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报告揭示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成为中国政府跨国迫害维吾尔人同伙

Pakistan Report Featured

立即发布; 2021年8月11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 联系: Omer Kanat +1 (202) 790-1795, Peter Irwin +1 (646) 906-7722

维吾尔人权项目和阿姆中亚事务协会 (该组织名的另一种写法: 阿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 )发布了一份新报告,揭示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政府成为中国跨国迫害维吾尔之同谋。

报告《布下天罗地网:中国追捕巴基斯坦维吾尔人》,凸显中国政府迫害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维吾尔人社区的特别手段,及这些做法是如何践踏国际人权标准和法规的。

研究人员,除了依赖政府报告和人权报告及乌尔都语、英语新闻之外,还通过采访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土耳其的维吾尔活动分子和难民,搜集了中国跨国迫害的案例。

“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已经变成了中国的附庸”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为着中国当局的利益,伊斯兰堡和喀布尔公然对处于弱势的维吾尔人进行骚扰、拘押和遣返;一些维吾尔人作为目标而被中国政府酷刑折磨和杀害,而另一些维吾尔人遭遇了家破人亡,而且其社团被严格监控;中国的强势经济可以收买各种针对维吾尔人的暴力同伙。”

“国际社会必须认识到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不仅对维吾尔人的苦难保持沉默,而且其政府还成为了中国政府迫害维吾尔人的帮凶,” 阿姆中亚事务协会研究中心研究主任布拉德利.怡和(Bradley Jardine)指出:“正当美国准备撤离阿富汗之际,维吾尔阿富汗公民和常住维吾尔居民一样,在巴基斯坦支持下塔利班运动领导下,面临更严厉迫害,甚至于引渡中国之危机。”

报告引用了,由阿姆中亚事务协会和维吾尔人权项目共同合作的项目,于2021年6月发布的:中国跨国迫害维吾尔人数据库系列。

根据数据库系列,维吾尔人权项目和阿姆中亚事务协会鉴别并分析了21个由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拘押和遣返维吾尔人案件,其他包括高达90起缺乏完整个人纪录的报道;对那些没有被当作针对目标的在巴基斯坦或阿富汗的维吾尔人,中国正在通过威胁和监控制造没有围墙监狱之困境。

根据维吾尔人权项目和阿姆中亚事务协会之研究,对巴基斯坦维吾尔人的跨国迫害,自1997年以来持续恶化,而且凸显四个独特阶段;最近的,中国2014年的反恐人民战争,凸显中国跨国迫害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一个转折,由多达16名维吾尔人自2015年至今,被遣返或被拘押。在这第四阶段,还可以看到中国活动的急剧增加,包括黑客攻击、病毒、使用代理人施压,和日益增加的使用前中国社团监控居住在拉瓦尔品第的维吾尔人。

在2009年7月乌鲁木齐镇压日后,成千上万维吾尔难民逃离中国 –- 他们当中的一些借道巴基斯坦前往土耳其;结局是进入中国在巴基斯坦边境使用威胁的(2009 – 2014)第三个阶段,此过程中总共有16名维吾尔人被抓捕或被遣返。

紧跟美国的全球反恐,中国已发布一些列要求引渡巴基斯坦公民,开始强化其对巴基斯坦维吾尔人的迫害;通过此第二阶段(2001 – 2008),巴基斯坦拘押或转交中国总共17名维吾尔人。

作为第一阶段,中国在巴基斯坦和邻国阿富汗的的跨国迫害开始起步(1990 – 2001),在此期间,总共有27名维吾尔人被遣返中国或被巴基斯坦安全部队抓捕。

“这一针对维吾尔人的无孔不入之迫害,凸显美国国会尽快通过维吾尔人人权法案之急迫性,以及其他相关国家政府采取决定性措施为处于危难维吾尔难民提供安全安置之必要,”乌麦尔.卡纳特补充说。

考虑到为维吾尔人提供的安全庇护日益变得不安全,报告建议有关国家提高安置维吾尔难民数量比例;此外,考虑到维吾尔难民提供的有关伊斯兰堡联合国难民署办公室拒绝维吾尔难民申请的情况,联合国应该对指控巴基斯坦联合国难民署办公室进行调查。

精选视频

预定活动

Our conversation with Amelia Pang, author of “Made in China” and the New York Times op-ed “It Took a Genocide for Me to Remember My Uyghur Roots: My family’s forced assimilation.”

Play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