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对所谓来自阿富汗对中国威胁论持负责态度

Flags

立即发布; 2021年8月19日; 维吾尔人权项目; 联系: Omer Kanat +1 (202) 790-1795, Peter Irwin +1 (646) 906-7722

维吾尔人权项目对近来所谓在阿富汗的维吾尔武装之道听途说震惊;因喀布尔出现新政府对中国安全构成威胁之言论,应该包括对塔利班当局是如何为中国镇压维吾尔人政策辩解的分析评论。

维吾尔人权项目关注此类道听途说,仅以中国政府所谓在东突厥斯坦正进行反恐之借口为依据。

正如学者肖恩·罗伯茨(Sean Roberts)指出的: “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的迫害,以 ‘反恐’名义进行,而实际上是殖民移民;最终目的使维吾尔人家园,在外观和人口成分上,和中国其他部分一样,失去原有(维吾尔)特点;当然,除了无法改变的地理环境以外。”

“就阿富汗塔利班的出现,国际社会最应该担忧的是阿富汗民众的生活安全;世界必须关注的是喀布尔新政权将如何行使政权;而此刻,谈所谓中国面临 ‘维吾尔武装’有准备威胁之说,纯粹是无稽之谈,” 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中国一向利用国际事件为其镇压维吾尔人找借口;最典型例子是在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时,中国声称其收到维吾尔人全面恐怖威胁;二十年之后,中国夸大其遭恐怖威胁声称而试图合法化其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政策;我要求那些评论人士,也请关注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生死存亡构成的安全威胁。”

考虑到中国和塔利班政府的长期关系,维吾尔人权项目担忧阿富汗维吾尔人可能会被遣送中国之安危。维吾尔人权项目和阿姆中亚事务协会于8月11日发布的一份新报告中,鉴别并分析了21个由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拘押遣送中国维吾尔人案件;根据不充分个人身份记的报道,评估此类案件高达90起。

阿姆中亚事务协会研究主任,也是报告作者的布拉德利.怡和(Bradley Jardine)指出:“美国撤离阿富汗,使阿富汗维吾尔公民和长期居住的维吾尔人,在巴基斯坦支持下的塔利班统治,同时都面临更严厉迫害,甚至被遣送中国之危险。”

卡纳特先生说: “维吾尔人非常担心,所谓的对中国的安全威胁,可能会使华盛顿走向与北京的新反恐合作;我们相信美国政府将继续视中国为合作反恐中无法信任的伙伴; 此外,中国外长王毅,违背其一贯声称的不干涉他国内政,在7月份却会见了塔利班代表。”

自2017, 中国政府正在维吾尔地区,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及穆斯林为主要人口群体,进行野蛮迫害;已有一些国家将此迫害定性为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

除了大规模无端拘押和监禁之外,中国政府还正在展开对维吾尔人文化、宗教和语言的政策性、系统性的种族灭绝运动;其他迫害暴行还包括政策性的,无处不在的强制劳动,强制失踪,和强迫性生育控制运动。

参考:

“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 假信息、宣传,维吾尔人危机, 2020年9月10日

简报:中国的新《反恐法》及其对维吾尔人人权的影响, 2016年 9月26日

法制名义下的迫害:习近平统治下中国的“反恐战”及其东突厥斯坦政策, 2015年 9月23日

美国维吾尔人协会呼吁中国政府以公开透明和独立调查证实其受到恐怖威胁说辞, 2013年1月28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使用无根据的奥运“恐怖袭击策划”合法化其屠杀, 2008年7月1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夸大所谓“恐怖”威胁, 2008年3月11日

毫无证据的所谓东突厥斯坦存在“恐怖主义”,使中国继续成为众矢之的, 2006年9月7日

精选视频

预定活动

Our conversation with Amelia Pang, author of “Made in China” and the New York Times op-ed “It Took a Genocide for Me to Remember My Uyghur Roots: My family’s forced assimilation.”

Play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