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之失踪

3月 21, 2022

发现要点

  • 我们怀疑至少有312位维吾尔及其他突厥穆斯林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目前处于莫种形式拘押中
  • 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及其他突厥穆斯林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的迫害,是中国在东突厥斯坦种族灭绝的一重要部分
  • 作为种族灭绝之重要部分,对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围剿,构成以灭绝维吾尔和其他文化身份为目的的新型态的精英灭绝

I. 绪论

據可靠信息來源估计据可靠信息来源估计中国当局,在东突厥斯坦自2017年起,在集中营、监狱和其他形式的拘押设施,无端拘押了至少1百多万维吾尔人。1被拘押人数,至2019年估计可能高达1百80万人被拘押于集中营,参看 Adrian Zenz, “‘洗脑、清心:来自中国文件有关新疆非法拘押营范围和规模的铁证“ 政治危机杂志 7, no. 11, (2019年11月), https://www.jpolrisk.com/wash-brains-cleanse-hearts/. 参考有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有能力同时拘押至少1百10万人的调查报道,参看 Megha Rajagopalan 和 Allison Killing, “中国可以在新疆一次拘押性一百万穆斯林,” Buzzfeed News,7月21日 2021, 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meghara/china-camps-prisons-xinjiang-muslims-size维吾尔人权项目 (UHRP) 分析研究了由海外维吾尔人收集记录的至少312位维吾尔、哈萨克和克尔克孜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案列之后,认为他们至2021年年底已被拘押或被监禁。

几位被迫害维吾尔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收到了国际媒体的广泛报道,包括民俗学专家热依拉.达乌提(Rahile Dawut)博士;2Chris Buckley 和 Austin Ramzy, “镇压笼罩西部中国,明星学者失踪,” 《纽约时报》, August 10, 2018年8月10日, https://www.nytimes.com/2018/ 08/10/world/asia/china-xinjiang-rahile-dawut.html新疆大学校长、教授塔史博拉提.提依普(Tashpolat Teyip);3Andreas Illmer, “塔史普拉提‧特伊拜: 维吾尔地理学领路人在中国消失了,” BBC, 2019年10月11日,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china-49956088 学者、诗人 阿布杜卡德尔.加拉力丁(Abduqadir Jalaleddin)博士;4“著名维吾尔学者在新疆首都乌鲁木齐被抓捕,” 自由亚洲电台, 2018年4月25日 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scholar-04252018140407.html前新疆医科大学校长、医学专家哈力姆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5“著名维吾尔知识分子以“分裂主义”罪名,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自由亚洲电台, 2018年9月28日, 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sentence-09282018145150.html和歌唱家阿布拉江.阿乌提阿优普(Ablajan Awut Ayup)。6Rachel Harris, “中国拘押维吾尔流行歌手,” Freemuse, 2018年6月11日 https://freemuse.org/news/uyghur-pop-star-detained-in-china/

我们收集和分析的证据显示对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的迫害,从规模或影响范围,都远甚于这些被报道案件所揭示;几百位被迫害维吾尔知识分子和其他精英的呼声一直未能发出来,包括新疆师范大学文学教授、系主任阿布拜丝儿.树库尔(Abdubesir Shukuri),文学教师、诗人古丽妮萨.伊明(Gulnisa Imin),和青年学者艾赫买提.莫敏塔热米(Exmet Momin Tarimi), (我们将在本简报第三部分就这三位案件进行更为详尽揭示。l)

此外,2017年春,正当大规模拘押进入高峰,就早已有几位著名的精英被判刑或正在服重刑;如: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因要求落实中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和温和批评中国针对维吾尔人歧视性政策而被迫害;他于2014年以「分裂國家罪」的罪名被中国当局判处终身监禁。其他著名案件包括作家努尔麦麦提‧亚森,据传他在服其10年徒刑期间于2011年死于监禁;7大赦国际, “中国:维吾尔作家在监狱死亡噩耗,” 2013年1月2日, https://www.amnesty.org/en/latest/press-release/2013/01/china-uighur-writer-s-death-prison-bitter-blow-freedom/文学批评家亚力坤茹兹,于2016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目前正在服十多年的刑期。8Dake Kang, “纠正:中国新疆放任的教科书故事,” 联通社, 2019年9月3日, https://apnews.com/article/4f5f57213e3546ab9bd1be01dfb510d3

我们收集和分析的证据显示对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的迫害,从规模或影响范围,都远甚于这些被报道案件所揭示。

目前被拘押312位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简报是对维吾尔人权项目早期研究报告的更新;此前我们发表了4份记录迫害维吾尔知识分子的简报:
2018年10月:231位知识分子被强制拘押于政治洗脑集中营;
2019年1月:338位学者和学生,被中国政府当作了当时被我们称为是“文化清洗”运动的目标;
2019年3月:386个被拘押、监禁、或失踪的知识分子與学生案例;和
2019年5月:435案例,包括125个学生。

本简报使用之被拘押者名单,不包括学生、已被释放者和几位在拘押中死亡、或释放不久即死亡者。9拘留期间死亡问题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尚未受到任何系统性之研究聚焦。仅举一个这样的死亡案例,参看维吾尔人权项目, “维吾尔人权项目就被拘押学者穆罕默德.萨利.哈吉之死强烈谴责中国政府,” 2018年1月30日,https://chinese.uhrp.org/statement/维吾尔人权项目就被拘押学者穆罕默德-萨利-哈吉之/

312位名单只包括我们能够搜集到其信息者,真正被拘押精英的数目似乎要高很多。我们搜集的数据和研究揭示,這是一场惩罚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的针对性运动;我们以勾画中国多面向、野蛮殘暴的社会再造工程,揭示中共国家领导下对维吾尔及其他精英的攻击,是透過摧殘知识分子和文化生产力来破壞维吾尔文化身份認同为目的的鎮壓。

针对知识分子和文化制作者的迫害运动,目的是摧毁维吾尔文化之独特性,以便将其同化融入同质的中国。

针对知识分子和文化制作者的迫害运动,目的是摧毁维吾尔文化之独特性,以便将其同化融入同质的中国;肖恩·罗伯茨(Sean R. Roberts)教授指出目前迫害运动之目的是,一次性并永远的强制一直在拒绝同化的维吾尔人,融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版本的“现代化”。10肖恩·罗伯茨(Sean R. Roberts),对维吾尔人的战争:中国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内部镇压运动(普林斯顿: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20 年),4罗伯茨揭示迫害运动和移民殖民計畫间的相互补充,“试图摧残意志和摧毁原生社区,隔离并破坏当地人之社群,边缘化剩余部分並執行强制同化。”11同上,5

我们的研究,向全球学术团体,就其与一个殘暴攻击维吾尔及其他精英的中国政府间的合作,提出一个非常根本的道德问题;当中国政府在东突厥斯坦至少将312位知识分子和文化生產者关进集中营和监狱之时,這些學術團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之学术机构的交换和学术合作还能一如往常继续吗?

我们敦促大学、研究人员和文化项目停止和中国教育部的合作,直到集中营被关闭,被监禁和判刑的公民获释并获得赔偿,作恶者接受司法审判;简报最后部分,我们也向相关各方提出了几项针对性的政策建议。

II. 资料来源和方法论

自2017,中国当局一直在拒绝公布大规模拘押和监禁官方数据;更甚, 野蛮镇压和日益强化的网络(及其他)审查使得直接和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联系获得信息根本不可能;这使得试图搞清镇压规模的研究人员面临巨大挑战;然而,根據可靠信息來源,包括外流的政府文件和幸存者提供的证词,为我们建立中国暴行罪之文字档案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线索。12Magnus Fiskesjö, “中国的再教育 / 集中营在新疆 / 东突厥斯坦与针对维吾尔、哈萨克等的强制同化、种族灭绝运动; Bibliography of Select News Reports & Academic Works,” 维吾尔人权项目,最后更新2021年11月17日, https://uhrp.org/wp-content/uploads/2021/11/Chinas-re-education-concentration-camps-in-Xinjiang-BIBLIOGRAPHY-3.pdf

与「维吾尔援助基金」的阿布杜外力.阿优普(Abduweli Ayup)合作,我们搜集制作了這312位被拘押或被监禁者的数据库,他們皆在2016年至2021年间失踪,目前可能处于某种形式的非法拘押。在搜集制作这一数据库時,我们对知识分子和文化生產者的定义是:拥有大学学位或毕业证書,或作为个人以写作、演讲、表演和其他面对公众活动中,在其所从事领域,为公众知识、文化和政治生活做出了显著贡献的人。

我们对进入数据库名单标准是,不具學籍的专业个人、或实践者(包括退休个人),依据下面将更详细陈述之证据,我们认为目前处于某种形式的无端、非法拘押狀態中的個人;目前数据库不包括几位维吾尔人权项目早期报告中已出现过的名字,包括大学生,看来已被释放和死于拘押或死于释放不久者。

数据库由8纵列组成,显示如下信息:被拘押者姓名,生理性别,职业/职称,所属學院/機構,其他职务/或从事专业,13很多精英公共知名度和影响力不是来自他们的主要专业(如作为生活收入的职业),而是他们专业之外积累的知识。维吾尔人中一些最多产诗人,如,他们主要职业不是从事文学。更多信息(如有),与新疆受害者数据库链接(如有),及我们对信息的确认程度(“确认”或“细节缺失”)。整个数据库可由此連結至我們網站参看,同时也透過Google Sheet对公众开放。

为了收集准确可信数据,尽可能减少失误,我们自几个不同信息源进行搜集和分析:

1. 中国网络。在研究初期,我们检视中国网络上公开现有信息; 在大规模拘押运动期间引起大家关注几起案件中,失踪学者所在大学几乎是同时删除了他们的简历。14包括新疆大学校长、教授塔史普拉提特伊拜、新疆大学教授纳碧江哈比布拉、新疆师范大学教授努尔穆罕默德欧玛尔乌史坤,和新疆大学金融与经济学讲师吐尔逊江柏赫梯博士等。因而,我们的研究就从失踪精英近期曾经工作过之大学和政府所属学术机构网络上搜寻他们的简历开始。

2. 采访。我们试图通过联系失踪个人在海外亲朋好友,尽可能為最多的案件取得确认。几起案件,我们直接从失踪精英住在维吾尔地区之外亲朋好友获得信息;然后,我们进行了一些非正式和半結構式采访以获得精英生活与工作方面信息;几起案件中,海外维吾尔知识分子,包括三位曾在西北民族学院的知识分子,向我们讲述了他们同事被非法拘押的遭遇;我们的研究人员进一步从大学其他人员、同事和近亲搜集信息,确认系里同事可能已经被抓捕信息。(本简报第 III部分简短陈述三位被拘押维吾尔精英的故事,我们依据的就是此类采访。)

3. 遭泄露的大规模拘押文件,包括墨玉文件和阿克苏名单。遭泄露的文件是我们研究的另一个信息來源。如,联想集团软件工程师努尔麦买提.哈姆提( Nurmemet Hamut) 和高中老师土尔孙.土尔干(Tursun Turghun)都有出现在阿克苏名单中。15人权观察, “中国:大数据针对新疆穆斯林” ,2020年12月9日, https://www.hrw.org/news/2020/12/09/china-big-data-program-targets-xinjiangs-muslims#. 墨玉名单的有关报道,参考 维吾尔人权项目, “‘思想改造’:和田墨玉大规模拘押记录,” 2020年2月18日, https://docs.uhrp.org/pdf/UHRP_Qara qashDocument.pdf 和Adrian Zenz, “墨玉名单:解析北京在新疆的大规模拘押目的, ” 政治危机杂志 vol. 8 no. 2, 2020年2月, https://www.jpolrisk.com/karakax/這些文件是揭示北京政府刻意迫害、罪名化日常生活文化和宗教实践的最大证据,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正是上述領域之守門人以及继往开来的重要腳色。

4. 公共及私人数据。为了整理名单确认案件信息,我们也比对公共及私人数据库,记录失踪于东突厥斯坦集中营、监禁维吾尔及其他突厥穆斯林的相關信息;这些信息源包括新疆受害者数据库(公共)及维吾尔轉型正义数据库(私人)。

有几个因素使我们研究受限;首先,我们未能够全面证实312位精英案件;对312起案件中109起案件的确认,我们拥有极高自信,对剩余203起案件,我们标记为“缺乏细节”。第二个局限是牵涉本简报的全面概括性;我们怀疑這312个失踪维吾尔精英只是个非常保守的数据,实际数据极可能非常高。

尽管受到限制,我们确信至少我们的工作填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需求,即揭示至少一部分失踪精英案件,并要求追究肇事者的责任。我们同时相信,本简报突显信息及我们早期报告提供的可信证据,揭示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正在针对维吾尔人及其他突厥穆斯林犯下新型态的精英灭绝。

任何的失误和不足,其直接原因是中国当局拒绝向国际社会提供准确、可信信息。我们对于任何来自政府或其他信息渠道,证实本简报名单上个人,不处在某种形式拘押中的信息是开放的。个人或组织也可以向维吾尔人权项目电邮地址: info@uhrp.org 递交证據,我们期待将没有包括在本名单中的遗漏資訊補充进来。

III. 被迫害的维吾尔精英:三起案例

古丽妮莎‧伊敏:文学老师、诗人

古丽妮莎‧伊敏是维吾尔文学老师,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于2017年12月被拘押;16新疆受害者数据库, “自2017年1月以来被拘押少数民族,” 2020年5月5日, https://mail.shahit.biz/eng/#9041伊敏女士的作品发表在微信和腾讯17等社交媒体,這是一个可以绕過排斥性出版业的發表管道,她的作品获得广泛赞誉。

古丽妮莎女士的一些诗作早已被翻译成中文和日文;如她的诗集《燃烧的麦穗》就有长江文学艺术出版社于2016年出版。17古丽妮莎‧伊敏, “燃烧的麦穗: 维吾尔青年先锋诗人诗选” [Burning wheat], 长江文学与艺术出版社 (Changjiang, PRC), 2016年另一本以《红月亮诗刊》为题的诗集,也是在同一年出版。18古丽妮莎伊敏, “红月亮诗刊”(Red moon poetry collection),团结出版社(北京),2016她的诗作也出现在由维吾尔先锋派诗人翻译发行的日语出版物中。19匿名接受采访着,由Abdulla Qazanchi进行采访, 2021年5月20日。

古丽妮莎女士是一位多产作家,在其短暂写作生涯中写了将近1千首诗作;2016年,她受世界名著《一千零一夜》启发,开始每晚写一首诗;令人遗憾的是,在2017年失踪之前,她只能在腾讯书写发表将近400首诗;据一位匿名者提供之消息,她的诗作,没有一首含有对党国政府在东突厥斯坦政策的观点或批评;20同上。2021年12月6日,在本简报将上媒体前两天,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报道,古丽妮莎女士以莫须有罪名,被判处17年6个月徒刑。21“”《一千零一夜》” 诗集作者古丽妮莎伊敏被判处17年 6个月”自由亚洲电台, 2021年12月6日, https://www.rfa.org/uyghur/xewerler/ming-bir-keche-12062021140942.html

阿布都白斯尔‧叙柯雷:文学教授

阿布都白斯尔‧叙柯雷,是新疆师范大学文学系教授系主任,自2017年起被拘押; 如同其他被迫害维吾尔知识分子案件一样,他失踪详情及他目前被关押地点信息甚少;他是一位享誉国际的著名学者,在维吾尔语言和文化遗产方面之研究極受人敬重;他是国际永久阿勒泰学术论坛、新疆作家协会、新疆文学艺术家协会和中国维吾尔古典文学和十二木卡姆协会成员。

阿布都白斯尔‧叙柯雷教授因其对维吾尔古典文学和突厥学的丰富多产贡献而知名; 他以维吾尔语和中文书写发表了超过50本题目广泛的书和文章,涵盖,包括文学、哲学、古老宗教和有关突厥中亚的信仰体系。22他最著名学术成果包括了标题为《维吾尔民间长诗Aqulumberdixan 及萨满教》、《图腾之精神基础》、《乌古斯汗与玛纳斯》和《新柏拉图思想与神秘主义》等等。此外,他还曾因其文章《维吾尔人古代马文化初探》于1995年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授予社会科学探索奖 ; 阿布都白斯尔教授也是著名的文学批评家,曾写了30多篇文学批评散文;1994年他的《粗犷思绪》被授予维吾尔文学之最高奖“汗腾格里文学奖”。他也出版了一本,以《我们的文学在传达什么?》23Abdubesir Shukri, 《我们的文学在表达什么?》 (乌鲁木齐,新疆民族出版社, 2010年)为书名的广受关注文学批评文集。

图三:叙柯雷于2008年登上《新疆青年》杂志的封面。

阿布都白斯尔教授曾担任初高中维吾尔语言文学教科书主编 ;他也出版了一本大学一级的有关演讲的课本;此外, 阿布都白斯尔教授的学术工作不限于研究和批评,还包括文学翻译,如“鄂尔浑石碑”( 鄂尔浑文字)、“突厥语”(突厥语言)和“突厥鲁尼石碑”(古代突厥鲁尼文字)。24Türkizat Abdubesir (Abdubesir Shukuri的儿子,现在在德国。),由Abdulla Qazanchi采访, 2021年5月23日。

艾赫麦提‧莫敏‧塔里木:书法家、学者和编辑

艾赫麦提‧莫敏‧塔里木是位熟练书法家和维吾尔历史学家,他曾在新疆人民出版社做过编辑;艾赫麦提先生在其失踪的2017年12月前,正在同时攻读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并准备完成有关阿古柏,一个曾于1864年建立独立的喀什噶利亚政权之领袖、历史人物的博士论文;他的论文导师,南京大学的刘教授,最初不同意他研究阿古柏,因为研究课题太敏感,并牵涉东突厥斯坦独立政权。25匿名信息提供者, 由Abdulla Qazanchi采访,, 2021年7月20日。

艾赫麦提先生曾发表了超过70多篇学术文章出版了很多书,包括《丝绸之路上的瑰宝——乌什》,26艾赫麦提‧莫敏‧塔里木,“《丝绸之路上的古城——乌什》(乌鲁木齐:新疆教育出版社, 2015年)。《对维吾尔历史学的看法》,27艾赫麦提‧莫敏‧塔里木,《对维吾尔历史学的看法》 (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 2014)和《塔里木心中的火焰》,这些书获得了政府的肯定并受到维吾尔读者的广泛欢迎。此外,艾赫麦提先生还翻译了中国作家马大正、许建英:《“东突厥斯坦国”迷梦的幻灭》。28艾赫麦提‧莫敏‧塔里木(译者),《东突厥斯坦国”迷梦的幻灭》 (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 2007)然而,该书在出版发行不久就被当局禁止并被收缴。

IV. 对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的长期迫害

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在迫害维吾尔精英;自1950年代以反右名义对东突厥斯坦民族主义者的清洗,至今天的拘押维吾尔作家和知识分子,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以限制知识分子和文化制作,遏制维吾尔言论自由。中国公安于2004年,因努尔麦麦提亚森在喀什噶尔地方杂志发表的小说《野鸽子》而抓捕了他;2005年1月15日,一位喀什噶尔警察向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记者肯定,努尔麦麦提亚森在三个半月前因为在其故事中散布“分裂主义思想”而被抓捕,实际上故事讲述的是一只野鸽子因无法逃离鸽笼而自杀死亡的寓言;29大赦国际, “China: Uighur Writer’s Death in Prison Would be Bitter Blow.”据传作者于2011年已死于监禁中。30同上。

中国当局一直残酷镇压抗议针对维吾尔人权力践踏的敢言维吾尔人;记者阿布杜尕尼.买麦提敏( Abdughani Memetemin)阿布都艾尼‧麦麦提敏于2003年以“向境外组织提供国家机密”被抓捕监禁;31大赦国际, “中国:无视风险,更多人权活动分子站出来发声,” 2004年12月6日, https://www.amnesty.org/en/documents/ ASA17/059/2004/en/教师Abdulla Jamal阿布都拉‧伽玛勒在他向出版社递交其书稿后,于2005年被抓捕,其书稿被中国当局认定是在宣扬分裂主义;32“维吾尔历史学家被释放” (美国国会中国事务执行, 2009年3月12日)(Mehbube Ablesh)麦赫布拜‧奥布赖希,新疆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因写文章批评“双语”教育于2008年被抓捕;33“维吾尔政治犯Mehbube Ablesh’s 和Abdulghani Memetemin’s 的刑期将满” (美国国会中国事务执行, 2011年10月18日);除了名称外,“双语”教育实际上以排他性的汉语课堂教学,成为汉语的一语教育。如人权观察所指出,这些良心政治犯受害者的遭遇,突显“官方政策是对批评或在文学艺术中的少数民族表达都可以被认定为是伪装的分离主义形式,其作者被视为罪犯或甚至是‘恐怖分子’。”34人权观察, “对新疆维吾尔人的致命宗教迫害” 2005年4月, https://www.hrw.org/reports/china0405.pdf

自2017年开始的,目前对维吾尔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的攻击,标志着迫害的急剧升级,甚至那些对党国忠诚的维吾尔人也被以极其荒诞的指控“双面人”、政治上的虚伪。35Mamtimin Ala, “清除双面人:维吾尔知识分子的苦难,” 外交杂志, 2018年10月12日 , https://thediplomat.com/2018/10/turn-in-the-two-faced-the-plight-of-uyghur-intellectuals/前新疆大学副校长(Azat Sultan)阿扎提‧苏勒坦以表现“双面人”倾向被撤职,并于2018年拘押。36“前新疆大学维吾尔副校长因“双面”倾向被抓,” 自由亚洲电台, 2018年9月24日, https://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professor-09242018164800.html. 至 2021年,Azat Sultan据传已被释放。其他很多精英也以同样的指控被失踪。

最近,中国环球电视网指控维吾尔知识分子培养分裂主义倾向意图建立一伊斯兰哈里发国; 2021年4月2日,环球电视网播放了一部宣传片,题为《暗流涌动:新疆反恐挑战》;该片主题思想声称在中小学课本中,对革命历史人物,维吾尔人领袖阿合买提江‧卡斯木的描述构成了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七女传》中讲述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在18世纪反抗满清统治故事,同样本质上是“恐怖主义。”37“暗流涌动:新疆的反恐挑战,” 中国环球电视网, 2021年4月2日, https://news.cgtn.com/news/2021-04-02/The-war-in-the-shadows-Challenges-of-fighting-terrorism-in-Xinjiang-Z7AhMWRPy0/index.html

自2017年开始的,目前对维吾尔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的攻击,标志着迫害的急剧升级 […]

这些课本,在2003年和2009年出版发行,通过了审查;然而,到了2017年就变成了“极端主义”标志,包括所谓“煽动民族仇恨”、“推销宗教极端主义”和“编造分裂主义材料”的犯罪证据。38同上。那些组织编写、编辑和印刷出版教科书的人,在2016之后的镇压中成为了主要目标;如,前新疆教育厅党组副书记沙塔尔‧沙乌提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Alimjan Memtimin(阿力木江‧麦麦提敏)(教育厅副厅长),Tahir Nasir(塔依尔‧纳斯尔)(前教育出版社社长),和其他编辑被判处了终身监禁。

目前在东突厥斯坦的措施是中国政府正在实施对非物质维吾尔文化遗产的控制,如音乐、舞蹈、文学和历史;中国政府试图将维吾尔文化和知识积累描述为是中国遗产的一小部分,给予其狭小的官方划定形式存在。39维吾尔人权项目, “对维吾尔地区知识分子的迫害:永远的消失?” 2018年10月, https://docs.uhrp.org/pdf/UHRP_ Disappeared_Forever_.pdf就如乔治敦大学教授詹姆斯·米尔沃德(James Millward) 指出的:“文化清洗是北京政府找到最终解决新疆问题的试图。”40Gerry Shih, “中国大规模洗脑集中营使人想起文化大革命,” 联通社, 2018年5月18日, https://apnews.com/article/kazakhstan-ap-top-news-international-news-china-china-clamps-down-6e151296fb194f85ba69a8babd972e4b

中国将目标对准维吾尔和其他知识分子文化制作人,是因为他们是民族身份和文化存在的关键储存;作为文化遗产保护人,精英一直是群体意识记忆、共同价值观和规则的形塑者; 就此而言,对维吾尔及其他精英的迫害,突显党国政府试图清洗维吾尔、哈萨克、吉尔吉斯及其他群体领头人和任何自我身份保存可能。我们将此视为是二十一世纪式的精英灭绝,即在保存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的肉體存活時,使群体知识逐漸窒息消失。

V. 总结

中国针对维吾尔人的镇压运动早已成为国际焦点问题;然而,除了广泛关注外,国际社会并未采取太多具体措施追究中国政府暴行罪责。无视媒体日益强势的关注、如山的铁证,和好几个国家包括比利时、加拿大、捷克、立陶宛、荷兰、英国及美国等采取一系列应对並认定中国暴行为种族灭绝,國際社會的应对措施还是显得相对温和。41维吾尔人权项目, “国际社会对维吾尔危机的应对,” 2021年8月16日最后更新,2021年10月7日最后上线, https://uhrp.org/responses/国际社会对服务、捍卫並创新文化身份的维吾尔精英所遭遇之迫害,绝不能视而不见。

一个令人恐怖的人类危机正在东突厥斯坦发生,在那里无数个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还在继续被拘押于集中营和监狱。他们当中,至少有几百个精英因其民族宗教从属和文化身份,而被集体不公正的惩罚。中国政府将这一极端镇压称之为清除宗教极端主义和极端主义的“自愿再教育”,但他们真正的目的显然是清除群体记忆和文化身份。

中国政府使用這新型态的精英灭绝,突显其试图摧毁维吾尔人文化构造的真实意图。

显然,指控维吾尔及其他精英煽动极端主义思想的司法依据根本就不存在;中国政府至今未能提供令人信服的,哪怕是一位精英接受了与该地区政治和社会环境相悖之极端看法,或者他们当中任何人支持透過暴力以实现政治目的的证据。维吾尔及其他精英是收到极好教育的专业人士,也是创新者、文化卫士;党国政府“再教育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需要再教育,而是因为党国想要摧毁他们的影响力,间接的,摧毁整个群体。

中国政府使用這新型态的精英灭绝,突显其试图摧毁维吾尔人文化构造的真实意图;评估和收集现有维吾尔精英大规模失踪数据,本报告同时想要以证据得出结论,并给予受害者及其家属公平正義,追究肇事者责任。

VI. 建议

依据本报告发现,我们建议民主国家、国际组织和全球学术团体采取以下步骤,以应对中国非法拘押、监禁和失踪维吾尔及其他精英暴行:

对中国政府的建议

  • 对本报告所附属失踪者名单数据库中个人最新状况提供信息;
  • 释放全部无端拘押或监禁维吾尔及其他精英;并
  • 立即采取行动停止针对维吾尔和其他突厥穆斯林的人权恶意践踏,包括无端拘押和监禁,强制节育,性暴力,强制劳动,文化摧毁,和对宗教自由、文化表达自由、个人隐私和迁徙自由的限制。

对联合国的建议

  •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应该立即发表其办公室就东突厥斯坦境况评估报告之发现,并指定追究责任之下一步行动;
  • 联合国成员国应该立即支持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或联合国大会设立质询委员会,以进一步细化其发现,并确定追究责任下一步措施;
  • 无端拘押和强制或非自愿失踪工作组应该联系中国政府,并就本报告所列被拘押或被失踪个人要求提供信息;而且,
  • 联合国应采取超常措施,进行跨机构、多边行动,以便施压中国就失踪和无端拘押和监禁追责。

对全球學術機構的建议

  • 检视与中国实体的学术性及机构性合作伙伴关系,以确保和东突厥斯坦的人权践踏没有任何关系;
  • 结束与东突厥斯坦人权侵犯有关实体,及全部中国政府机构的合作伙伴关系;且,
  • 大学应该施压要求中国政府提供失踪者活着的证明,并要求立即释放被拘押维吾尔学者和学生,要特别关注那些曾在其机构获得学位、作过研究、或进行过学术交流个人。

Related

精选视频

中国政府没收维吾尔人的财产并在淘宝上出售

加入维吾尔人权项目,一同讨论我们最近的中文版报告:《拍卖槌下:维吾尔人财产被没收、在线拍卖铁证》。

Play Video