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商品可能使用维吾尔强制劳动

Forced Labor Coalition Logo

美国禁止强制劳动法案进入实施之际,国际奥委会拒绝与结束维吾尔强制劳动联盟对话——并信赖中国对其自己进行的调查

国际奥委会 (IOC) 应该立即公示,是否,采取了特别细致措施以鉴别排除使用维吾尔强制劳动生产的奥运商标商品;结束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联盟今天发表声明指出。 联盟由40多个国家的400多个组织构成,包括亲人被拘押于中国残暴大规模集中营受害者;北京冬季奥运将于2月4日开始。

国际奥委会未能提供可信的证据证实,有奥运标志的出售或穿戴的、与北京东奥相关几千件商品,不是由强制劳动生产;如果国际奥委会不愿意公示其采取措施,那必须解释为何不公示。

“国际奥委会不应该被允许以所谓(政治)中立,来洗白其使用奴隶劳动的道德义务,”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项目和倡导主管祖姆热题阿伊.艾尔肯( Zumretay Arkin)指出; “国际奥委会领导,正当世界各国正视维吾尔人强制劳动问题并在强烈谴责之际,必须负起对强制劳动和人权之责任。”

国际奥委会拒绝就强制劳动与冬奥商品关系之细致调查进行对话,正值美国国会于12月16日通过《维吾尔强制劳动防止法案》并由拜登总统于12月22日签署成法律之际;法案禁止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地区)的进口。

国际奥委会官方指定运动服装供应商安踏运动,是国际上外包棉织品于维吾尔地区的服饰品公司之一; 2021年3月, 安踏运动狂妄宣称:“我们一直以来在使用中国生产棉织品,包括新疆棉,未来我们还将继续使用。”此类狂妄声明应该是对国际奥委会声明不使用强制劳动承诺的红色警示;然而,没有看到国际奥委会采取措施的任何迹象。

结束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联盟,为寻求并评估国际奥委会采取细致措施确保奥运相关商品不存在维吾尔强制劳动产品,在2021年与其进行了8个月的私下交流;12月21日,国际奥委会拒绝了联盟提交的进行实质性、建设性和相互尊重双向对话之提案。

“北京冬奥只剩一个月之时,国际奥委会对强制劳动和人权的漠视态度令人寒心,” 联盟执行委员会成员,棉花动员运动发起人,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动前助理贝内特·弗里曼(Bennett Freeman),她引领联盟与国际奥委会进行8个月努力的,指出:“我们的耐心和坚持遭遇了顽固与傲慢;国际社会对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愤怒还是未能迫使国际奥委会进行根本性改变。”

国际奥委会在其可持续战略国际奥委会供应链条规中承诺其义务 “负责任的外包”,并告诉联盟“时不时的,国际奥委会对可能对特定环境、社会、或族裔带来风险的供应链,采取特别细致检查措施”并声称其“已委托第三方进行社会审计。” 此外,国际奥委会于10月29日致信联盟“在即将到来月份,我们将更加正规的评估为我们提供商品和服务及颁发执照之供应商,委托第三方针对高风险供应商进行系统性谨慎细致调查,寻求强化、系统化此一做法。”

然而,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国当局和运作公司普遍到处使用维吾尔强制劳动为太阳能工业生产多晶硅进行棉花加工事实大白于天下之际,国际奥委会现在才开始“寻求”如何委托第三方进行谨慎细致审计的现实不能不是人震惊。

“国际奥委会根本不知道其赞助商和其他合作伙伴出售的成千上万件奥运商标产品是否由维吾尔强制劳动生产;更甚,奥委会失败的运作和无法公示其谨慎检视程序证明,奥委会领导根本不在乎, ”工人权利论坛执行主任斯科特·诺娃(Scott Nova)指出

国际奥委会还致信联盟“作为奥运会主办合同之部分要求及符合国际奥委会可持续发展之劳动力及可持续外包政策,北京2022已制定一系列政策义务、标准和详细规则,以捍卫雇用人员和工作人员之权力……还特别禁止强制劳动。”

国际奥委会还声称“如果有具体指控强制劳动与奥运会牵连的话,国际奥委会将听取指控并将在组织委员会采取措施应对。跟进指控调查,如果被证实,我们将立即要求采取措施纠正,并考虑中断外包运作,还可能,退还并另寻产品外包。”

“ 面对直接证实1千3百万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民族的大规模拘押、酷刑折磨和反人类罪之如山铁证,国际奥委会愿意相信北京对其使用强制劳动进行的调查极其荒唐,”维吾尔人权项目倡导与交流高级主管彼得·艾尔文(Peter Irwin)指出:“国际奥委会拒绝正视其合作伙伴中国政府之暴行,是在纵容北京冬季奥运以各种理由成为历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

联盟成员人权观察及其他之前就在呼吁 国际奥委会,依据联合国商务、人权指导原则承担义务,就2022北京冬季奥运人权状况检视进行公开表态。 2021年2月, 结束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联盟明确“呼吁国际奥委会细化其人权检视计划”并于4月特别强调“任何购买商品或服务必须符合国际劳工组织标准”包括禁止强制劳动。

然而,无证据证实国际奥委会进行了任何细致检视,或进行人权状况评估——与维吾尔强制劳动相关或其他;国际奥委会也未提供任何与北京奥运组委会的交流——事实上是中国政府——就强制劳动或其他劳动或人权风险。

国际奥委会2020年的专家报告 “对国际奥委会人权战略之建议” 声明“人权与奥林匹克运动会影响极其重要”国际奥委会报告在确认其“被告知”人权建议同时,却看不到国际奥委会落实这一与人权危机和北京2022冬季奥运相关战略迹象。

“作为因我在美国的活动,而正在黑暗监牢煎熬种族灭绝受害者的妹妹,我难于抑制我对国际奥委会无视维吾尔人苦难的愤怒,”维吾尔运动执行主任茹善.阿爸斯( Rushan Abbas)女士指出:“国际奥委会对直接受害者,维吾尔人,之藐视,再清楚不过的反映在其拒绝进行有意义对话;因而,我们没有信心——运动员、赞助商、以及观众也没有信心——即,成千上万件奥运商标商品不是由我的民族以血汗强制劳动生产的。”

精选视频

中国政府没收维吾尔人的财产并在淘宝上出售

加入维吾尔人权项目,一同讨论我们最近的中文版报告:《拍卖槌下:维吾尔人财产被没收、在线拍卖铁证》。

Play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