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槌下:维吾尔人财产被没收、在线拍卖铁证

11月 29, 2021

I. 执行摘要

维吾尔人权项目发现阿里巴巴旗下电子商务淘宝司法拍卖被监禁维吾尔实业家地产;淘宝的司法拍卖平台包括罚没收刑事罪犯财产和清偿债务实物拍卖。本报告分析案例中的个人,都是因政治化的指控,如“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或类似指控),违背中国自己的法律,违反司法程序而被秘密抓捕、审判。

本报告展示12例被监禁维吾尔人财产,在淘宝司法拍卖平台被拍卖案例;其中5个被抓捕维吾尔实业家案件信息来自公开报道,其他7个以政治化罪名抓捕维吾尔人案例过去未曾报道。考虑到在东突厥斯坦的大规模拘押,上述案例数据所揭示的仅只是政府自2016年开始,针对维吾尔及其他突厥族群镇压中,剥夺财产的一小部分。

浮出证据显示有很多维吾尔实业家在镇压中被抓捕——其中一些以“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等虚构指控被关进监狱。维吾尔地区中国当局似乎是将实业家作为,包括知识分子和宗教领袖在内社会精英而针对迫害;当局认为精英阶层不在党国直接控制下的地位,和在持续维吾尔文化中的作用,对党和政府构成了威胁。

这些司法拍卖进一步证实对维吾尔社会迫害之规模,及正在发生迫害运动之迅猛和程序缺乏。中国政府对本报告提及案件至今未有详细说明,甚至对涉案大多数个人之被抓捕未进行任何说明;这些案件揭示中国政府在维吾尔地区试图大规模抓捕之神秘性。

我们的发现提出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新问题,使进一步的相关搜集和研究成为必要,包括:

  • 在中国政府迫害运动中被正式抓捕判刑维吾尔及其他突厥人人之占比;
  • 司法档案中之透明度缺失,以及在针对维吾尔人案件程序中的普遍保密性,和;
  • 阿里巴巴在针对维吾尔人迫害中扮演合伙人角色程度,这也应该成为国际投资者及相关国际监督机构聚焦关切。

II. 介绍

很多维吾尔人因其商机嗅觉和实业精神而闻名中亚并因其自豪。与之相反,中国政府却喜欢以“落后”文化导致“贫穷“,因而需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将维吾尔人转为生产工业劳动大军,以实现”致富“,来描述维吾尔人;这种不停重复的、令人恶心的政府官方叙事,甚至在国际社会谴责声中,被中国政府用于合法化深深渗透其系统的大规模使用维吾尔zhi强制劳动。1 尽举一例,参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北京举办第十个有关新疆问题新闻发布会”中华人民共和国驻阿塞拜疆共和国大使馆,2021年6月9日,http://az.china-embassy.org/eng/sgxw​/t1882521.htm

自2016年陈全国上任党委书记开始的,东突厥斯坦正在发生的迫害, 以针对维吾尔精英的全面迫害为特征;2 维吾尔人权项目, “大规模拘押维吾尔人: ‘我们希望像人一样受到尊重;难道这点要求也过分吗?’”,2018年8月23日,https://docs.uhrp.org​/pdf​/MassDetention_of_Uyghurs.pdf 维吾尔人权项目,曾就针对维吾尔知识精英,因其在持续发扬光大维吾尔文化中作用,包括成为政府试图清洗维吾尔社会伊斯兰信仰之主要目标的宗教领袖,被镇压写过很多。3 维吾尔人权项目, “被拘押失踪:维吾尔人知识分子在家园被迫害,” 2019年3月25日, https://uhrp.org/statement/uhrp-update-detained-and-disappeared-intellectuals-under-assault-in-the-uyghur-homeland/; 维吾尔人权项目, “被剥夺的伊斯兰信仰:中国对维吾尔清真寺主持和宗教名人的迫害,” 2021年5月13日, https://uhrp.org/report​/islam-​dispossessed-​chinas-persecution-of-uyghur-imams-and-religious-figures/ 本报告聚焦过去关注不够的维吾尔社区另一、同样遭遇大规模拘押和监禁群体——从事实业人员。

2016年陈全国上任党委书记开始的,东突厥斯坦正在发生的迫害, 以针对维吾尔精英的全面迫害为特征。

成功的维吾尔实业家长期以来就是当局打击对象;最突出例子就是热碧娅卡德尔;4 热比娅·卡德尔和卡利留斯·亚历山德拉(Cavelius Alexandra),斗龙:一位女士与中国的非凡斗争 (英国: Kales 出版社, 2009年) 在改革开放的前十年,她开创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商贸公司,一段时期,她名列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富有7人之一。她努力通过如“一千个维吾尔母亲“,及其他慈善倡议,促使维吾尔妇女发起自己的实业运动,试图使其她维吾尔同胞共同富裕;刚开始,她被政府树立为成功典范,并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协商会议(CPPCC);1999年,热比亚女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抓捕,稍后,又以到美国治病为由,于2005年被释放。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XPCC)对资源开发工业和其他商机的垄断,加上普遍扎根的系统性歧视,意味着维吾尔人,尽管知道因创业可能将面临后果,但还得迎面而上创造机遇。5 Tyler Harlan, “中国新疆的私人企业领域的发展:对维吾尔和汉人的对比,” Espace populations sociétés, 2009/3 (2009): 407–18. 热比亚卡德尔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反应的就是成功维吾尔实业家的故事;富裕维吾尔实业家经常做慈善事业、服务维吾尔社区,成为维吾尔社区非正式领袖;显然,正是这一原因,导致他们成为这一史无前例大规模镇压中的目标。

III. 资料来源和方法论

本报告探讨12个维吾尔房地产,其出现在阿里巴巴集团——中国最大科技和电子零售商之一,所属电子商务网淘宝司法拍卖上的维吾尔实业家案件。2012年起,中国司法系统开始使用淘宝网作为拍卖负债抵押物品,及少量没收刑事罪犯房地产的平台;6 Dinny McMahon, “回归根本:淘宝拍卖在解决欠债中的作用,” Macro Polo, 2018年6月25日, https://macropolo.org/cleanup_analysis​/returning-to-its-roots/ 淘宝上被司法拍卖房地产绝大多数牵涉无法还债或民事纠纷;被拍卖房地产极少一部分属于刑事罪犯没收财产;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院拍卖的房地产。鲜有几个有相关正式文件透露房地产主人被指控罪名。7 维吾尔人使用 “东突厥斯坦” 或有时使用 “维吾尔地区”指其家园。中国政府将该地区称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XUAR),或简称“新疆”;维吾尔人权项目之该地区是,交叉使用“东突厥斯坦”和 “维吾尔地区” ;我们在一些场合如正式名称、机构和当地政府是使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

在淘宝上对现有文件进行系统性搜索,维吾尔人权项目找到了自2018年至2021年,12起个人因政治化指控如“资助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被抓捕判刑入狱,其房地产要被拍卖的东突厥斯坦维吾尔实业家案件;在中国的司法系统中,对”恐怖主义“的定义非常模糊 ,以惩治为目的的司法适用也一样。8 维吾尔人权项目, “简报:中国的新反恐法和其对维吾尔人人权的影响,” 2016年2月1日, https://docs.uhrp.org/pdf/BRIEFING-%20China’s%20New%20Counter-Terrorism%20Law%20and%20Its%20Human%20Rights%20Implications%20for%20the%20Uyghur%20People.pdf.; 维吾尔人权项目, “简报:东突厥斯坦的落实新反恐法实施指导将强化政府对人权的遏制,” 2016年9月26日, https://docs. ​uhrp.org/pdf/CounterTerrorBriefing.pdf 这类经常针对维吾尔及其他突厥穆斯林的指控,依据的是一些无伤害性行为如到国外旅行、向国外寄钱,或参与主流宗教实践;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指控是虚构的。

本报告陈述的这些案件,是对在该地区发生普遍大规模镇压后状况之罕见资料性证据,对镇压,人权观察机构、司法专家和各国政府已开始定性为种族灭绝。9 新领域研究所和 Raoul Wallenberg人权中心, “维吾尔种族灭绝:检视中国践踏1948年《种族灭绝国际公约》” 2021年3月1日, https://newlinesinstitute.org/wp-content/uploads​/Chinas-Breaches-of-the-GC3.pdf; Alison Macdonald QC, Jackie McArthur, Naomi Hart, Lorraine Aboagye, “国际刑事法院对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的责任,” Essex Court Chambers, 2021年1月26日, https://14ee1ae3-14ee-40​​​12-91cf-a6a3b7dc3d8b.usrfiles.co​m/ugd/14ee1a_3f31c56ca​64a461592ffc2690c9bb737.pdf; 英国议会下院, “人权:新疆 692卷: 2021年4月22日星期四辩论,” 2021年4月22日, https://hansard.parliament.uk/commons/2021-04-22/debates/6FA4F300-D244-443E-A48C-57378876DE54/HumanRightsXinjiang; 加拿大议会下院, “第 56 43次投票,议会,第二场,” 2021年2月22日, https://www.ourcommons.ca/members/en/votes/43/2/56; Michael R. Pompeo, “对新疆暴行美国国务卿之定性,” 美国国务院, 2021年1月19日, https://2017-2021.state.gov/determination-of-the-secretary-of-state-on-atrocities-in-xinjiang/index.html 这一种族灭绝背景使剥夺维吾尔人房地产证据令人极度不安;历来,剥夺资产就是种族灭绝一大特征。10 Uğur Üngör, “种族灭绝、资产:是根本原因还是伴随罪行?”种族灭绝、危机和坚持:交叉领域研究 (伦敦, Palgrave Macmillan, 2013年), 178–89.

图1:网页截图呈现淘宝司法拍卖网站上出售属于Rozi Hemdul的一套公寓。

每一次拍卖都是由进行审判或司法程序之法院行使的;绝大部分拍卖是由和田地区洛浦县人民法院进行的。尽管这些拍卖不能给我们提供针对维吾尔实业家群体的、正在发生迫害的完整图景,但至少能使我们对无法报道的、正在该地区发生的镇压范围稍有了解。对维吾尔人的镇压不仅局限于法外拘押,而且还伴随有以虚假政治化指控的正式逮捕判刑,多数时候被判10年或10年以上徒刑;一大群有名维吾尔富翁,特别是和田和喀什噶尔的,看起来正遭遇了此一厄运。

这一种族灭绝背景使剥夺维吾尔人房地产证据令人极度不安;历来,剥夺资产就是种族灭绝一大特征。

拍卖声明被司法拍卖财产原主人名字或公司名称;多数拍卖还包括了反应审判法院、年月日和案件类型的案件号码。每一房地产有一评估PDF附加文件,有时还有法院执行裁定书,解释没收和剥夺被判刑个人财产之原因;其中一些法院执行裁定书还包括额外信息,揭示案件是属于民事还是刑事,有些公开声明个人是因为“资助恐怖主义“而被判刑;其他一些不透露对个人指控罪名;一些标定没收财产质押时期,指出如果被执行个人不履行”司法义务“其财产将被拍卖。11 “执行裁定书(2018)新3224执248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18年6月29日,档案 链接。 尽管我们并不完全理解“司法义务“的意思,但我们认为可能是指法庭罚款判决。 其他文件罗列特定房地产;维吾尔人权项目使用这些法院文件确认被以政治化罪名判刑入狱个人。

图 2:没收属于 Mehmetjan Imin 的资产的法院命令的第一页。

我们同时利用在线司法档案库“中国裁判文书网”,我们将其与司法档案和由“优势捍卫研究中心”搜集的商业登记记录进行对比; “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14年起开放在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数据库,有刑事、民事和行政裁判和执行命令。 自那时起,文件时断时续上传至该系统。法院并不总是落实透明要求,有时还有一些文件被从数据库删除。12 Benjamin Liebman, Margaret Roberts, Rachel Stern和 Alice Wang, “中国法院判决的大规模数字化:如何在中国司法领将文字数字化,” 司法与法庭杂志 8 (2020), 177页。 公开这些档案的要求对牵涉国家安全,或者简单被法院官员认定为“不适合”的案件档案,可以有例外;尽管有规定官员必须给出不予公开原因,但官员常常是无下文。13 Mimi Lau 和Echo Xie, “中国最高法院是如何试图打开‘黑箱‘引入光明的,” 《南方早报》,2021年3月26日,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politics/article/3127001/how-chinas-supreme-court-tried-open-legal-black-box-let-light 2021年7月,全部牵涉“威胁国家安全”案件档案都从数据库被删除。14 对话基金, “中国:最高法院网的全部国家安全判决文书被清除” 2021年7月26日,https://www.duihuahrjournal.org/2021/07/china-all-state-security-judgments.html

中国政府自始至终,对正在维吾尔地区发生的大规模抓捕拘押和判刑入狱保守秘密,包括本报告出现大多数个人的被抓捕和审判过程。考虑到中国政府对关联国家安全事务的宽泛定义,当要搜寻有关消失在当局关押中维吾尔人时,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利用率极其有限。维吾尔人权项目,为找到本报告中每一个人法院档案,对数据库进行了搜寻;多数时候,未有任何结果,揭示笼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院运作的神秘性。

在其调查维吾尔地区大规模抓捕的文章中,吉恩·布宁(Gene Bunin)指出,该地区不仅有不成比例的大抓捕,而且“事先有不得透露信息之严格命令;他指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院在2018年审理74348刑事案件中,只有7714个案件档案可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在线找到。布宁同时指出,其中区区只有一个人的案件牵涉针对维吾尔人政治化指控罪名如“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意味着很多案件档案消失了。15 吉恩·布宁, “大象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III. ‘依法’,” 中国中亚的生存艺术, 2021年4月19日, https://livingotherwise.com/2021/04/19/the-elephant-in-the-xuar-iii-in-accordance-with-the-law/ 通过亲人提供信息获得的,确认被以恐怖主义指控判刑维吾尔人案件,及本报告探讨恐怖主义案件,都无法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找到。大量维吾尔人有法外拘押转为判刑入狱是我们确信,有更多类似案件存在;这一现象揭示,要找到公开透露针对维吾尔人的官方敏感司法指控文件是多么的不容易;这说明淘宝网拍卖附加司法档案是具有特别价值的难得信息资料。

检视中国政府对富裕维吾尔实业家审判的神秘性和公然剥夺资产,持续泛泛指控他们“资助恐怖主义”或“资助恐怖主义活动”,显得极其荒谬。

本报告探讨前5个案件关联著名维吾尔实业家,他们的被抓捕信息,主要由他们在海外亲人向记者提供并获报道。中国媒体只公开报道了其中两位个人的被抓捕。最后7个案件,是维吾尔人权项目利用法院文件描述他们的罪名“资助恐怖主义”和其他相关指控,在淘宝拍卖网页找到的。很多其他案件,司法拍卖网和中国裁判文书网帮助极其有限;为了补充材料,我们对被抓捕实业家住在海外的亲人进行了三次采访。

检视中国政府对富裕维吾尔实业家审判的神秘性和公然剥夺资产,持续泛泛指控他们“资助恐怖主义”或“资助恐怖主义活动”,显得极其荒谬;指控“资助恐怖主义活动”的理由之一是,作为商业运作经常发生的向国外寄钱或收到来自海外的。本报告陈述中个人,大多数去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列为敏感国家,另一个用于指控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的罪名。16 2016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发布了26个穆斯林人口为主国家名单;当局调查并常常拘押任何与这26个国家有关系维吾尔人,所谓有“关系”可以包括过去去过、联系过、或者与居住在该国维吾尔人有过联系等。参看人权观察“‘清除思想病毒‘:中国针对新疆穆斯林的迫害” , 2018年9月9日, https://www.hrw.org/report/2018/09/09/eradicating-ideological-viruses/chinas-campaign-repression-against-xinjiangs# 富裕维吾尔人并不是唯一因很平常行为,如海外旅游,而被指控“资助恐怖主义”的,因而,本报告据现有资料证据无法得出他们被不成比例迫害镇压结论。然而,我们确信本报告将就中国正在进行的镇压剥夺资产提供珍贵证据,并揭示当局以虚构恐怖主义罪名监禁和剥夺维吾尔人资产这一镇压运动模式

IV. 案例

此报告下面提及的全部实业家都是维吾尔人,他们的房地产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院在淘宝拍卖或已被拍卖。我们找到的大多数案件牵涉不止一人,很多是兄弟;前5个案件牵涉被抓捕个人,很早就因其住在海外亲人或相识者提供信息而被公开,甚至几个案件被英文媒体报道; 我们提及的剩下7个案件牵涉个人,被以“资助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罪名抓捕判刑;其中多个案件在同一案件号码下牵连很多人。

2021年9月至,在两位维吾尔实业家, 阿布力米提.阿巴拜克尔(Ablimit Ababekri)和 阿部杜艾海提.阿巴拜克尔(Abduehet Ababekri)两兄弟,被指控恐怖主义而被抓捕很长时间后,中国媒体才报道他们的案件。属于阿布力米提和阿部杜艾海提的地产,与其他几十人的资产一起,出现在淘宝司法拍卖网上。

过去报道过的案件

案件 1: 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Abdujelil Helil)和买买提阿力.喀什噶尔力(Mamatali Kashgarli)

正在进行镇压中,最早被针对的实业家是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也被称为 阿部杜吉力利哈吉姆 ;17 “哈吉姆 Hajim” 是合成词,有haji, 指去麦加朝觐的人;以-m结束的单数第一人称,当加在名字、昵称之后、后成为后缀时表示相互间熟悉;很多维吾尔人当完成朝觐回到家乡社区之后,被称为某某阿吉,某某指代其名字。 他是喀什噶尔最富有者之一,还是全国政协委员,阿部杜吉力利作为喀什噶尔商会负责人,一个发展到拥有近200名成员且多数为非汉成员的非政府实体,在实业家群体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于2017年5月被抓捕,当时正值对维吾尔人大规模抓捕期,多数人被送进集中营。喀什噶尔地区中级法院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检察院喀什噶尔分院指控他“融资支持恐怖主义活动。”通过两次开庭,法院对其公司罚款5百万人民币(U.S.$770000多),没收7千3百万人民币(U.S.$1千1百万多)资产,并判处他14年徒刑。18“‘恐怖主义’指控上诉后被推翻已8个月,但维吾尔商人仍被监禁“,自由亚洲电台,2019年9月17日, 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appeal-09172019145104.html 公开的公司档案显示,喀什噶尔公安局于2017年,对 阿部杜吉力利所属克州万山矿业公司实施1百万人民币(U.S.$154,755)的资产冻结,对新疆金帝玲芳土地开发公司实施2千8百万人民币(U.S.$433,315)资产冻结。19 C4ADS获得的档案: “股权冻结执行通知书文号喀什公(经)冻财字 (2017) K056号” ,“喀市公(经)冻财字(2017)131201号;限制高消费案号(2020)新31执恢9号” 。

属于阿部杜吉力利毗邻艾迪卡尔大寺的一栋集餐饮、旅游商务的楼房最早于2019年8月为拍卖出现在淘宝上; 拍卖完成于2020年10月出现,显示一位名字叫陈楚宏的个人以53,645,410元 (8百2十多万美元)价格将楼房买走。20 “喀什市解放北路(艾提尕尔大巴扎)四层商业用途房地产” ,阿里巴巴司法拍卖,2020年4月10日, https://sf–item.taobao.com/sf_item/6268410​11883.htm?spm=a213w.7398504.paiList.11.61a37dedRNn14E&track_id=2ca0a5b6-ac97-48d3-95db-e8f8997dc8c2, 档案: https://bit.ly/39sJ6Ei 拍卖单子显示,该资产是有喀什噶尔中级人民法院没收的,但没有任何附加说明文件或案件号码;拍卖单子只显示资产主人为“阿某某”,“阿”是阿部杜吉利力名字中文发音的第一个字“阿不都吉力力.赫力力。”

2021年8月就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案件,对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搜索,只找到了两份只和在喀什噶尔该栋楼有关的文件。2018年8月,喀什噶尔农业银行和其他两人一起,就一笔4千万元(超过6百万美元)贷款起诉阿不都吉力力。2018年8月,法院没收了评估为总价为76,636,300人民币(11,820,934美元)的该栋楼。21 “喰疆喀什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新疆海利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喀什天德立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等借款纠纷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2020)新31执恢9号之三”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噶尔中级法院,2020年12月29日,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fd8889e2​​c3ff47159e84aca0009ac00d, 档案 here.  Several Kazakh former detainees have reported aggressive demands for loan repayments from banks following their release from the camps. 参看 Safiya Sadyr, “新疆集中营债务陷阱” 外交政策,年8月8日, https://thediplo​mat.com​/2020/08/the-xinjiang-camp-debt-trap/ 他妻子反对没收的诉讼,在2021年1月被喀什噶尔中级法院驳回。22 “喰疆喀什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新疆海利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喀什天德立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等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2021)新31执异14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噶尔中级法院,2021年1月28日,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0f5b485a21c24845ad1eacbd01156e3f, 档案 链接 极有可能这些法院文件,而不是其他,出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是因为这文件牵涉并不敏感的无能力还贷——可能是阿布都吉力力被抓捕而造成的,而被抓捕文件却还是机密;阿不都吉力力的公司,如果没有被罚款或他的帐号不被冻结的话,可能不会还不了贷款。事体的重大在于,伴随拍卖的完成,一个处于著名维吾尔城市喀什噶尔历史中心的建筑,通过中国政府之拍卖,由维吾尔人之手转到了汉人手里。

阿不都吉力力因其律师递交申诉,指出他的第一次审判因其没有被允许拥有律师,而“违反了司法程序”,而于2019年被第二次开庭审判; 2019年1月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法院将案件发回喀什噶尔中级法院重审;23 “‘恐怖主义’指控上诉后被推翻已8个月,但维吾尔商人仍被监禁“,自由亚洲电台,2019年9月17日,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appeal-09172019145104.html 一位在海外的其家庭朋友接到信息,阿不都吉力力的健康在监狱急剧恶化,几次他从监狱被转到喀什噶尔医院治疗;同一朋友收到的文件揭示在第二次庭审,他被指控的罪名更加严重了,他被指控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成员。24 所谓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危胁,被中国政府广泛用于合法化其在维吾尔地区和国际上镇压性政策的主要理由。这一名称被用于一小股在1990年代存在于阿富汗的维吾尔人,这股维吾尔人事实上到2000年代已消失;美国国务院于2002年将该组织列于国外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清除名单,该做法被视为是美国为了获得中国对国际反恐支持的姿势,但美国于2020年将该组织自其名单清除。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能提供证据证实该组织存在或在中国境内实施了暴力;参看 Sean Roberts, “为什么美国政府听信中国政府所谓维吾尔恐怖分子之词?,” 外交政策,2020年11月10日;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0/11/10/why-did-the-united-states-take-chinas-word-on-supposed-uighur-terrorists/ 审判在叶城县比纳姆监狱于2021年3月17日秘密举行;属四川律所的他的律师,开庭前一周收到开庭通知; 司法部以判决已定律师无法证明 阿不都吉力力无辜,而劝说律所放弃案件。25 “对判决提出上诉的维吾尔人被以新罪名加刑,” 自由亚洲电台,2021年3月31日;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appeal-03312021195​653.html

买买提阿力.喀什噶尔力被抓捕并和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一起,以“资助恐怖主义”指控被审判;法院判处他15年徒刑并没收其7千4百万人民币(超过一千万美元)的资产;买买提阿力和他兄弟阿赫买提.喀什噶尔力(也被称为 Ahmet Kashgarli)都是入籍土耳其公民,他们都在中国进行贸易,买买提阿力以乌鲁木齐一服装店为基地,做土耳其进口贸易。26 Ahmat Kashgarli, 就中国法院的“恐怖分子“判决,讲述他与其兄弟买买提阿力.喀什噶尔力和商人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的关系,自由亚洲电台,2021年3月29日,https://www.rfa.org/uyghur/xewerler/uyghur-weziyiti-03292021193308.html 在和维吾尔人权项目的一次采访中,阿赫买提.喀什噶尔力说买买提阿力是在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被抓捕稍后,于2017年4月被抓走的, 阿赫买提告诉我们说他已将其兄弟信息传给了土耳其外交部,土耳其外交部说他们已收到中国方面的信息,他兄弟因“资助恐怖主义组织”而被抓捕。27 阿赫买提.喀什噶尔力, 与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访谈,2021年4月。

买买提阿力.喀什噶尔力和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没有任何正式的商务关系。指控他的罪名,看起来似乎与阿部杜吉力利的妻子将一大笔钱转给了 买买提阿力用于付清购买土耳其产品;阿赫买提.喀什噶尔力相信他兄弟和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被指控与恐怖主义有牵连,是基于其兄弟和土耳其的关系,包括与其本人的关系; 他说他从未与 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见过面,阿部杜吉力利在来土耳其时,在决定与谁见面问题上非常谨慎。买买提阿力指控罪名,二审还是维持原判。28 “新疆当局在监狱秘密再审中维持对维吾尔土耳其人的原判决,” 自由亚洲电台,2021年4月15日, 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retrial-04152021160420.html

阿部杜吉力利.赫力力和买买提阿力.喀什噶尔力的案件是揭示政府迅速转换对待维吾尔实业家领袖的一个典型案例; 迟至2017年2月,阿部杜吉力利还被政府媒体采访,赞美政府”营改增”降低了商务负担。29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营改增成为维护新疆稳定压舱石” ,中国财经,2017年2月2日,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7-02-17/doc-ifyarrcf4512347.shtml 他的喀什噶尔商会,还曾被政府媒体以对城市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及努力“反馈社会”而被赞美。30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记者手记:访喀什噶尔商会 小商会转动大社会” ,2015年6月17日,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5/0617/c70731-27169631.html 政府一开始支持商会成员与海外的关系;政府还同时赞美阿部杜吉力利的公司,新疆海利力国际商贸有限公司,因其在2015年,与阿联酋航空合作运行至阿联酋包机,被誉为“促进南部新疆及喀什噶尔贸易、运输、旅游和文化交流。”31 中国新闻社 “新疆喀什开通直飞阿联酋沙迦商务旅游包机” ,2015年2月12日,http://www.chinanews.com/gj/2015/12-07/7660156.shtml 在2016年,喀什噶尔商会因设立中巴经济走廊商贸平台,以支持一带一路倡议,将成员与巴基斯坦商务连接而被肯定;32 “喀什噶尔商会组团赴巴基斯坦参加’巴—中经济走廊商贸论坛’”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联,2021年9月19日, https://www.acfic.org.cn/gdgsl_362/xinjiang/xjfgdt/201504/t20150411_37553.html 讽刺的是,不到半年,很正常的到阿联酋或巴基斯坦的访问,对维吾尔人而言,已然成为了“极端主义”的标志。33 Human人权观察, “‘清除思想病毒‘:中国针对新疆穆斯林的镇压运动,” 2018年9月9日, https://www.hrw.org/​report/2018/09/09/eradicating-ideological-viruses/chinas-campaign-repression-against-xinjiangs#

案件 2: 阿部力米提.阿巴拜克尔(Ablimit Ababakri )和 阿部杜艾海提.阿巴拜克尔(Abduehet Ababakri)

和田土地开发商,两兄弟阿部力米提.阿巴拜克尔和阿部杜艾海提.阿巴拜克尔的案件, 是罕见的揭示中国政府不打自招承认以恐怖主义罪名监禁维吾尔人的例子;兄弟俩出现在2021年中国环球电视网以“暗流涌动:新疆反恐挑战”为题纪录片中,利用该片,中国政府宣传机器将维吾尔实业家群体描述为暗藏叛徒和恐怖分子。34 中国环球电视网, “暗流涌动:新疆反恐挑战,” 2021年4月1日, https://news.cgtn.com/news/2021-04-02/The-war-in-the-shadows-Challenges-of-fighting-terrorism-in-Xinjiang-Z7AhMWRPy0/index.html

维吾尔人权项目发现在两兄弟名下的价值千百万美元的资产和公司,和田墨玉县玛卡尼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淘宝于2021年2月被拍卖;拍卖资产包括:

上述每一项拍卖都有着相同的法院执行号码: (2020)新3222执545号执行裁定书。然而,我们无法找到法院有关两兄弟被抓捕、审判和判决的法院正式文件; 我们也无法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找到和两兄弟相关的法院文件。

和田土地开发商,两兄弟阿部力米提.阿巴拜克尔和阿部杜艾海提.阿巴拜克尔的案件, 是罕见的揭示中国政府不打自招承认以恐怖主义罪名监禁维吾尔人的例子。

在2021年中国环球电视网纪录片中,Ablimit 和 Abduehet 同时出现突显其对维吾尔社会相互交叉的描述,包括以“恐怖分子”罪名被判出终身监禁的教育厅官员;39 教科书编辑们所谓的“罪行“包括编辑课本中描述当地维吾尔人抵抗满清(1644-1912)侵略的故事;全部教科书通过了审查并被正式批准出版和在维吾尔地区教育领域使用,而且自2003年起一直就在用,但在目前的大镇压中,却被解释为是”煽动民族仇恨“。 纪录片声称阿部力米提及阿部杜艾海提 和前政府维吾尔官员希尔扎提·巴吾顿(Shirzat Bawudun) 有关系,声称希尔扎提与“外国恐怖主义组织勾结,以里应外合破坏中国反恐和反极端主义工作。40 “新疆政法委原副书记勾结境外恐怖分子,妄想’建国’当’领导人’” ,观察,2021年4月2日,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21_04_02_586152.shtml. 希尔扎提·巴吾顿是一位公共安全高级官员,曾担任过很多重要职务,包括任新疆司法厅厅长和政法委副书记等; 中国环球电视网纪录片将其描述为是“一个典型的‘两面人’“。 在看起来是一强制认罪片段,希尔扎提说他想成为独立东突厥斯坦的领导人。41 这与之前指控前新疆食品药物监督局局长、新疆医科大学校长哈力姆拉提.乌普尔非常类似,他以所谓准备建立独立国家并担任其领袖而在2017年被判处死缓; 参看 “著名维吾尔知识精英以“分裂主义“罪名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自由亚洲电台,2018年9月28日,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sentence-09282018145150.html 纪录片声称希尔扎提·巴乌东支持 阿部力米提和阿部杜艾海提的商业帝国,是为其计划中’破坏“建立经济基础,他命令俩兄弟向在埃及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寄1千万人民币(1百50万美元)并向伊斯兰国遣送60名维吾尔年轻人。42 Xia Kedao, “谁是祸害新疆的‘内鬼’?” 中国新闻, 2021年4月2日, https://news.sina.com.cn/c/2021-04-02/doc-ikmyaawa4407093.shtml. 中国政府经常凭空指控维吾尔人与ETIM有牵连;尽管指控维吾尔地区存在恐怖主义网络的证据根本不存在,但中国政府却以所谓的“(恐怖主义)网络”作为其暴力镇压和强制同化维吾尔人的主要理由。纪录片中个人出现的镜头,突显中国政府经常在其宣传中使用的标记性强制认罪手段;更多有关ETIM,参看Sean Roberts, 《对维吾尔人的战争:中国针对新疆穆斯林的镇压》(Princeton, NJ: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 2020年)。更多有关强制认罪和绑架行视频,参看 维吾尔人权项目, “‘政府从不迫害我们:中国政府证实人还活着的视频,是对维吾尔家庭团聚的威胁和践踏,” 2021年2月2日, https://uhrp.org/report/the-government-never-oppresses-us-chinas-proof-of-life-videos-as-intimidation-and-a-violation-of-uyghur-family-unity/

在一次与维吾尔人权项目的采访中,阿部力米提的儿子阿部杜萨拉姆说他发现他父亲和叔叔在纪录片中的形象使他震惊,他说因其父亲被剃光头、瘦弱身形,当看到纪录片一定格图片时,他第一眼根本无法认出他父亲。阿部杜萨拉姆也根本无法相信一个政府媒体居然将他们指控为恐怖分子;他说他听说是乌鲁木齐纪检委,于2017年2月先拘押了他叔叔;据说当警察于2017年4月前来抓捕阿部杜拉艾海提时,显然是不知道他已经被纪检委拘押,他们就将阿部力米提抓走了; In 2020年阿部杜萨拉姆 他听说他父亲你和叔叔可能将被重判,但他从没有想过他们会被以恐怖主义罪名指控。43 阿部杜萨拉姆(Abdusalam Ablimit), 与维吾尔人权项目的采访,2021年5月。

阿部杜萨拉姆否认纪录片中的指控;他指出因希尔扎提巴乌东和他父亲都是和田人,在乌鲁木齐也仅只是社交性交往;阿部力米提和阿部杜艾海提很早就开始了创业,在2000年当他们工作的国有企业破厂后,他们就开始涉足私人糖业批发;他们在早期成功基础上开设城市公共汽车、出租车公司、餐厅,最后发展到在和田设立商务和住房地产开发。

和其他许多富裕家庭一样,他们也有海外关系;阿部杜萨拉姆于2011年得以前往埃及在坦塔大学语言项目学习;他的叔叔阿部杜艾海提将他的孩子于2012年报名送到开罗的以国际学校学习,到2015年为止他叔叔来回于开罗和和田之间; 阿部杜萨拉姆告诉我们他叔叔将其孩子送到埃及纯粹是为了教育,而且还特别小心所作所为,住在远离住在城里维吾尔人的新开罗富人区。他继续指出,希尔扎提巴乌东和他父亲、叔叔从未如记录片声称在埃及见过面;他还说塔伊尔.阿巴斯(Tahir Abbas)和希尔扎提巴乌东从未如纪录片所声称有关系,也未曾见过面。44 “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否认和被谴责官员、“恐怖分子”组织有联系,” 自由亚洲电台2021年4月16日, 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denies-04162021170223.html

案件 3:如则哈吉.哈米杜力(Ruzi Haji Hemdul)和麦合买提.哈米杜力(Mehmet Hemdul)

另一个著名维吾尔实业家在早期大抓捕中被关押,稍后显然是在秘密开庭后被审判案件是俩兄弟如则哈吉和麦合买提.哈米杜力;俩兄弟合伙拥有新疆如则哈吉有限公司,一从事运输业公司,和库尔勒奇兰巴格房地产开发公司,是库尔勒最成功的维吾尔实业家;他们的声望因向社区清真寺建设捐款,以及资助有需要学生和孩子而升高; 此外,据他们的兄弟乌买尔江.哈米杜力(Omerjan Hemdul),在他们被政府失踪前,他们正在土耳其安卡拉建设一家医院。

乌买尔江目前住在土耳其,早已开始为其亲人发声; 2021年4月在接受维吾尔人权项目采访时,乌买尔江描述了他于2017年收到的信息显示他兄弟的账号被冻结,他们在乌鲁木齐、库尔勒和和田的资产被没收; 他估计在政府没收前,他们的总资产估计接近10亿人民币(1.4亿美元)45 乌买尔江.哈米杜力, 与维吾尔人权项目的采访,2021年4月21日。

两个在如则.哈米杜力名下的资产出现在淘宝拍卖;包括如下:

乌买尔江向我们描述了他是如何在2012年陪伴他父亲进行朝觐并留在沙特学习; 直到2016年9月,他还能够继续到库尔勒探访家人;那年9月,他还留在东突厥斯坦的妻子告诉他当局来收缴她和女儿的护照;他妻子告诉当局她将在两天内上缴她们的护照,然后带上两个有护照的女儿逃亡;她被迫将其两个没有护照的女儿交给她们的奶奶照顾,至今他们分隔两地。

乌买尔江通过其在东突厥斯坦的信息源获得他兄弟的信息,包括一位他兄弟公司的汉人员工; 2017年10月,当局将如则抓捕, 麦合买提告诉乌买尔江有他负责在安卡拉的资;同年11月麦合买提被拘押;乌买尔江告诉我们他听说他的两个妹妹也被送进了集中营,后被释放,他至今不知道他母亲的下落。

后来,乌买尔江接到信息,如则.哈米杜力被判25年,麦合买提.哈米杜力被判15年;他确信他们被判刑入狱可能和他们的慈善工作有关,资助维吾尔学生和向在建清真寺捐款,然而,他知道政府针对他们是因为他兄弟的资产和成功,尤其是,他们俩兄弟一直就小心翼翼躲避政治议题;淘宝拍卖他们资产的附加文件没有任何有关他们被判刑原因;然而,他们的许多个人事务和商务,包括去沙特阿拉伯、去朝觐、进行伊斯兰慈善和向国外汇钱等,都是众所周知的法外拘押和抓捕维吾尔人借口,因而可能都成为了指控资助恐怖主义的因素。48 维吾尔人权项目, “‘思想洗脑:和田墨玉大规模拘押文件 ,” 2020年2月18日, https://uhrp.org​/report/ideolo​gical-transformation-records-mass-detention-qaraqash-hotan-html/

他确信他们被判刑入狱可能和他们的慈善工作有关,资助维吾尔学生和向在建清真寺捐款,然而,他知道政府针对他们是因为他兄弟的资产和成功,尤其是,他们俩兄弟一直就小心翼翼躲避政治议题。

牵涉如则.哈米杜力案件的有三个文件出现在中国裁判文书网; 一份是2019年,巴音郭楞州新华书店和巴州奇兰巴格房地产开发公司就拆迁安置的合同纠纷;49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新华书店与巴州其兰巴格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执行实施类民事裁定书(2019)新2801执保312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市人民法院,2019年12月26日,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2f4863df46054c39ab13ab2e00d2edb1, 档案 链接 国有新华书店要求冻结将近7百万人民币的公司资产,法院执行了;2019年11月,巴州奇兰巴格房地产开发公司的81%股份被竞拍,但稍后被撤销。50 “巴州其兰巴格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名下(81%)股权进行拍卖,” 阿里巴巴司法拍卖,2019年12月15日,https://sf-item.taobao.com/sf_item/607332​212487.htm?spm=a213w.7398554.paiList.16.75581d88Pbb8DK, 档案 链接  我们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找到的文件显示一位名字叫阿力姆.马合姆提(Alim Mahmuti)的个人就股份拥有权进行了纠纷诉讼,他要求冻结大约2,494,800人民币(386,084美元),跟随另一个要求解冻40.5% 的巴州奇兰巴格房地产开发公司股份,法院都支持;51 “阿里木·马合木提与肉孜·艾木都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执行实施类民事裁定书 (2019)新2801执保234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市人民法院,2019年11月29日,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175a3ee​a571b47bc9ff3a​b1300ca8873, 档案 链接; “阿里木·马合木提与肉孜·艾木都、巴州其兰巴格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执行异议之诉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2020)新28执230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11月28日,档案 链接  剩下40.5% 股份在淘宝上以将近2百万人民币(超过 300,000美元)价格拍卖成交。52 “巴州其兰巴格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名下(40.5%)股权进⾏拍卖” ,阿里巴巴司法拍卖,2020年1月15日, https://sf-item.taobao.com/sf_ite​m/609615224652.htm​?spm=a21​3w.7398504.paiList.1.4ff73b0cKGzadC&track_id=4cbf0bc6-0c65-4211-a028-230d1ee008eb, 档案 链接 拍卖和兄弟这些以刑事罪名没收资产之间关系不清楚;根据乌买尔江.哈米杜力提供的信息,在淘宝拍卖上出现的只是兄弟俩拥有财产的一少部分。

中国裁判文书网中的两份执行书,都是在2020年4月10日由库尔勒兵团法院签署,都提及 马合姆提.哈米杜力(Mehmut Hemdul);裁定书中一个名字叫阿部杜克热姆.图尔孙图合提(Abdukerim Tursuntohti)的个人要求法院裁定它拥有17.5%及额外2%的新疆尚迪房地产公司股份 阿部杜克热姆.图尔孙图合提声明他为拥有该股份于2018年付了款,但 麦合买提.哈米杜力(Mehmet Hemdul) “因各种原因“没有变更股份拥有权记录; 法院无视麦合买提.哈米杜力正在库尔勒兵团第二监狱服刑之事实,以公司是在和田登记的,而申诉人住在乌苏,因而法院没有管辖为由权驳回了诉讼。53 “蘿不都克热木·吐松托合提与买买提·艾木都股权转让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2019)兵0201民初529号“,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库尔勒垦区人民法院,2020年4月10日,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cf1b4ac7e7c34691a574ab9900261731, 档案 链接; “蘿卜杜哈巴尔·艾合麦提与买买提·艾木都股权转让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2019)兵0201民初530号”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库尔勒垦区人民法院,2020年4月10日,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7ac8bf21a05a45098449ab99002616ff, 档案 链接

案件4: 艾克拜尔.伊敏(Ekber Imin)、 买合麦提图尔地.伊敏(Mehmetturdi Imin)和 麦合买提江.伊敏(Mehmetjan Imin)

另一个群体抓捕审判兄弟的案件是艾克拜尔.伊敏(Ekber Imin)、 买合麦提图尔地.伊敏(Mehmetturdi Imin)和麦合买提江.伊敏(Mehmetjan Imin)他们分别担任和田最为成功开发公司,美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监工、经理和执行主任;艾克拜尔在涉足房地产之前就因玉石生意而致富; 2020年,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三兄弟,和20多名投资者和员工一起,于2018年被抓捕。54 “房地产开发商艾克拜尔.伊敏的超过30多名家庭成员和员工被拘押,”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1月21日,https://www.rfa.org/uyghur/xewerler/ekber-imin-01202020131349.html

我们发现属于三兄弟及其房地产公司的资产在淘宝被竞拍;拍卖附件文书显示以下资产是由刑事案件没收而来:

和田当地一位政府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艾克拜尔被判入狱25年,他的兄弟分别被判处20年刑期。60 由自由亚洲电台进行采访的译文可在shahit.biz看到,参看“录取7076: 艾克拜尔.伊敏,” 新疆受害者数据库,最后更新于2021年2月12日, https://shahit.biz/eng/viewentry.php?entryno=7076 官员对兄弟们被判入狱给予了不同的说法,包括为前被抓捕人员提供住房及在房屋设计中融入少数民族和宗教特征;61 “确认维吾尔房地产大鳄和其弟弟被监禁,包括至少20名员工,“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1月17日, 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mag​nate​-01172020175553.html 对艾克拜尔的被抓捕,中国政府唯一一次报道是在2021年2月新华社反驳“新疆受害者数据库“,该文声称他被判处25年是因为领导有组织犯罪,敲诈、抢劫和非法拘押。62 中国新闻, “新疆民众现身辟谣:“维吾尔司法档案库”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库’” ,2021年2月1日, https://www.chinanews.com/gn/2021/02-01/9401984.shtml; “录入7076: 艾克拜尔.伊敏,” 新疆受害者数据库,2021年2月12日更新, https://shahit.biz/eng/viewentry.php?entryno=7076 文章没有提他的兄弟麦合买提江和买合麦提图尔地。

图 11:屏幕截图显示艾克拜尔.伊敏(Ekber Imin)所擁有之住宅楼中遭到拍賣的公寓。 资料来源:淘宝司法拍卖。

自2018年在全国范围内展”扫黑除恶“运动以来,被指控与有组织犯罪有牵连实业家人数出现了爆炸性增长。 就维吾尔人被镇压而言,“扫黑”是为了完成政治镇压要求数量,被迫害者亲人都认为他们的亲人是无辜的。63 Emily Feng, “中国大规模反腐在全国范围演烧企事业家,“ 国家广播电台(NPR),2021年2月4日, https://www.npr.org/20​21/03/04/947943087/how-chinas-massive-corruption-crackdown-snares-entrepreneu​rs-ac​ross-the-country 法院和公安局收到指示专门针对“对政治安全,特别是对政治权力和系统构成威胁的”组织;64 Jeremy Daum, “稳定与控制,对内对外,” 中国司法翻译,2021年7月21日, https://www.chinalawtranslate.com/en/stability-and-control/ 维吾尔地区的公安局将“扫黑”运动目的规定为是针对“挂着民族和宗教‘旗帜“垄断市场,犯罪集团”和“在乡村扰乱公共秩序的邪恶宗教势力”。65 中国司法翻译, “新疆乌苏市公安局报告与揭发地下势力的通告” 2018年2月14日, https://www.china​law​translate.com/en/xinjiang-wusu-city-public-security-bureau-notice-on-reporting-and-revealing-underworld-forces/

这一背景建议扫黑运动被用于针对维吾尔人的指导,极有可能用在在 艾克拜尔、麦合买提江和买合麦提图尔地.伊敏案件;利用“有组织犯罪”指控艾克拜尔伊敏有可能是为了完成“扫黑”运动任务以及使没收资产合法化。如果中国媒体的报道可靠,艾克拜尔的案子就不是以常用“资助恐怖主义”罪名指控的;然而,因中国政府继续将该案及其他许多维吾尔人案件相关文件保密,我们对该案了解非常有限。

案件5: 艾力.阿部杜拉(Eli Abdulla)

艾力.阿部杜拉是和田的一个地产发展商,他在大镇压刚开始是失踪,在2017年被判刑,据信息源透露他被判处终身监禁;66 “录入6631: Eli Abdullah,” 新疆受害者数据库, 2021年4月2日更新, https://shahit.biz/eng/viewentry.php?entryno=6631 就如艾克拜尔.伊明和他兄弟案件一样,有很多他的亲人和公司员工同样被抓捕;一位和田政法委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他因为向当地清真寺捐款而被判刑,尽管也有传说认为他是因和一个汉人公司竞争控制玉石开发生意而被抓。67 “维吾尔开发商确认被判终身监禁,众多亲人和员工也被判刑” 自由亚洲电台 2019年12月20日,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developer-12202019165452.html

尽管他为什么被判刑的详细原因没有被公开,然而,与上述案件一样,当局没收了他的资产。维吾尔人权项目找到了几个属于他的资产在淘宝被拍卖 ,包括:

以前报道过的案件

维吾尔人权项目找到了另外一些揭示镇压针对维吾尔实业家的拍卖案例;与上述案件不同,以下案例所牵涉个人的抓捕,任何地方都没有报道过;以下7个案件全部包括了法院判决明确指出被判个人因犯有“资助恐怖主义活动”和“极端主义”;与之相反,上述 案件1至5,指控罪名信息来自海外亲人,甚至于中国政府媒体。对这些实业家的政治化的指控,使维吾尔人权项目得出结论:他们是作为2016-17年大镇压的一部分而被镇压。

一份附加在淘宝拍卖几处资产的法院执行裁定书罗列了28个以“帮助恐怖主义活动”罪名被同时审判者名单。法院文书缺乏详细内容,没有解释为什么他们被同时审判,具体罪名是什么。

案件 6: 艾萨.吉力力(Isa Jelil )和其他27人

一份附加在淘宝拍卖几处资产的法院执行裁定书罗列了28个以“帮助恐怖主义活动”罪名被同时审判者名单。这些人之间的相互关系一是搞不清,一些拥有同样的姓,有可能是兄弟;70 如我们在此前注释所提示,绝大多数维吾尔人使用父名做姓;因而,拥有相同姓的个人极有可能是兄弟姐妹,但有可能在音译汉文时,考虑到可能的音译错误,使用了不同的汉字。 发源文件声明艾萨.吉力力( Isa Jelil) 和其他27人因帮助恐怖主义活动而被判刑,法院没收了他们的资产、冻结了他们的账号。71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8)新3224执248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18年6月29日,档案 链接  在这28人中,Tursunnisa Tursunniyaz,只有一位女士)。法院文书缺乏详细内容,没有解释为什么他们被同时审判,具体罪名是什么。根据被拍卖资产数量清楚的是他们当中有些人拥有大量财富。

洛浦县人民法院在2018年发布的文书,列出了下列人员:

名字 中文名字发音 出生
Isa Jelil  艾萨·吉力力 1/1/1975
Ehmettohti Imin 艾合麦提托合提·伊敏 11/3/1977
Abdureshit Eziz  阿卜杜热西提·艾则孜 2/17/1988
Abdulla Memetimin 阿卜杜拉·麦麦提敏 3/18/1960
Obulhesen Rozi  吾布力艾山·肉孜 9/7/1981
Urayim Begtomur  吾热依木·拜格铁木尔 3/21/1971
Memetimin Abdurahman 麦麦提敏·啊卜杜热合曼 12/4/1972
Mettursun Abdulla 麦提图尔荪·啊卜杜拉 5/17/1970
Rozimemet Jappar 如则麦麦提·加帕尔 2/15/1956
Tursunnisa Tursunniyaz  图尔孙尼萨·图尔孙尼亚孜 4/12/1975
Hebibullah Abdurahman 哈比布拉·阿卜杜热合曼 4/16/1989
Seydiemer Seyit  賽迪艾米尔·斯依提 1/30/1970
Turghun Abdulla  图尔贡·阿卜杜拉 10/30/1968
Metyasin Rozi  买提亚森·肉孜 1/1/1949
Aqil Nurmemet  阿克力·奴尔买买提 5/9/1970
Memetimin Obul 买买提敏·吾布力 5/20/1962
Aqil Metniyaz  阿克力·麦提尼亚孜 9/12/1971
Yasinjan Mahmut  亚森江·马合木提 3/14/1972
Ablet Mahmut  阿卜来提·马合木提 7/22/1978
Yaqubjan Mahmut  牙库甫江·马合木提 7/14/1967
Abdujelil Abduqeyyum  阿布都吉力力·阿布都克优木 3/19/1974
Tursunniyaz Rozi  图尔荪尼亚孜·如则 1/20/1965
Abduqeyyum Qurban  阿布都克尤木·库尔班 11/15/1961
Imir Abduqadir  伊米尔·阿卜杜喀迪尔 12/4/1971
Alim Abduweli  阿力木·阿卜杜外力 9/11/1961
Ablimit Ibrahim  阿卜力米提·伊卜拉伊木 10/17/1963
Mettohti Jelil  麦提托合提·杰力力 10/29/1970
Abduqadir Abduweli  阿卜杜喀迪尔·阿卜杜外力 9/3/1970

在和田的一栋商业楼,被称为“和田市北京西路100号国际商贸城”, 无视其属于家庭成员共有事实,因 Isa Jelil 案件而被拍卖。这些拍卖包括以下:

买买提艾力·艾萨和阿卜杜赛麦提·艾萨有可能是艾萨.杰力力的儿子;如果是,这一案件证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正在没收并拍卖被抓捕维吾尔人家庭成员财产,即便那些家庭成员并没有被司法起诉审判;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唯一提及艾萨.杰力力的法院文件是一份就乌鲁木齐住房的买卖合同纠纷,该文件声明他在洛浦县拘押中心被拘押。78 “蘿卜杜热西提·阿卜杜力木与艾沙·杰力力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 (2019)新3224执703号” ,洛浦县人民法院,2019年12月11日,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cda79c75ae3e41979aa7ab1f00d29604, 档案 链接

28人名单中属于其他人的资产在淘宝被拍卖。那些资产包括如下:

案件7: 阿卜杜乃比·拜科日 (Abdunabi Bekri)和15位其他人

我们找到了好几项拍卖,其与一份法院文书罗列16个人有关,他们都是以“资助恐怖主义活动“指控罪名而同时被判决。83 “执行裁定书 (2018)新3224执277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18年7月21日,档案 链接 此名单里的人,有4位女士和12位男士,其中两位女士年龄为75和76岁,一位男士年龄为80岁;全部名单如下:

名字 中文名字发音 出生
Sadiq Sali  萨迪克·萨力 1/11/1968
Patigul Abduwali  帕提古丽·阿布杜外力 2/18/1971
Sayipjamalhan Sali  萨衣甫加马力汗·萨力 11/23/1963
Memetjan Salihapiz  麦麦提江·萨力哈皮孜 1/10/1975
Eset Abduwali  艾赛提·阿卜杜外力 3/2/1963
Emduniyaz Mehmetimin  艾米杜尼亚孜·麦麦提敏 5/2/1965
Mehmetjume Mehmetimin  买买提居马·麦麦提敏 3/7/1976
Mehmetjan Metturup  麦麦提江·麦提图如普 2/2/1967
Yasen Metturup  亚森·麦提图如普 1/2/1971
Mehmetimin Metturup  麦麦提敏·麦提图如普 3/6/1979
Abdunabi Bekri  阿卜杜乃比·拜科日 5/19/1971
Abduhelil Qember  阿卜杜合力力·凯木拜尔  8/9/1957
Sali Hapiz  萨力·哈皮孜 9/20/1940
Gulayim Saidi 古拉衣木·赛迪 6/8/1946
Salamet Tomur  萨拉买提·图姆尓 9/20/1944
Gholam Azizulla  吾拉木·艾孜祖拉 3/8/1972

这一法院文书似乎是几项拍卖的执行文书,资产包括如下:

图 12:阿卜杜乃比·拜科日(Abdunabi Bekri)在和田的建筑。 资料来源:淘宝司法拍卖。

案件8: 克尤木·阿布都克热木(Qeyyum Abdukerim)和其他6人

洛浦县人民法院,在2018年同时以“资助恐怖主义活动“审判的例子罗列了7个人,其中两位是女士。87 “执行裁定书 (2018)新3224执278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18年7月12日,档案 链接;“洛浦县和⽥路南侧英巴扎街1号斯迪克商住楼⾼层⻔⾯房1层商铺的4号商铺” ,阿里巴巴司法拍卖,2019年2月15日, https://sf-item.taobao.com/sf_item/586018029142.htm?spm=a213w.7398554.paiList.8.4dd85a92A3bbjv, 档案 链接

名字 中文名字发音 出生
Qeyyum Abdukerim 克尤木·阿布都克热木 6/3/1976
Abdul Abdukerim 阿布都力·阿布都克热木 11/10/1981
Patigul Ghopur 帕提古丽·吾普尔 4/10/1981
Dolet Tashtomur  多来提·塔什铁木尔 7/18/1968
Aziz Abdukerim  艾则孜·阿卜杜克热木 10/7/1975
Rozem Abdukerim  茹扎木·阿布都克热木 10/1/1968
Aziz Abdulla 艾则孜·阿卜杜拉 5/25/1970

克尤木·阿布都克热木名下的商用地产被洛浦县人民法院没收并在淘宝拍卖,其包括:

案件9: 吉笔日拉·艾尼瓦尔(Jibrillah Enver)

2019年洛浦县人民法院以“资助恐怖主义活动“罪名指控一位叫吉笔日拉·艾尼瓦尔人并没收了其资产 。90 “执行裁定书(2020) 新 3224执321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2019年3月13日,档案 链接 他以”和田市丝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执行主任、总经理及拥有60%股份进行了登记;吉笔日拉·艾尼瓦尔名下的资产在淘宝上拍卖的包括:

  • 乌鲁⽊⻬巴依徕客商贸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该股权于2019年7月被拍卖,由 新疆中疆⼩巴扎商贸有限公司以6千6百万元人民币(1千多万美金)价格拍走;91 “吉⽐⽇拉·艾尼瓦尔在乌鲁⽊⻬巴依徕客商贸有限公司处所有的100%股权” ,阿里巴巴司法拍卖,2019年7月24日, https://sf-item.taobao.com/sf_item/5968206​52433.htm?spm=a213w.7398554.paiList.2.c3175a92xGbhBC, 档案 链接
  • 工业用地权和房地产,2020年7月,由和田新生医院公司以51444650元人民币(8百多万美金)价格竞拍成交;92 “位于和田市伊力其乡托万阿热勒村的一宗工业用地使用权,地上房产和4栋砖彩房” ,中国拍卖网司法拍卖,2020年7月27日, https://sf.caa123.org.cn/pages/lotdetail.html?lotId=3688, 档案 链接 一份上传到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法院裁定书声明该资产,在艾尼玩·阿布拉名下的,实际上是属于吉笔日拉·艾尼瓦尔的。93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20) 新 3224 执恢 64 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20年6月5日,档案 链接

案件10: 阿米尔·阿卜都热希提(Amir Abdureshid)

在阿米尔·阿卜都热希提(Amir Abdureshid)名下的资产,在2019年几次出现在淘宝拍卖上,法院附件文书声明他因“资助恐怖主义活动“而被判刑。94 “执行裁定书(2020) 新 3224 抜恢 30-3”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19年6月27日,档案 链接  这些资产罗列如下:

附加法院裁定书声明公司股份,等级资本为3千万元人民币,看起来是在阿德力·阿布都热西提的名下,但实际上属于阿米尔·阿卜都热希提。100 “执行裁定书(2019)新3224执30-1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19年6月27日,档案链接 竞拍成交者是阿德力·阿卜都热希提,他把自己的股份买回来了。 一份日期为2021年1月的法院文件,声明法院正在没收阿米尔·阿卜都热希提全部资产程序时,一位名字叫⽊塔⼒甫·买吐逊,天雪油米公司合伙人,提出了反对诉讼;根据法院文件,洛浦县公安局于2018年3月开始了对 阿米尔·阿卜都热西提的调查并对其资产进行了评估;同年4月,公安告诉天雪油米公司,为了不影响其运作,他们需要没收与阿米尔·阿卜都热西提在该公司拥有股份等值的财产;该公司分两次向洛浦县公安局转账,每次1百80万元人民币(278560美金);7月份阿米尔被判刑全部财产被没收; 穆塔力普.买提图尔孙(Mutellip Mettersun)要求返还他的钱的诉讼均被洛浦县人民法院和和田人民法院驳回,因转账是以公司名义进行的,而不是他个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适用法律条款不当,并发回初审法院从新开庭审理 。101 “眨塔⼒甫·买提吐尔逊与阿⽶尔·阿不都热希提没收财产执⾏审查类执⾏裁定书(2020)新执监122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法院,2021年2月21日,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32bd503c37524c018146ac8000990211, 档案 链接

案件11: 如则托合提·如则麦麦提(Rozitohti Rozimemet)

并不是每一个资产被没收、拍卖的个人都是以资助恐怖主义活动被判刑;一位名叫如则托合提·如则麦麦提(Rozitohti Rozimemet)是以“利用极端主义破坏执法、寻衅滋事”罪名被判刑。102 “执行裁定书(2019)新3224执518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19年7月1日,档案 链接 他拥有的加油站被以7百万元人民币(1百10多万美金)价格被拍卖,有一位名字叫朱亮通的于2019年8月将其拍走。103 “洛浦县恰尔巴格乡西域加油站的房屋建筑物、机器设备、土地使用权及经营权整体拍卖”;阿里巴巴司法拍卖2019年8月17日, https://sf-item.taobao.com​/sf_item/598466252773.htm?spm=a213w.7398504.paiList.30.62ba6178aZEmAr&track_id=440da274-0e5b-421d-80da-c33d9585268e, 档案 链接

案件12: 阿卜杜马力科·阿卜杜外力(Abdumalik Abduweli)

2018年,洛浦县人民法院以“宣传恐怖主义、煽动恐怖主义活动、寻衅滋事和聚众闹事扰乱社会治安”罪名将阿卜杜马力科·阿卜杜外力审判入狱;104 “执行裁定书(2019)新3224执106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19年2月14日,档案 链接 作为法院对他罚款的一部分,他在乌鲁木齐的公寓及其内设,在2019年6月,以超过1百万元人民币(150000美金)价格被拍卖;105 “乌鲁木齐市天山区解放南路191号金币山小区1栋2007室房产及家用电器” ,阿里巴巴司法拍卖,2019年7月23日,https://sf-item.taobao.com/sf_item/59775876​0756.htm?spm=a213w.7398504.paiList.23.36ae2763BaIrNn&track_id=d67c5cc5-2b27-4666-8507-b30ad1365ce2, 档案 链接 他的SUV也被以165,240元人民币(25000美金)价格拍卖。106 “新A-631Y1雷克萨斯3456CC小型越野客车一辆” ,中国工商银行,2019年1月12日,https://mgf.trade.icbc.com.cn/mobile/sfpmWholeSaleProd/sfpmSubjectMatter.jhtml?prodId=B000548821, 档案 链接 “执行裁定书(2019)新3224执恢79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人民法院,2019年11月13日,档案 链接

V. 总结

本报告展示的证据揭示,中国政府正在一场被很多学者定性为是种族灭绝的,针对维吾尔人的镇压运动中,没收规模极大的维吾尔人资产。本报告讨论案件中的每一个人被以政治化罪名秘密审判,因而,在大规模抓捕拘押维吾尔人当中,自2016/2017年来至今,有一大批被以“资助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被判刑入狱。

正视围绕大规模抓捕和判刑入狱笼罩的神秘,使得维吾尔人权项目自淘宝拍卖得到的信息极为珍贵;本报告陈述个人被指控抓捕细节政府仍未公布; 在全部案件中两人的被审判入狱,政府甚至未公开;一些信息是通过受害者亲人或相识传到国外的,经常是以其在东突厥斯坦亲人安危为代价。

对维吾尔实业家的镇压,展示对维吾尔精英和他们在维吾尔社会会中领袖作用的更为广泛的攻击,以削弱维吾尔社区区;对到海外旅行过、或有海外关系、或遵行伊斯兰实践、或做慈善维吾尔人的攻击并不局限于富裕者,有可能资产没收同样在那些中下阶层中也普遍发生。

与正在进行镇压有关的资产没收规模的全面信息,仍然是个谜;对维吾尔地区大规模抓捕入狱的未来研究,必须与拘押人数比例同步调查在社会各界层中的资产没收规模之多大;我们找到的拍卖,肯定无法反应问题的全部,极有可能如果资产没收是广泛存在的,只有极少数出现在了淘宝;除了我们在本报告讨论的法院文件外,我们还找到了很多其他资产拍卖,以及其相关法院文件,文件意味可能是刑事案件没收,但因为缺乏确认细节,维吾尔人权项目最终决定不加进报告。

剥夺个人资产,是一种对维吾尔家庭和社会,进行强势群体性惩罚的迫害手段;一些案件中的细节指出审判入狱和没收资产是以极快的速度,及几乎没有监督下进行的。在几起案件中,对被没收资产之主权纠纷有记录。在其他案件中,当局将被判入狱者家庭成员的资产也没收了。正视指控罪名的政治化和神秘性,剥夺如此众多维吾尔人的资产,应该使人们高度质疑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财产权和依法治国的承诺。

本报告展示证据同时令人关注阿里巴巴集团在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迫害中的同流合污。

自2012-13年习近平上台以来,国家和党花费大力清除中国社会任何潜在威胁政权中心;在东突厥斯坦这一清洗达到了其极端,在那里任何独立的维吾尔身份表达都被当局认定为是威胁; 党和国家政策目标是将作为独特民族的维吾尔人灭绝;证据展示的系统性剥夺维吾尔人的做法,应该以这个角度审视,作为一个正在进行种族灭绝的潜在征兆。

本报告展示证据同时令人关注阿里巴巴集团在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迫害中的同流合污。淘宝在提供一平台,允许中国政府将在正针对一个民族进行镇压中,通过政治化抓捕抢来得的维吾尔人资产进行以处理。尽管中国的公司几乎没有能力拒绝政府,但他们与中国政府的沆瀣一气必须被机构、个人投资者,与其合作大公司、消费者所关注。

维吾尔人权项目敦促国际社会关注这一问题,记者、人权组织和其他相关机构应该进行进一步的调查研究;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对镇压规模保密 ,包括隐藏以“资助恐怖主义活动“和其他编造、政治化罪名监禁维吾尔人有关法院文件,国际社会对维吾尔地区司法程序抱持怀疑态度并施压中国要求其改变政策。

VI. 政策建议

对中国政府的建议

  • 公开以“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其他罪名判刑入狱维吾尔人,被指控详细内容及证据的法院文件;
  • 赦免和释放,通过不符合中国法律、或国际标准对司法程序、权利和透明要求,而被监禁个人和其家庭成员;
  • 关闭非法拘押营系统,释放那些被无端抓捕拘押人员;解除前被拘押人员记录,在家软禁,警察骚扰和对前拘押人员的监视。对前被拘押人员和被监禁人员因在政府监禁中而遭遇的财产损失,进行陪产,且
  • 解释清除那些资产是在“反恐人民战争“中从维吾尔人没收来的,并对因政治化罪名而被剥夺资产维吾尔人进行还原、赔偿。

对世界各国

  • 施压中国政府要求其停止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民族的镇压,包括大规模非法拘押和大规模以政治化罪名判刑入狱维吾尔人;
  • 要求相关法规监督机构调查阿里巴巴集团,在处理被中国政府在正在进行镇压中没收维吾尔人资产中的作用;并采取相应措施;且
  • 从阿里巴巴撤出任何主权基金或其他公共投资机构资金。

对公民社团

  • 记者、学者和人权观察监督机构,应该继续就剥夺维吾尔人资产问题进行研究;且
  • 私人和机构投资者应该考虑从阿里巴巴撤资。

作者

《拍卖槌下》,由维吾尔人权项目经理马宁客( Nicole Morgret)通过搜集研究完成 。

封面设计:YetteSu(暂译:叶特苏)。

鸣谢

作者特别感谢同事爱丽丝﹒安德森(Elise Anderson)博士和亨利 . 萨兹耶夫斯基(Henryk Szadziewski )为本研究提供的建议和对原稿的通篇修订,感谢其他维吾尔人权项目工作人员对定稿提供的帮助;作者同时对自愿接受维吾尔人权项目采访,并以讲述其在东突厥斯坦被监禁亲人遭遇之维吾尔人给予我们的信任,包括艾赫麦提.喀什葛尔力( Ahmad Kashgarli), 乌麦尔江.哈米杜力(Omerjan Hemdul)和阿部杜萨拉姆.阿部力米提(Abdusalam Ablimit) 及其他各位表达深深的谢意;也真诚的感谢研究学者和活动家 阿部杜外力.阿优普(Abduweli Ayup) 与我们分享有关维吾尔企事业家群体信息和推荐采访者;我们同时也表达对伊琳娜·布哈林( Irina Bukharin)及高级国防研究中心(C4ADS)团队允许我们分享其商业和司法记录;最后,对滕彪律师不辞辛苦审阅初稿表示诚挚的谢意。

Related

精选视频

中国政府没收维吾尔人的财产并在淘宝上出售

加入维吾尔人权项目,一同讨论我们最近的中文版报告:《拍卖槌下:维吾尔人财产被没收、在线拍卖铁证》。

Play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