获得139票的高票。

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裔澳大利亚人三年奔走终与妻儿团聚

Mon, 12/21/2020 - 10:31
 萨达姆·阿布杜萨兰(Sadam Abdusalam)在12月10日飞往悉尼的航班上迎接了他的妻子纳迪拉·乌迈尔(Nadila Wumaier)和他从未见过的三岁儿子卢特非(Lutfy)。(推特照片)         Photo: RFA

一名维吾尔裔澳大利亚人发起了一项活动,希望将他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的妻儿释放出来,经过多方奔走,三年后一家人终于在澳大利亚团聚。而一名维吾尔青年因传播备受关注的视频而在南京遭到拘捕,其后转移到乌鲁木齐。此外,人权观察近日在一份报告中说,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使用大数据资料,根据合法行为在再教育营中 “任意选择突厥穆斯林进行拘留”。

星期日文学‧被剥夺者的生存法则:写诗,写维吾尔诗

Mon, 12/21/2020 - 09:23
圖6之1 - 維吾爾族演奏「十二木卡姆」的畫作(網上圖片)

「在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这句阿多诺常被引用的话中,「野蛮」或非如上古时代的饮血茹毛,在人类清洗族群的历史里,许多却是井然有系统的。有说阿多诺此话说的并非写诗的不可能,而是极权暴行与诗歌艺术间存在的辩证关系,当刽子手同样低吟诗篇,我们或再难以某种溢美虚幻、与黑暗残暴现实不协调的言语持续写诗。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